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合肥 >

寻找百年中英街——集市上的洋人

时间:2015-03-18 11:37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管成成 李云胜 点击:

曾经名不见经传的露水集,因为近代商业文明的渗透,进而形成了远近闻名的集市。曾经的繁华的码头,不仅带来了国外的商品,更将一群群洋人带到了这里。他们经商、行医、传教,从此与中英街结下了不解的情缘。

小火轮来了

当百年前的商人怀揣着货通南北的梦想,载着货物,乘着木船从长江泛波北上,到了万年埠踏上了这片土地后,他们不仅仅做着生意,更是将外面的世界带到了这里。万年埠的中英街也成了合肥最早吹拂着洋风的地方。

那些从遥远国度乘船来到合肥的洋人,看着古老的中国,打量着质朴的中国人,他们欣赏着巢湖沿岸的波光旖旎。当夕阳西下,霞光洒在碧波的湖水上,天水一线,就连见多识广的洋人们也被眼前的景色深深地吸引了,他们心里也开始喜爱上这片异国他乡的土地。

1842年,上海成为华东乃至于从长江口到北方唯一的通商口岸后,越来越多的洋人来到了上海。洋人们从上海乘船沿江而上,一步步走向内陆。曾经就有这样一批洋人,他们乘着木船历经千辛万苦,抵达了万年埠。当时就有洋人抱怨,旅途并不那么愉快,乘着木船在江面上颠簸,沿途的风景完全没有心情去欣赏,乘船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啊。

岁月流逝,随着经济的发展,小火轮来啦,洋人也跟着小火轮来了。码头上站满了来自集市上的人群,人们好奇地看着由远而近的小火轮,打量着金发碧眼的洋人。小火轮带着隆隆的轰隆声,飘着浓浓的白烟来到万年埠,从船上下来的洋人,一下就成为人们谈论的焦点,很多人从没见过这样的船,也没有见过在当时人们眼中穿着“奇装异服”的洋人。时光荏苒,越来越多洋人的到来,集市也渐渐热闹起来,逐步发展成了周边出名的商业街。

1898年,芜湖利济轮船公司的小火轮也开通合肥至芜湖之间的客运航班,洋人们进出也变得便利了,再也不用为乘船而烦恼了。洋人们乘着小火轮穿梭在繁忙的航道上,朝发夕至,没有了旅途的苦恼,也有了好心情去看沿途的风景,从此旅途成为享受的行程。

传教士来了

千年码头,万年埠。一时间船帆密集,夜市如昼。来到合肥的洋人们在这里开始了行医、传教、办学,带来了先进的思想、文化,深深地影响了这座城市里的人。

许多传教士在当地创建了学校,他们将西方的教育带到了古老的中国,改变了中国对教育的学习方式和学习内容。他们教孩子们学习音乐、绘画、地理等,启迪了孩子的思想,传播了西方先进的文化,对于西学东渐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传教士建起了图书馆,虽然中国古代也有藏书楼,但是其功用是储藏,与现代意义上的图书馆大相径庭。通商口岸的开放,小火轮的到来,西方传教士在一些教堂和教会大学中创建了一座座明显居于先进水平的新式图书馆。这些图书馆采用了西方的管理方法和先进技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世界,掀起了向西方学习的浪潮。见到了国家的饱受欺凌,一大批受过西方教育的学子开始救亡图存运动,用自己的力量去挽救处在风雨飘摇中的国家。

传教士们还将西医带到了这里,治疗了许多疑难杂症。这些洋人学会了与当地融洽相处。他们善于协调,也受到了当地人的尊敬。洋人来中国行医可是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康熙年间利玛窦就来到了中国,他用金鸡纳霜治好了康熙皇帝的疟疾。

现在合肥地方志上还记载一个名叫柯普仁的美国传教士,他在合肥的土地上生活了几十年。

1923年,柯普仁受当时中华基督教会南京总会派遣,来到合肥基督医院担任院长,也就是今天省立医院的前身。这位黄头发的美国人,自从来到合肥以后,经常免费为穷苦人看病,甚至拎着药箱,到收容站里为动弹不了的人治疗。并且,将诊所开到了中英街。

新奇的五洋产品

从万年埠上岸,在中英街销售的五洋产品走进了千家万户,成为人们生活用品的一部分。现在年龄稍微大点的人还记得火柴以前叫洋火,煤油叫洋油,铁钉叫洋钉,水泥叫洋灰……那些物品随着国产化,曾经的“洋”名称也渐渐走进了历史中,但是那些新奇的五洋产品却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曾经暗淡微弱的煤油灯光,在那个尚未通电的年代,照亮了无数人童年的身影。

每当夜幕降临,青瓦沉谧,一盏盏铺满油渍的煤油灯不紧不慢地亮了起来,给千家万户带去光明。

打开记忆的闸门,重温尘封的温暖,一起追忆煤油灯曾经带给我们的美好回忆。

细腰大肚的葫芦,形如蛤蟆张嘴的灯头,一个小小的灯芯伫立在灯座上,注入煤油,火柴点上便可照亮咫尺空间。煤油灯,这个古老的照明工具虽早已远离我们的生活,但它的一点一滴却深入人们的脑海。

清末,煤油灯被引入中国。美观的灯具,先进的燃料以及科学的燃烧方式和数倍于老油灯的亮度,使它一下子吸引住了中国人的眼球。特别是有些外国的石油公司,把煤油灯作为销售自己石油产品的敲门砖,推向中国的老百姓。

在解放初期以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没有通电的农村地区,煤油灯仍在普遍使用。微风中那忽明忽暗,上下跳动的灯火照亮不了多远,孩子们只能围灯而坐,一起在灯下看书,写作业。此时,妇人便会及时支起夹板,开始纳鞋底或缝补衣物。

如今,被电灯、LED节能灯取代的煤油灯,早已淡出我们的视线,被遗忘在某个积满灰尘的角落。生活,几经沧桑巨变,沉淀下来,见证了人们生活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沧海横流,世易时移。历史走过昨天,曾经已成为过往,万年埠和中英街旧貌展新颜,伴随着合肥的腾飞,以全新的姿态矗立在曾经的土地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