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杂谈 >

浅谈公共文化服务创新

时间:2015-02-28 12:32来源:安徽群众文化 作者:杨旭东 点击:

一、什么是创新

一提到创新,很容易被人嗤之以鼻。因为这个词近年来到处在使用、到处在宣传,也到处被误解,其中最为普遍的是把创新与“聪明的创意”混为一谈。到底怎样才能算是创新呢?现代意义上的创新来自于经济学领域,与“企业家”一词紧密相关。“企业家”源于法文,原意是指敢于承担一切风险和责任而开创并领导一项事业的人。1800年前后,法国经济学家萨伊(1767-1832)认为企业家是“将资源从生产力和产出较低的领域转移到生产力和产出较高的领域”。1911年,西方著名经济学家约瑟夫·A·熊彼特(1883-1950)发表了他的成名作《经济发展理论》,这是第一部用“创新理论”来解释资本主义发展的专著。他认为,所谓创新就是“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函数,把一种从来没有的关于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新组合引入生产体系”;他重新定义了企业、企业家,把新组合的实现称为企业,把所有重新组合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并引入生产体系的人称为“企业家”,认为创新动力来自于“企业家精神”。1985年,被誉为西方管理学大师的美国著名管理学家彼得·德鲁克出版了《创新与企业家精神》一书,德鲁克重新回到了萨伊对企业家的定义,发展了熊彼特的创新理论,首次将创新实践与企业家精神视为所有企业和机构有组织、有目的、系统化的工作,认为创新是组织的一项基本功能,是管理者的一项重要职责,是有规律可循的实务工作,可以成为一门学科,供人学习和实践。

二、公共文化服务创新的阻碍与需求

在德鲁克眼中,公共服务机构与任何企业一样,都需要创新与企业家精神,而且事实上更需要;另外公共服务机构进行创新比“最官僚化”的企业都困难。困难的原因中有两条与我国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实际情况有一定的切合度:一是公共服务机构依靠预算拨款,而不是根据成果来获得收入,公共服务机构越努力争取,它获得的预算越大,结果造成公共服务机构的“成功”标准就是获取更多的预算拨款,而不是取得的成果。二是公共服务机构的存在就是要“做好事”,意味着公共服务不用计算成本/利润,没有所谓更高收益这一说法,结果造成公共服务机构追求规模最大化而非最优化。

20世纪里公共服务机构在发达国家中已经占有越来重要的地位,而且规模日益庞大。德鲁克认为,在这个社会、科技、经济和人口迅速变化的时代中,公共服务机构必须具有生产力,必须将变化视为大好机会,否则这些变化将会变成障碍;公共服务机构必须学习如何将创新和企业家精神建立在原有的体系中,否则会发现自己将被其他具有企业家精神的公共服务机构所取代,而很快成为过时的产物。

这些德鲁克是对上世纪80年代甚至更早时候的美国公共服务机构的观察分析后得出的结论,不完全适用于我国当前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但是,从公共文化服务机构存在的目的来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体制中的各级各类文化事业单位,同德鲁克笔下美国的公共服务机构,都是在面向社会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从这种意义上说,两者之间并没有巨大的差别。因此,德鲁克认为创新对公共服务机构非常重要的观点,同样可以启发我们在推进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过程中要对创新予以格外关注。

目前,我国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对创新的需求日益增强,创新需求、创新实践无处不在。如,2010年以来文化部结合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项目)组织开展的制度设计课题研究,已经形成了《2013年中国公共文化发展报告——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制度设计研究》,汇集了各地在公共文化服务领域最新的创新成果。另外,当前最重要的表现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总目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及文化主管部门已经在紧锣密鼓开展多项创新工作,如建立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协调机构、开展标准化、基层综合文化服务中心、文化事业单位法人治理结构三项试点等,省、市、县、乡等都正在不同程度地实施或谋划公共文化服务创新。

三、寻找公共文化服务的创新来源

在德鲁克看来,不论是商业性机构还是公共服务机构,大多数成功的创新必须要经过有目的、有组织、系统地分析和研究。他将创新机遇的来源归纳为7种,前四种创新机遇存在于机构内部,能够看到的人主要是机构内部的人,基本上是一些征兆,是已经发生或者只需少许努力就能发生的变化的极为可靠的信号,包括:意料之外的事件——意外的成功、意外的失败、意外的外部事件;不协调的事件——现实状况与设想或推测的状况不一致的事件;基于程序需要的创新;每个人都未曾注意到的产业结构或市场结构的变化。后三种创新机遇的来源涉及机构或产业以外的变化,包括人口统计数据,认识、意义及情绪上的变化,以及(科学和非科学的)新知识。这七个创新机遇的来源是按照可靠性和可预测性递减顺序排列的,其中基于意外成功或意外失败所产生的创新,所需要的时间最短。另外这7种创新机遇的来源彼此之间界限相当模糊,也存在相当大的重叠,按照德鲁克的话说,这七种创新机遇的来源“就好比是七扇位于同一建筑物不同方向的窗口,每一扇窗口所展现的某些景致,也可以从邻近窗口看到,但是每一扇窗口的中心所呈现的景色却是截然不同的。”

公共文化服务创新是国家和政府的职责,也是每一位与此有关的人员的任务。笔者认为,在自上而下式的公共文化服务顶层设计之外,政府还应该建立起一套公共文化服务创新激励机制,如建立公共文化服务创新奖,对公共文化服务创新项目、为公共文化服务创新做出重要贡献的单位和个人进行表彰,以此激发与此有关的部门与单位的创新活力。正如德鲁克所说的,90%的有效创新源于周密的分析、严密的系统以及辛勤的工作;公共文化服务创新亦是如此。公共文化服务单位及上级主管部门不能寄希望于充满浪漫色彩的“灵光乍现”,应该在内部建立起一套可以发现创新机遇来源的工作机制,将创新意识嵌入日常工作体系,树立起“创新就是工作”的理念和氛围,从对创新机遇进行彻底思考开始,走到服务一线多看、看问、多听,坚持简单明了,专注特定需求,专注细节,不要太聪明,不要分心,不要为未来创新,立足自己的长处,以服务为中心、以服务为导向,在意外事件、不协调事件、某项未完成的工作、市场和产业结构变化、人口统计数据、小而具体的认知现象、多种知识的融合等方面,进行有目的、有组织、系统地分析和研究。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