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是谁凭臆断给明太祖朱元璋定籍凤阳(15)

时间:2009-05-27 08:5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杨山岭 点击:

4、《天潢玉牒》“不足评为实录”

历史本来就有二重性,具有真相和假象。史之真,首取的是作记史事之人的公允中正即作文态度,一如那作《史记》的司马迁,“继承我国古代良史那种尊重历史客观事实的‘实录’传统”,“择其优雅者”——“司马迁对待广博的资料有一条原则,那就是‘厥协六经异传,整齐百家杂语’。‘厥协’就是综合、贯通、熔铸;‘整齐’就是选择、取舍、组织。‘厥协’之中有继承、吸取,‘整齐’之中有批判、改造。首先,司马迁对所有资料要进行甄别,对于神异古怪、空、虚、非、过等荒诞不实的史料,都予以考辨,决不轻易使用。”《两汉大文学史》P555但是,执笔作史料文章当如司马迁,没有任何偏倚,是难而又难的。世传国史执笔的独一社会地位;唯一的国藏史料的占有和使用权力;走遍地北天南的社会研调基础;卷成必是一家之言的志向等等,这些都是近现代的人们难能做到的,特别是要让自己的笔下文字成为“使百代而下,史官不能易其法,学者不能舍其书”的史著作品,更是难能的。

载史文字之基是广搜纸头资料,再辅佐以博采相关史料的民间地域调查结果,两者有机结合,遂产生翔实的历史文字,但这是一项非常艰苦的工作,一般的人物是难能有相应条件满足以上的作史料文字的基础条件。一似上面说到的野史作者,徐祯卿也好,王文录也好,包括高岱、查继佐等人物,特别是查继佐,以他的孤傲和任性,关上大门蹲在自家院墙里撰编,书稿写成又“复壁深藏”,二百年后任由隔代人整理刊发,是根本写不出能流传千古的官修史料文章的。

还有一层人们忽略的东西,仍以笔者文说的主题即明太祖朱元璋的身世历史纷争来说,特别是自明初延续至今的“濠之钟离”和“泗之盱眙”两地的主流派纷争,实则是正典经史与稗官野录在具体问题上的不同意见,仅此而已。明之初,当事人即当朝天子,他怎么说,人们就得怎么信,他说自己是“濠之钟离人”,举国上下就得服从太祖之言。朝臣借答禄奏事而揭短,惹太祖动杀机灭口;延至永乐,为朱家皇室的根本利益,为继续秘保龙根,永乐皇帝颁旨“惟求之于言而不深究其实甚非”,谁敢书说太祖家不在钟离?但是,历史总要顽固地流露出真实。为证说真实,不安分的文化人持才仗义首先冲在前面,一如那被雪埋的解缙,写了《天潢玉牒》。但也有说解缙不是该书作者的。

《天潢玉牒》是自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后多被宣说明朝故事的人们引用的稗官野录。《四库大辞典》评之说:“一卷,不著撰人名氏,主要记述明太祖历代世系,以及太祖出身寒微,起兵,登极后事。据考,此书成于明成祖永乐年间,故有些记载与史实不符,不足评为实录。”史学先贤吴晗虽然在他的《朱元璋传》里多次引用《天潢玉牒》中文字说事,但是吴晗先生就不说此书出自谁手,以无名注。可做《明史考证》的黄云眉先生却注说《天潢玉牒》是解缙撰写的。到底是谁写的这本书?已经没法考证清楚。但现代的史学大师著书立说明朝故事时引用《天潢玉牒》,除吴晗先生外,都注此书出自解缙。一部明初遗留下来的书卷,连编述故事的作者都是含糊不清的,这书说的历史故事,应该是更加模糊的历史神话。《四库大辞典》评之说“故有些记载与史实不符,不足评为实录。”这就是说,书卷里文说的历史故事,难能是真实的历史记载。不一定是真实的历史,却由大师採摘作信史传教社会,是将历史推进混沌,让世无明镜。


顶一下
(24)
70.6%
踩一下
(10)
29.4%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