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图集 >

赤子心头的遥远歌谣——汪晓彬的古镇系列画

时间:2013-12-02 11:43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本站编辑 点击:
  
汪晓彬的古镇系列画

汪晓彬的古镇系列画
 

几年前,合肥的书画圈子都在盛传汪晓彬的钢笔龙画得好,谷歌一搜索画龙,他的大名排第一。刚健的线条画出了龙的矫健身躯,那一片片龙鳞,更是精致传神。成千上万龙鳞,勾画下来得要多少工夫,来不得一丝松懈的。可以想象,汪晓彬是一个极具造型能力,也极具耐心的人。

最近,看了汪晓彬的古镇,远远胜过他的动物对我的震撼。他的钢笔动物画,达到了一定高度,但拼的是功夫,而他笔下的古镇,是诗、是遥远的歌谣,扣人心扉。

画古镇的人很多,在表现形式上突破不易。汪晓彬找到了自己的笔墨语言,他笔下的古镇,江南特色,但内在的情愫似乎来自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似乎是在描绘我们记忆中的家园,或者说是向往的精神归宿。烟雨朦胧、青石小径、渔舟轻摇、墙壁斑驳、雕梁画栋,这是画家们表现古镇的通常元素,汪晓彬的古镇也离不开这些构成要素,但他的古镇又洋溢着一股诗意、一种暖意,一种浪漫、一种欲说还休的向往与牵挂。

追究个中原因,汪晓彬是在用心灵画古镇,画自己的童年。他与古镇有着怎样的情缘?看看他写的诗句:“你的迷离是江南的烟雨/你的忧郁是古镇的青石/你的快乐是溪水/流淌在隐居的古宅”他的内心与古镇是呼吸与共的,古镇是他童年成长的地方,也是他进入都市后魂牵梦绕的地方。

得说说汪晓彬的艺术历程。他老家在桐城,爷爷汪正根7岁时逃荒去了山清水秀的泾县。当地有一位雕匠,原本是秀才,中举无缘便“学个雕匠度流年”。收了汪正根为徒,他成了当地有名的木雕艺人。

汪晓彬的父亲汪林祥受父亲影响,木雕手艺更是了得,写进了县志。红极一时后,碰上破四旧,木雕手艺没有用场。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被聘为安徽博物馆木雕师。

汪晓彬从小喜欢画画,初中时,便开始随父亲学木雕,雕龙雕凤。大学毕业后,他接过父亲的刻刀,家乡张氏宗祠、李鸿章故居、芜湖广济寺,安庆赵朴初故居、李鸿章享堂,黄山宝纶阁等古建筑,都留有他的雕刻作品。

画画是汪晓彬内心最爱。因为后来在文化单位工作的缘故,他结识了童乃寿、葛庆友等著名画家,得以讨教画艺,还正式拜合肥美协主席王守志为师。有了专业训练,他就能拿起笔墨得心应手去表达内心世界。

生活在都市里的人们,许多时候是矛盾的。向往田园生活,却忍受不了那里的贫苦与单调。汪晓彬也一样地困惑,在帮父亲雕刻青阳博物馆的岁月,努力看书迎考,只想走出“溪水荡漾里的村子/洇散了千年的村庄”。而生活在钢筋水泥房里,思绪总是回到家乡,回到吊脚楼撑起的时光。清清溪水、鱼鹰沉浮、谁家女子在窗前守望、捣衣村妇挽着小孩行走青石板……这些情景,从他童年记忆中来,时时入梦入心坎。他为此回往故乡,故乡在变化,古镇在消失,他忧心忡忡,用画笔来挽留。在一腔赤子情怀里,他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绘画题材,正是自己故乡那些即将消失的古镇。

因为精通木雕,他笔下古民居更古朴,更有木雕气息;因为对故乡泾县的特别情怀,他笔下古镇更温暖更诗意。汪晓彬的古镇系列,是赤子心头的遥远歌谣,在岁月风口悠悠地飘,让你醉在泪眼弥望里,醉在一份感动里。(周玉冰/文 汪晓彬/图)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