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杂谈 >

政治阴谋的探路者往往成为专制的牺牲品

时间:2014-09-02 07:3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兆基 点击:

在专制制度下,一切政治阴谋的探路者,往往都会成为专制政权的牺牲品,几乎无一例外。

例如清朝同治初年,慈安、慈禧两宫太后垂帘听政之事,就是一个特别大的政治阴谋,这个政治大阴谋在策划推行过程中,也有一个冒着生命危险的探路者,第一个出面上奏折请求两宫皇太后垂帘听政,他就是御史高延祜。一般的史书上都说是御史董元醇第一个上疏奏请的,许多影视作品也都采用这种说法。其实这是以讹传讹,并不符合历史事实。而实际上第一个上疏奏请两宫太后垂帘听政的,则是御史高延祜。

据当时人湘军宿儒王湘绮所著的《祺祥故事》记载,咸丰皇帝死后,以肃顺为首的八位顾命大臣与两宫太后之间,立即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夺权斗争。高延祜历来与肃顺有宿怨,见到八大臣与两宫太后不和,以为正是打击肃顺的好时机,于是在咸丰十一年(1861)七月底上疏,力请两宫太后垂帘听政。此疏正暗合两宫尤其是西宫慈禧太后心思,但又顾忌到咸丰遗命,怕八大臣反对,不敢冒然定夺,于是将高疏发下,要八大臣议处,试探他们的态度。肃顺见疏,立即愤怒地说:“按法,高延祜当立斩!”东太后慈安见八大臣众口一词,心里有些虚,就说:“我不用其言就是了,对高延祜也不必深究了。”岂料八大臣不肯让步,坚持立斩高延祜。两宫无奈,唯一的办法就是拖延时间,不在八大臣代拟斩高延祜的上谕上钤盖“御赏”、“同道堂”二印,使斩高延祜一事无法执行。八大臣见此,便决定以“三日不视事(工作)”相对抗。东西两太后看时机未成熟,只得退让一步,改贬高延祜为“披甲奴”,这件事才算了结,两宫太后第一次企图垂帘听政的计划以失败告终,作为这个政治大阴谋的首位探路者,高延祜也落得有个被贬为奴的可悲下场。

但是,两宫太后垂帘听政之心是不会死的,她们垂帘听政的阴谋仍然在继续推行,因此高延祜事件刚刚结束不到十天,即咸丰十一年八月六日,御史董元醇再次上疏,力主两宫太后垂帘听政。只是董元醇这一次吸取了高延祜的教训,在策略上稍作改变,他把话说的冠冕堂皇些,除了主张两宫太后垂帘听政以外,又加了“于亲王中简派一、二人辅政”一款。因为已经有过一次较量,肃顺等人知道要杀董元醇已无可能,所以只是提出了坚决批驳,并没有很过激的对抗。实际上,高、董两疏相隔只有十天,都是两宫派系事先密谋策划好的,高疏的目的是投石问路,试探对方的反应和力量,董疏以退为进,作为退步方案以实现两宫太后垂帘听政的目标,结果仍然遭到八大臣一派的坚决反对。为此,两宫皇太后决定联合咸丰皇帝的两位弟弟奕恭亲王和醇亲王,共同对付以肃顺为首的顾命八大臣,从他们手里夺取政权。东太后曾经对醇亲王的福晋说:“欺我孤儿寡母如此,我家独无人乎?”于是拉出恭、醇两位亲王,形成两宫联合恭、醇二王,发动了史称“祺祥政变”的宫廷政变,杀掉八大臣,由两宫太后垂帘听政和恭亲王奕?议政的结局,改年号“祺祥”为“同治”,完全实现了董元醇疏所”请”,垂帘听政的政治大阴谋终于大功告成。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一般史书的记载,都认为董元醇是奏请两宫太后垂帘听政的第一人。

只是那位冒着生命危险,第一个上疏力清两宫太后垂帘听政的高延祜,作为这个政治大阴谋的探路者,下场十分悲惨,不仅他第一个上疏的事情没有任何人再提起,而且在宫廷政变成功以后,朝廷也没有给他“平反”,仍然让他一辈子当“披甲奴”,成了封建统治者争权夺利和实现政治大阴谋的牺牲品,其命运实在可悲可怜又可恶。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