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专栏 > 合肥 >

大队铃铛又响了

时间:2015-08-24 15:10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何啸锋 李云胜 点击:

为了能够更好地还原出当年合肥市农村地区“双抢”时节的真实情景,我们一行人特意来到了巢湖边的小镇长临河。在东红村村长章新民的办公室里,我们很幸运地见到了当年的生产队长、民兵营长、技术员,还有生产队的会计这些村里的基层干部们。在与这些老人的深入交流之中,我们捕捉到了很多关于“双抢”的珍贵回忆。

独家记忆

得益于合肥市滨湖新区的开发和高速铁路交通的建设,如今的长临河镇早就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从合肥市区驱车至此,一路皆是铺设一新的柏油马路,不过三十多分钟的时间,便已经顺利地到达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地。

我们的车子方才进入东红村口,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美丽的荷塘。马路旁边的农田里面,还可以很明显地看到那些油菜被收割过后的痕迹。这个村庄里的农民们好像并没有过多的活计要操心的,一切都仿佛显得宁静而又祥和。

不过,假如我们将时光倒退到三十多年以前的话,那么事情就会显得完全与众不同了。

“每天早上3点多钟、4点钟的样子,生产队长就准备开始打铃了,铃铛这么一打,我们大家就都起来了。”当年东红大队的老会计胡召奉用这样的一句话开始了他对当年“双抢”情景的讲述。

在合肥地区,每年差不多到7月份左右的时候,农民们一面要忙着把上一季的早稻收割完成,另一面又要把下一季的晚稻播种下去,这样的一种情形,其实就是我们平时所谓的“双抢”。

确切地说,“双抢”其实是在特定的历史阶段出现的一种现象。从1979年国家开始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始,“双抢”也就自然而然地在合肥地区销声匿迹了。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只有在这些当事人的口述之中,才能够对当时的情景有所了解,才能够体会到他们的付出与收获,喜悦和悲伤。

关于“双抢”的点点滴滴,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他们的独家记忆,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分工劳动

为了更好地提高村民们劳动的效率,每天夜里,东红大队的生产队长都会把有关的干部们召集到一起,然后对第二天的具体安排作出细致的部署。分工合作,也逐渐成为了村民们应付“双抢”最好的办法。

在一天的辛勤劳动正式开始之前,生产队长都会一一指定专门的人员负责相应的工作。割稻、挑粪、掼稻、拔秧、揹田、栽秧、薅草,每一个重要的步骤都被周密地考虑到了。在计划经济盛行的年代,这样的做法是很普遍的。

具体来说,成年的男劳力们主要负责挑粪、掼稻、揹田那些比较繁琐的重活,而妇女们则主要分担一些诸如拔秧、割稻等比较精细的农活。小孩子自然也是不能闲着的,栽秧、薅草少不了他们的帮忙。

有一句谚语就形象生动地描述了当时分工劳动的场景:“田夫抛秧田妇接,姑娘起秧小伙插。”这样一来,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发挥了自己最大的力量,每个人都能够各尽其能,避免了有人不劳而获。

说起“双抢”,当年生产队上的老会计牛守君至今仍然还清晰地记得当时的场景。在田地里干活的时候,每个人都各司其职,有条不紊地完成自己手里的农活。

他告诉我们,那个时候每家每户都分到了一本劳动手册,上面详细地记录着每个人经过一整天的劳动之后所得到的工分。工分是一年度结算一次的,按照各自所赚取的工分,村民们就可以领到相应的粮食和油。而布票等用来购买其他生活用品的票证则是按人头分配的,以彰显公平的原则。

我们还得知,为了防止以权谋私,生产队上的会计和粮食保管员的职务是被严格地分开的。用老乡们的话来说,这就叫作“管账不管钱”。

精耕细作

事实上,“双抢”不仅仅是一件体力活,它同时也是一件技术活。这一点尤其体现在对秧苗的处理过程上。早在清明时分播种早稻的时候,村民们就细心地把秧苗储藏在挖好的地窖里面,这样做是为了保持较高的室内温度。

出于同样的目的,他们还会用一层薄膜仔仔细细地把这些秧苗覆盖起来,等到栽秧的时候再连底下的土一起挑到水田里面。而到了“双抢”的时节,大家更是小心翼翼地栽种这些珍贵的秧苗,一刻都不敢懈怠。

1968年到2000年将近30个年头里,章学年一直都担任着东红大队的生产队长一职。章学民告诉我们,当时他天天拿着一把尺子去田地里面测量植株之间的密度,一旦发现有一些秧苗插得不够整齐,就立刻让负责的村民返工,重新进行插秧。

当时有一句宣传口号是这么形容这种情况的:“三四寸,十二根,亩亩都一样,快快产量增。”东红大队的村民们,就是凭着这样的一份认真和执着,勤勤恳恳地劳动耕耘着这片土地。

千百年以来,精耕细作一直都是中华民族优良的农业传统。在那个缺乏农业机械的年代里,人工劳动就是村民们唯一的耕作方式。

除此之外,由于世界格局的变化和国家战略的调整,东红大队同样需要每年向国家上交一定数量的粮食。这样一来,村民们身上的负担就更加地重了。尽管如此,在“双抢”期间,大伙儿依然每天都起早贪黑,吃苦耐劳,顺利地完成了一年又一年“双抢”的艰巨任务。

(何啸锋 李云胜/文 高勇 /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