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戏谈清代《寿州志》中的“物产”及其他

时间:2009-05-05 13:0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一筹斋 点击:

乾隆《寿州志》“物产”条中提及“寿地不产珍奇,任土作贡,稻米而已。”考清代寿州域内,地貌以岗地、平原、山地三种为主,尤以岗地、平原居多;气候类型为亚热带北缘季风性湿润气候,冬夏长,春秋短,四季分明;淮河水系贯通州域。在生产力水平不高的清代,如此地貌、气候、水文,也可算的上是块“风水宝地”了。清顺治十一年(公元1773年),寿州存耕地304.3万亩。雍正十一年,存耕地367.9万亩,同年析置凤台县,划出157.2万亩。光绪间,存耕地268万亩。耕地的逐渐递增,也说明此地宜于种植稻麦等果腹农作物,毕竟民以食为天,肚皮的饥饱是大问题。

如果清代时,阿凡、吧主大老远的从庐州步行到寿州来小酌,难不成就搞些米饭、馍馍啥的?连个下酒的小菜都没的?咱不差钱,那哪行啊,继续查《寿州志》……

先看看乾隆《寿州志》:一.谷之类:小麦、大麦、荍麦、红籼、白籼、青豆、黄豆、黑豆、绿豆、赤豆、豌豆、黑黍、赤黍、黑芝麻、白芝麻;二.蔬之类:菘、芥、芹、韭、葱、蒜、姜、苋、茄、荠、蘑菇、莴苣、菠菜、茼蒿、红萝卜、白萝卜、王瓜、菜瓜、苦瓜、丝瓜、南瓜、冬瓜、扁豆、刀豆、豇豆、穭豆、茭白、山药、芋头、箭杆白菜、芫荽、瓠子、葫芦、生菜、百合;果之类:桃、李、杏、枣、柿、榴、梨、木瓜、林擒、樱桃、胡桃、藕、菱、萯、芰、苹果、沙果、花红、文官果、荸荠、莲、白果、葡萄;四.禽之类:鹅、鸭、鸡、鹊、鸟、鸦、麻雀、鹌鹑、鸠、鹰、鹘、鱼虎、鸽、鸬鹚、凫鹥、天鹅、贺鸡、鹚 、雉、鹳、鹭、鸳鸯、鹳鹆、燕;五.兽之类:牛、羊、猪、犬、马、骡、猫、兔、獾、狼、狸、貉;六.鳞介之类:鲂、鲟鳇、鯿、鲤、鲫、鲈、鲢、刀鲚、鳗、螺、蚌、蟹、鳖、回黄、银鱼、虾、鳜、鱨、鲦、鳝、鳅、龟、鼋。计六类一百二十一种,可以用来做饭菜的有一百一十种左右,但木啥特色啊?不行,再找找看……

光绪《寿州志》里的“物产”都有些啥?一.谷类:大麦、小麦、荍麦、白稻、籼稻、粳稻、糯稻、晚稻、黄豆、青豆、赤豆、黑豆、绿豆、豌豆、豇豆、小豆、劳豆、蜀黍、玉黍、芝麻、黄粱、黍、稷;二.蔬类:菘、芥、芹、韭、蒜、姜、苋、茄、荠、菌、莴苣、菠菜、茵陈、茼蒿、莱菔、胡萝菔、黄瓜、菜瓜、苦瓜、丝瓜、南瓜、冬瓜、筍瓜、扁豆、刀豆、豇豆、荚穭豆、茭白、白薯芋、山药、芋头、箭杆白菜、芫荽、瓠子、葫芦、生菜、白菜、蘑菇;三.果类:梅、李、杏、枣、榴、栗、梨、木瓜、林擒、苹果、文官果、银杏、胡桃、葡萄、西瓜、香瓜、蜜瓜、莲子、藕、菱芡、荸荠;四.羽类:鹅、鸭、鸡、鹊、乌鸦、麻雀、鹌鹑、鸠、鹰、鹘、鱼虎、鸽、鸬鹚、凫、天鹅、鹤鸡、幸鳥 、老鳥、雉、鹳、鸳鸯、鹳鹆、燕;五.毛类:牛、羊、猪、犬、马、骡、猫、兔、獾、狼、狸、貉;六.鳞介类:鲂、鲟鳇、鯿、鲫、鲤、鲈、鲢、刀鲚、鳗、鳝、回黄、银鱼、鳜、鱨、鲦、鳅、龟、鼋、蟹、螺、蚌、虾。计六类一百三十九种,有所增加,可见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和谐真好。

话说光绪十二年冬,北风怒号,大雪如席,平地积雪五尺。一筹斋主躺在被窝里翻阅《寿州志》,嘴里哼着:“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余音尚未绕梁,只听的窗外“扑剌剌……”,有鸽子落在窗沿,起身一看,原来是阿凡、吧主二位大佬飞鸽传书,说不日来寿州小酌,顺便探讨主站论坛相关事宜,掐指一算,就是明日,斋主大喜,近几日饭菜甚是清淡,嘴里几乎淡出个鸟来。提笔依志书上的物产篇抄录得十张草纸,吩咐:“娘子,可依此单采办。”夫人拿着草纸,半晌没说一句话,眉毛几乎拧成个8字,约摸一个时辰后,叹口气道:“没有。”斋主和颜悦色的说:“有朋至远方来,不亦说乎?虽大雪封门,然采办个头十样应该没有问题吧?”夫人答:“我是说没钱。”斋主恳求着说:“想想办法嘛,吾家就数你最聪明了……”夫人显然大受鼓舞,道:“我到小隅头的赵家赊两块豆腐,自家的小园子里还有几颗葱和白菜,从隔壁老徐家拔几个萝卜,老张家的鸡窝就在俺家草堆旁边,等它下几个蛋…….还有,前个儿还剩下一盘咸菜,去年的大豆还有半升……够丰盛了吧?”“没肉啊!”斋主显然有些急了。“要不……这两天,不知谁家的黄狗老在门前转悠,要不……”斋主喜上眉梢:“这个可以有!我说这两天食指老动呢,原来应在它身上了!”是夜,有狗惨叫声传于十里之外。

阿凡、吧主几日前即从庐州动身,沿合瓦路一路走来,二位大佬头戴瓜皮小帽,上身光着脊梁穿一露着棉花的破小袄,腰系麻绳,下身着一夏布单裤,脚踏千层底的草鞋,人手一棍,相互扶携,顶着如刀的北风,深一脚,浅一脚的直奔寿州而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千捱万捱,终于在腊月二十九日傍晚,如约来至斋主门前。主宾寒暄数句,斋主大声道:“传膳喽~~~”话音未落,夫人齐眉举案,列菜于桌,小葱拌豆腐,青青白白煞是可爱;爆炒鸡蛋,油油黄黄眩人双目;盐水煮大豆,颗颗粒粒一清二楚;再蒸咸菜,乌乌黑黑十分下饭。更让人喜不自禁的是,红泥小火炉上的瓦罐里,煨着些许狗肉,香气直奔面门。拿出前年剩下的二两小酒,斋主豪爽的说:“兄弟们多放几个雷子,今天一醉方休!”二位大佬,感激涕零,一个劲的说:“太盛情了,太盛情了……”席间,宾主就猪流感,躲猫猫,华南虎等国内外大事,做了深入探讨。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吩咐一声:“酒菜撤下,上水果拼盘。”夫人依言捧出一盘娇艳欲滴的红心萝卜,三人抱而啃之,宾主相与尽欢。子夜时分,阿凡、吧主二位大佬,人手一棍,辞别斋主及夫人,一路南行,回庐州去了……



顶一下
(40)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
发布者资料
一筹斋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09-04-17 12:04 最后登录:2009-09-21 1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