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专栏 > 合肥 >

南淝河畔的凤凰桥泵站

时间:2015-03-18 11:46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李云胜 点击:

假如你要驾车从凤凰桥上通过,一定会好奇南淝河东岸的那座白色建筑,而上面金色的凤凰桥泵站几个大字明确地告诉你,这是一处排涝设施。周围的居民对它充满了感情,因它使居民免受了内涝之苦。

发大水的滋味不好受

合肥历史上水系就发达,既有长江流域水系,也有淮河流域水系。过去城里就有金斗河、九曲水两条主要河流,城池也是绿水环绕,而南淝河、十五里河、塘西河、派河及巢湖等遍布庐州大地。这中间尤以南淝河的地位最重要,被称为合肥人的母亲河,周边汇入了四里河、板桥河、史家河、二里河、二十埠河、店埠河等支流。

从合肥地形图上可以清晰地判断出,这座城市基本为岗冲起伏的丘陵,引用合肥市城市防洪管理所何所长的话说,合肥在地貌单元上属江淮丘陵的一部分,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建城区地面高程为9.2~56米,少数沿河洼地高程为10~12米。这样的地形地貌决定了合肥城市易涝的特点。

翻遍相关史料,你会为触目惊心的数字所震撼,自公元前122年至1984年,共发生水灾156次,其中大水灾62次。新中国成立后至1985年,合肥市受洪水袭击成灾10次,其中大灾4次。

老合肥姜师傅给我描述了1954年的那场水灾。那是盛夏的一个午后,倾盆大雨瞬间而降,几个小时之内,南淝河水位就猛涨至16.19米,超过1931年那场合肥历史最大的一次涝灾水位1米多。全市的街道基本上浸泡在水里,当时凤凰桥一带属于车站区,除尚武街以外,其余全都上水,水齐腰深。

那时姜师傅还小,和小伙伴们一起到水西门、杏花村看水,发现那里一片汪洋,根本无法靠近,只能远远张望。有一些屋顶冒出水面,算是知道哪里是街道。给他留下最深印象的是露出水面的树梢上站着几个人,不停地挥着手,像是在求救。远处,有几艘小船在划向那里。

那场水灾给合肥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后来统计,损毁房屋6255间,半倒塌的1883间,郊区受淹农田13025亩,蔬菜地1059亩。

集中修建了好几处泵站

在合肥市排水管理办公室,一位工程师模样的人也说,历史上限于技术和能力,在大水来临的时候,人们只能是被动地暂时撤离到地势高的地方,待水退了再回来重建家园。即使在解放初期,合肥也没有能力有效防洪。那时城市规模较小,建筑物少,人口也少,只有约5万人,排水设施极为简陋,一般只有部分道路有边沟,无一座排涝泵站。

我在《合肥市治涝专项规划》上看到,合肥解放以后,十分重视城市防洪建设。随着城市的建设发展,在老城市进行了一些排水设施的建设,先后敷设了长江路、徽州路等城市干道的下水管道。

1964年,随着合肥东部工业区的兴建、发展,华东市政工程设计院编制了合肥市东区排水规划,确定了合肥市的排水体制,即:老城区为截流式合流制,其余地区为分流制;1980年,改革开放后的合肥、经济发展、人口增加。为配合1979年编制的合肥市城市总体规划,排水规划做了全面调整。

建设部门结合城市防洪堤、墙、闸的建设,于1964~1984年分别兴建了一批排涝泵站。

1964~1967年,先后两期兴建杏花村排涝泵站;计装机共6台,总容量为4.2立方米/秒。1969~1984年,先后增建扩建逍遥津、矿机、双河城、唐桥、明光路、池郢及凤凰桥等7座简易应急排涝站;装机共25台,其中电动机15台,柴油机10台,总容量为9.58立方米/秒。而1985年以后,随着防洪设施的进一步加强,主城区总体防洪能力基本上达到了100年一遇的防洪标准,凤凰桥泵站就是在那一年修建的。

在凤凰桥泵站,我有幸亲眼目睹了那些陌生的机器设备。据介绍,凤凰桥泵站现有电动机和水泵各三台,排水能力为2立方米/秒,主要负责排除滁州路、蚂蚁塘、金大塘等范围的低洼内涝。

风景最独特名称最优雅

翻看历史资料,使我的心情灰暗起来,1962年水灾,1964年水灾,1980年水灾,1982年水灾,1983年水灾,1984年水灾……上世纪整个八十年代,水灾与这座城市几乎形影不离。而被淹、受损的字眼,伴随着一组组数据,强烈地刺激着我的眼球。

倒是南淝河畔的旖旎风光舒展了那颗紧紧揪着的心脏,抬头望望金色的凤凰桥泵站几个遒劲的大字,思绪仿佛穿越起来。

有水的地方就有风景。南淝河流经庐州城外,在这里弯曲向前,直奔浩瀚的巢湖,以前是庐阳八景之一,名曰“淮浦春融”。明朝的熊敬说那里是“碧波如练草如茵,万古长淮二月春”。

当然,那时的南淝河上既没有长江路桥,更没有凤凰桥。去那里游玩,要从东门大桥即今天淮河路桥的位置过河,也可以乘摆渡船直达木滩街。

民俗专家牛耘先生的家就住在凤凰桥泵站对面,他是亲眼看见了这个泵站是如何建起来的。解放前,那里有条流入南淝河的小汊河,小汊河有个石拱桥起名叫凤凰桥,是当地一大户人家带头捐款修的。老凤凰桥上世纪60年代还在,一共有3孔,有3米多宽,两边有护栏,是在石头桩上打的洞,木头做的护栏穿过石头桩中间,桥西边立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哪些人捐了多少钱。

“文革”开始的时候,凤凰桥一度改叫红光桥。上世纪70年代南淝河清淤,淤泥直接填入小汊河。至今凤凰桥和那座捐建碑还埋在滁州路下面。

1985年,为了解决周边地区的内涝问题,在那里修建一座泵站。在起名字的时候,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凤凰桥,于是泵站也就随了桥的姓。何所长特意补充说,合肥的泵站现在有好几个,包括采用国内较先进的机电设备的逍遥津泵站、矿机泵站、唐桥泵站、明光路泵站、池郢泵站等,但要论名字最有浪漫气息,那还首数凤凰桥泵站。

凤凰飞舞,蹁跹羽振,倒映在氤氲笼罩的南淝河里,不就是一幅美丽的水墨画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