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对《欧阳修苏轼颍州诗词详注辑评》一书的质疑

时间:2009-05-04 13:0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涓简 点击:

粗略翻之,便发现此书有颇多桀误,进而对辑注者也产生了质疑。

首先是书后的参考书目,关于欧阳修的列出12本(套),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即作品有三套,分别为四部精要本,中国书店本,及中华书局李逸安点校本的欧阳公文集,后二者我有,都是文本。我是做作品研究而不是版本研究,所以我只需以中华书局本为据便可。另外列出的都是选集,如诗选文选、资料汇编、传记及研究之类。我诧异的是辑注者竟没有参考严杰的《欧阳修年谱》,此本我也未曾到手。但严杰作为南京大学的教授,此书虽是93年出的,却是最新的也较权威的欧公年谱。我是很注重知人论世的,以为研究一个作家必定要先结合他的生平经历。而这辑注本既是辑注欧阳修与颍州有关的诗词,那么确认作品是否作于颍州任上是很重要的,而作品的系年往往又需参考年谱记载。

另外,参考书目中也没有施培毅《欧阳修诗选》一书。此选本虽普通,但由于施培毅先生于1980年在江淮论坛上发表了一篇《欧阳修的“颍州诗词”》,引起了安徽人民出版社的注意(颍州即今天的安徽省阜阳市),因而向他邀稿。施先生才做了这个选本,因而此选本中尤为突出欧阳修在颍州或思念颍州的作品。虽名为其诗选,其实大半是与颍州相关的诗作。我以为王秋生先生没有参考此书是个遗憾。但后来又发现不然,王秋生绝对是参考过施先生的这个选本。

在初翻本书目录时,看到王著把欧阳修的颍州诗分为“知颍诗”“思颍诗”“归颍诗”,这个划分法与施培毅先生的那篇文章里的划分基本一致。虽然二人在时间上稍有出入(施先生将“知颍诗”从皇祐元年(1049年)初来颍州直到第二次至颍守丧期满即至和元年(1054),王著中知颍诗则仅限于第一次知颍期间,而把在南京应天府任上与第二次在颍的作品归入思颍诗。)但欧阳修第二次到颍州是在守母丧期间,心情较为抑郁,作品不多,所以差别不大。当时我惊喜地跳起来,以为他们是英雄之见不谋而合,那么我也采取这种划分罢。

但数了数王著中收入的欧阳修知颍诗,竟然有49首之多。我又诧异。施培毅先生划到至和元年,只说约三十余首。我自己在看作品时也稍微记之,敢确定为颍州任上的也只有三十多首,就算把那些可能在颍州作的算入,也难达四十几首。记得施培毅《欧阳修诗选》中对《食糟民》一诗的系年有过颇为独到的见解。此诗是欧公诗作中思想性较高的一首,可谓欧公的代表作。一般人认为是皇祐二年春在颍州作,施以为在颍州任上当是可信,但他参照史料认为是欧阳修第二次在颍服丧期间所作。我现在并未全信(因为此诗在欧公亲自编定的《居士集》卷内,虽然期间有些诗作在年代上偶有孱杂,但差别不大,以施先生所说的作于至和元年间的说法,此诗与前后诗作年代则差了有四五年之久,所以我未敢全信)但我对他能疑且举出证据的做法是颇为钦佩的。

那么王著中是将《食糟民》系于何时呢?看他编入思颍诗之列,看来也认为非第一次在颍所作。再翻到作品那页,我顿时有些气馁,只见题解中写着“施培毅先生认为是至和元年春在颍州作”,看他所举例证,也是施先生在书中说过的。我敢保证他绝对是直接依照了施先生的说法。我登时觉得王著的三分法也当是依照施培毅先生的。这样我就不得不由有些气愤了。你参考了这本书,为什么不列出来呢?如果你的参考书目只列作品全集或纪传年谱之类的也就罢了,你明明也列了一些选集文集,为何这本可能对你来说是较为重要的选集不列入呢?是因为他所做的工作为你铺太多的路的缘故?还是想独揽首创权?

(本站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随意转载或引用)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
发布者资料
涓简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09-05-04 13:05 最后登录:2009-05-04 1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