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杂谈 >

值得借鉴的古人为官观

时间:2013-01-24 22:0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兆基 点击:

古人做官,也有一些做的很出色的。他们之所以官做得好,就因为具备正确的为官观。其中尤以“一丝一粒皆名节”、“官吏即民佣”、“俸金以外都是赃”和“仕当无愧”四种观念最令人赞赏,更值得当今为官者借鉴。

“一丝一粒皆名节”是清代张伯行提出来的。张伯行是清康熙时人,曾被康熙皇帝誉为“天下第一清官”。某年,他以政绩卓异升任总督,他的门生故旧和亲朋好友都纷纷携重礼前来祝贺。张伯行按照常规,不纳分毫。同时为杜绝纷至沓来的送礼者,他又写了一篇《禁止馈送檄》,高悬于公堂门口,很快制止了那些逢迎拍马之举。他的《禁止馈送檄》写道:

一丝一粒,我之名节;一厘一毫,民之脂膏。宽一分,民受赐不止一分;取一文,我为人不值一文。谁云交际之常,应耻实伤;倘非不义之财,此物何来?

由此可见,张伯行做官,始终把名节看得至高无上,在名节和钱财之间,他毅然选择了名节。一个官员如果不重名节,他肯定是个贪官。因此张伯行的这种“一丝一粒皆名节”为官观是值得借鉴的。

“官吏即民佣”是清代石瑶臣提出来的。石瑶臣是清道光时人,一辈子只是个七品知县,他总结自己做官经验后说:“吏而良,民父母也;其不良,则民贼也。父母吾不能,民贼吾不敢,吾其为民佣乎?”石瑶臣很实事求是,说做民之父母,他没有这个能力;做民之盗贼,他又没有这个胆量;他能够做到的就是民之仆佣。由此可见,石瑶臣是第一个提出“官员是人民公仆”观点的人。有一副著名的劝官公正廉洁的对联就是石瑶臣母亲撰写送给石瑶臣的,这副对联是:

堂上一官称父母,别说官好做,应尽些父母恩典;

眼前百姓即儿孙,莫言民可欺,当留点儿孙地步。

因此石瑶臣这种“官为民佣”的为官观是十分可取的,应该加以发扬。

“俸金以外都是赃”是清代李嚼提出来的。李嚼是清嘉庆时人,一生也只做过知县。他的第一个官职是福建将乐县知县,一上任就立下家规:“俸金以外都是赃。家中任何人都不准假自己的名义巧取豪夺,包括县衙院内的桂花都是公物,谁也不许攀折一枝!”他一家十多口人,全靠他每月五两俸金过日子,吃的是粗茶淡饭,穿的是粗布衣服,始终处于温饱水平。三年知县期满后,巡抚、知府等上司向他索贿,他严词拒绝,毅然辞官回家种地。

李嚼把薪俸以外的大小钱财都看成赃物,包括一枝桂花,他都不准家人占有,堪称廉洁至极。他是典型的名副其实的“官薪阶层”,他的“俸金以外都是赃”的为官观应当大力提倡。

“仕当无愧”是宋代罗大经提出来的。罗大经在他所著的《鹤林玉露》一书里说:“仕不必达,要之无愧。仕而有愧,鹤轩虎冠也。”这话的意思是说,做官不一定要发达,关键是问心无愧,如果问心有愧,那就是坐在车上的鹤和戴着桂冠的虎,与禽兽无异。任何官员在学识、能力上允许有差别,但思想道德则应当扪心自问是有愧还是无愧,如果无愧,即使能力差一些,政绩小一些,仍然可以心安理得,否则就是“鹤轩虎冠”之流,必遭世人唾骂。良知是做人的底线,更是做官的起码标准,如果连良知都没有了,那就成了恬不知耻的禽兽。罗大经倡导做官必须知耻无愧,同样十分可取,他的“仕当无愧”为官观也是值得借鉴的。



顶一下
(10)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