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老照片故事 >

难忘蹉跎岁月(老照片)

时间:2012-03-28 08:16来源:江淮晨报 作者:李云胜 点击:

 

在长江小吃部伙房,两位青年正在娴熟地配菜

在长江小吃部伙房,两位青年正在娴熟地配菜
 
原西市区蔬菜合作商店的豆制品车间,工人正在紧张工作

原西市区蔬菜合作商店的豆制品车间,工人正在紧张工作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和全国各个城市一样,合肥陆续出现了一批暂时未解决劳动就业问题的知识青年,人们把他们称为待业青年。当时,那可是家长和社会的心病,但凡某家有个待业青年,父母谈起来都会闪烁其词,感觉脸上无光。

不知谁想出的特殊词汇

有时候,你不得不叹服我们汉语词汇的丰富多样,同时也钦佩表达者的聪慧机灵。比如当年关于怎样称呼城镇里那群暂时没有固定职业的年轻人,就让知识青年上乡下乡办公室的人颇费周折。

丁之才先生当年在合肥市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办公室负责宣传工作,他说,虽然从根本上讲,那些年轻人实际上处于失业状况,但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大家对失业这个词还是高度敏感的。为了稳定情绪,维护社会安定,一个新词诞生了——待业青年,多么温和的词汇,里面透露的是这样一种信息,这些青年是在等待就业,包括企事业单位招工,父母单位组织就业,街道居委会指导就业,总之给人以希望。

假如时光能够穿梭到30多年前,你一定会在大街上看到这样一幕,趾高气扬、穿戴整齐、雄赳赳气昂昂骑着自行车的肯定是有工作的,而那些待业在家的则面容沮丧。那时的合肥,娱乐活动少,家里的住房条件又差,于是你经常可见待业青年三五成群,懒懒散散地出没于公共场所。

尤其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国外的新鲜事物不时地传到中国大陆,年轻人听着“靡靡之音”,穿着格子衫、喇叭裤,街头巷尾经常可以看见穿着“奇装异服”的待业知青们。古板的人们向他们投去鄙夷的目光,报纸上时常可以见到对他们的批评报道,社会上也有人把他们视为不安定因素。

以今天的角度看来,他们除了没有工作带来了精神上的压抑之外,作为年轻的一代,追求时尚、张扬个性其实并没有错。可对刚刚从十年文革的阴霾中走出来的中国人来说,正统的教育使得大家普遍看不惯他们。同时,争取教育广大的待业青年,并且创造条件广开就业渠道,已成为全社会的责任。

曾经是待业青年的裘志灵先生,回忆起那段蹉跎岁月,至今还愤愤不平。当时的确有不少人歪曲那批特殊的人群,连电影里表现不务正业的坏青年,也往往挑选整天无所事事的待业青年形象,有些偏执的人甚至把待业青年和流氓、阿飞划等号。

略显阴郁的时代浮世绘

不知大家看过张内咸导演的电影《待业青年》没有,里面选择性地讲述了一些新时期待业青年的际遇,他们或者才华横溢,或者自以为生不逢时,他们中的许多人崇尚艺术,还有些人性格叛逆,面对生活的磨难表现出了无助。同时他们大多自命不凡却有情有义,他们有时自甘堕落,有时愤世嫉俗,有时迷茫不已……

其实这种状况我们曾经都经历过,尽管早已时过境迁,绝大多数人都顺利地度过了多事的青春期。现在的孩子比他们的长辈要幸运得多,但关于青春期的困惑却是一样的。

我在观看这部电影时倒是心生疑惑,待业青年好像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特殊词汇,现在暂时没有工作的孩子们还叫待业青年吗?作家崔立有自己的观点,他说失业是现代社会避免不了的一种现象,叫什么并不重要,待业青年也好,下岗、待岗也好,失业也好,对于很大一部分年轻人来说,这是他们必须上的一堂社会实践课。

“略显阴郁的时代浮世绘。”他是这样理解待业青年现象的。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