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史纵览 > 老照片故事 >

南下的父辈们

时间:2012-05-05 21:56来源:安庆晚报 作者:王其谦 点击:
南下的父辈们
 

近期笔者看到父亲王定文两张南下时的老照片和父亲的老乡———马峰章的儿子马建中提供的马承选(后改名叫马峰章)南下时的两份证件,感慨万千。

父亲的两张二寸老照片,一张是身穿粗布黄军装,头戴黄军帽,肩挎盒子枪,腰束军皮带,脚穿黑粗布鞋的立姿个人照,另一张是父亲和另外两位南下干部,坐在路边石头上的合影(见图),父亲在中间,左边的那一位是曾任怀宁县委副书记兼统战部部长的尚守章,右边的那一位不认识。

马峰章的两份南下证件尤其珍贵。一份是灵寿县政府公函一号文,发给马承选所在的祁林院村,告之南下干部马承选家属享受军属待遇,时间是民国三十八年三月二十日;另一份是当时察哈尔省(现河北省)政府制发给马承选家属的“南下工作人员证明书”,即南下干部优待证,凭此证可以享受军属待遇,时间是民国三十八年八月二十七日。为了弄清父亲的两张老照片的照像地点和右边那一位南下干部是谁,以及马峰章两份南下证件的历史情况,我走访了与父亲同时南下的三位老干部———曾任安庆地区劳动局局长的傅亿贵老人和曾任安庆地区交通局副局长兼公路局党组书记、现住池州市的刘广和老人,以及曾任安庆市物资局工会主席的刘峰老人。

当我把父亲的两张老照片和马峰章的两份南下证件资料给他们看时,他们都十分激动,特别是对马峰章的两份南下证件更是感到亲热和惊奇:“太珍贵了!老马是怎么保存下来的?不容易呀!”

三位老人说,灵寿县在抗日战争时期就是抗大二分校的驻防地之一。他们当时都只有20岁左右,和马峰章及我的父亲一样,都当过武工队员和青年抗日先锋队员,打过日本鬼子,马章峰还当过武工队长。解放战争期间,马峰章在五区当区长,父亲在二区当供销社股长。1948年底,老区的党员、干部响应党和毛主席的号召,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他们都积极报名参加北上、南下工作队,到新解放区建立新政权。当时上级要求每县必须配备2-3套县级班子,即北上一套,南下一套,留下一套坚守工作。成建制的对口南下还是第一次。1949年2月13日(正月十六)到灵寿县岗头村报到集中,两天后到正定县野头村集训,做好南下的准备工作,3月中旬从正定出发经石家庄、德州、济南、临城、蚌埠、合肥、舒城、桐城、下枞阳、乌沙、殷家汇、张浮镇,4月底到达东流县的(现东至县东流镇),历时一个多月完成南下行程。

刘广和老人说,我父亲照片上背的盒子枪是在正定县集训时发的。当时在正定县主要是做好南下思想、组织、物质上的准备。在思想上主要是通过听报告和学习党对新解放区的政策,提高对南下工作的认识;组织上主要是南下干部大队按部队编制编好番号;物质上的准备主要是给每人发一套粗布灰军装,一条军棉布,一床小蚊帐,一把纸伞,一块黄油布(包棉被用),一枝短枪。我父亲和马峰章发的是三把盒子枪,轻一点,他发的是两把盒子枪,重一点,射程远一点,都是清一色的德国造。

开始南下后,他们一路上走走停停,有时步行,有时坐装货的火车,有时乘民船,在蚌埠和合肥还遭到敌机的轰炸和机枪的扫射,一路上险象环生,特别是从合肥出发后,安庆当时还没有解放,他们只能绕道步行500余公里,到达目的地。当时正是4月,沿江一带已进入雨季,春雨绵绵,道路泥泞,为躲避敌机轰炸,他们经常夜里急行军,鞋子破了,就赤脚走,伞破了、衣湿了,全然不顾,摔倒了,爬起来,再走,脚起泡了,咬着牙坚持不掉队。为了提高行军速度,按上级要求在桐城大关精减行装,每人标准18市斤,除武器、弹药和必备的一周粮食外,衣物、被子全部留给当地老百姓。1949年4月24日到达下枞阳渡口,正准备上船,4架敌机俯冲下来,又是轰炸又是扫射,他们只能隐蔽在附近的油菜地和麦地里。为了安全和给大批南下的解放军让船,他们暂时到附近的枞阳镇休整两天。刘广和老人说,我父亲的两张老照片可能是在枞阳镇拍摄的,因为到达东流县后,投入到打击土匪、镇压反革命以及土地改革、建立地方政权的工作,根本没有时间身着军装去照像合影了。对于合影中右边那一位,据刘广和老人回忆,确定是后来到了新疆建设兵团的赵宝祥。虽然父亲和尚守章已过世多年,但我终于解开了多年的谜团,感到由衷的高兴。

62年前的灵寿县南下老干部,听从党和祖国的召唤,从华北奔驰几千里,到东流县开展革命工作,建立地方政权,一、二年后又服从党组织的安排到全国各地工作,他们有的到上海、有的到东北,有的到新疆,有的到合肥,有的到铜陵……但他们大部分一直工作到1958年东流撤县,然后调到安庆地、市、县区工作。但他们不论调到何地,不论担任什么职务,几十年中,对东流县的那一块热土没有忘。他们由于战争年代的创伤和建国初期艰苦环境的磨难,大部分身体欠佳,过早离世,但他们始终保留共产党员和南下老干部的风范。马峰章1981年离休前,在宿松县担任统战部副部长期间,把加工资名额让给别人。1986年他病危时,不告诉远在南京部队医院工作的大女儿,怕影响她的工作,要不是女婿有事路过安庆,知道他的病情,恐怕大女儿都见不到他最后一面。1978年,我父亲在安庆地区供销社担任党组书记,1981年9月因身体不好,双腿浮肿,上不了楼梯,但还坚持上班,在同志们的劝说下,他才去看病,但为时已晚,当年11月底就病逝,享年只有63岁。他们这些人对家属要求都很严,要求照顾的都被他们以不给组织添麻烦为由婉言拒绝。

近期,我和傅亿贵、刘广和、刘峰三位老人不完全统计,当年南下的84名灵寿县老干部,目前只有12位了。他们是安庆市的傅亿贵、司鸿志、刘广和、刘峰、王生义、辛宽,枞阳的朱永亮和苏夺秀夫妇,东流的张鸿叶、青阳的甄秀珍、太湖的闫世彬,还有黄山市的韩学瑞。我在这里祝愿他们健康长寿,晚年幸福。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