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凤宜楼往事——神秘的梦

时间:2009-05-25 08:0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吧主 点击:

编者按: 日本占领芜湖后,日军在凤宜楼设立芜湖的第一个慰安所,日本投降后,此楼收归国有。1949年芜湖解放后,划归中国银行职工的宿舍。在这个装满沧桑与屈辱的小楼里,作者度过了他的童年,如今他用淡然的笔调,回味那一段童年时光。或许在那个年代并不懂得太多的国仇家恨,可当如今回味起来,总在无忧无虑的童年里,带着些许悲怆与愤恨……历史不能忘,不能忘,记忆,不可淡。

在我的记忆中,有一件神秘事件,至今困绕着我而不得其终。

记得那是一个幼儿园放学后的下午,几个大些的小学孩子在院子里打羽毛球,我们几个小小孩,在一旁羡慕的看着,一边玩着自己的游戏。

不知何故,大些的孩子们突然对什么别的游戏发生了兴趣,就约好穿过后门向江边方向行动。在行动前,可能是嫌羽毛球拍太累赘,就笑咪咪的对我们说:“给你们打一会吧,看你们急得。不过,谁弄坏,谁要赔的!”

欣喜若狂之后,我们几个学龄前孩子开始拉开架式划好分界,开始打羽毛球了。

本来就不能很好的掌握平衡的我们,面对从没打过的这个带尾巴的球,自然是个个打得落花流水,羽毛球一会直线飞向天空,一会儿左右不定的向前直冲。。。总之,最后的结果是,球没我们跑得欢,球倒没怎么辛苦,我们却个个汗流满面,气喘吁吁。

在我们即将结束这场毫无成就感的体力消耗战的时候,正好该我发球了。屏气发力,“啪”。。。。这次羽毛球呈45度角飞向左前方飞去。角度对了,方向和力度全错了。大家仰着头,眼睁睁的看着雪白的羽毛球飞越我姑父家的房顶。向平房的后面飞去。

迅速的,我们几个小小孩大喊着冲出凤宜楼,绕到隔壁的另一个大杂院。

在几乎是姑父家后墙的地方,我们瞪大眼睛,在墙角的碎砖堆里翻找着那只雪白的羽毛球。找呀,找呀,墙角的破砖烂瓦,被我们翻腾得更加破碎了。最终,还是没有找到那只雪白的羽毛球。

“完了。”我想,被大孩子们责怪,接着是被告状,再接着是姑父的责骂。。。最为严重的是,他们一定会让姑父掏钱赔偿一个新的羽毛球,谁知道这带尾巴的球多少钱呢?可能要一斤猪肉的价钱吧?也许是一斤青菜的价钱?

灰头土脸的我们,回到了自家的院子里。那几个并不仗意的孩子,根本没有和我同患难的意思,诺诺的各自回家了,只留下我一个人,拿着两只球拍,等待着另一伙孩子的返回。

后来的事情,果然如我所料:责备,告状,再责骂,最可怕是,姑父真的提到了钱。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