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是谁凭臆断给明太祖朱元璋定籍凤阳(19)

时间:2009-05-27 08:5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杨山岭 点击:

2、大师错唸经书传道

世间类吴晗先生《朱元璋传》写历史人物的传记、文字古来就多,近世更加繁乱,让人们目不暇接。此类文字,多似同演义的章回小说。大家知道,小说的虚构,只要不违背生活的必然性、可能性,便具有了合理性,就能成其为世传认可的文体。但由于其文说的东西是“削高补低尽由我”,便是其终不能是信史的主要原因所在。更关键处是文说的故事揉和了太多的真假,不能坚守遁遵文字史实的成规,多录摘些野史哗众,甚至为取宠读者而借里闬之闻掩遮了真实的历史,因此,这类宣说历史的书卷,既类别于小说,又类别于历史演义,成为不伦不类的“四不像”文体。吴晗先生的《朱元璋传》,就是这种“四不像”。人们对这种东西,当取可信可疑的态度去拜读;只可用之去辅佐经史。问题是时入现世,用神来之笔宣说明史的人们却是多爱摘吴晗先生的《朱元璋传》里的故事去说事。也或许是出自仰慕吴先生的资历和名望,先生的话是真理——是陈说明太祖生世历史的真实,殊不知先生写的《朱元璋传》是变味的朱皇帝“发家史”,是以野录为经,正典为纬的“四不像”文字历史。就像在街市上叫卖的“二道”或“三道”菜贩子,筐中的菜根本不是从菜农那里直接批发过来的鲜菜。这些舞文弄墨的才子窃以为,以吴晗先生深厚的学识,特殊的资历,对明史的博学,特别是先生先之他人对前古纸头资料的占有使用,那《朱元璋传》中文说的故事,肯定是可信的历史真实。但是,善良的人们哪里能想到,吴晗著作此书的心底想法和用意?他借文说史却不听上层再三规劝执意刊发全国,到底是为什么?缺乏第一手原始历史文献资料的人们是不会能想到先生作此传时特别是书写太祖十七岁之前的生命轨迹是以野录为经,让正史经典中文字穿插其文中仅作辅佐使用的。先生摘采其中文字故事作经史传播的历史文化,实是伪史。用演义、传说传讹,其行为的实质作用是让社会人群正稗不分,引读者在不知觉中落入作者意欲的“海河”。因“文化革命”迫害而作古的吴晗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胆量直反当局上层意见,执意刊发他轻薄太祖的《朱元璋传》进入社会层面的内心目的,是永远尘封的谜,可吴晗先生首开了以史学家重头身份戏说明史的先河,是人们不能不承认的。

从文学艺术创作过程来看,如果作家不把自己的艺术认识表现出来诉诸社会,那是很难受的事,因为这无疑等于扼杀了艺术家的生命。这是出自人性的常识来单一地说明作文者的创作冲动。然,笔者今析先贤吴晗作《朱元璋传》,他借野史戏说太祖使之在读者心中印出轻薄且又是刁钻使坏的小人形象——他轻薄太祖,不可能是为了影射当时的政府高层某人,而是出于自己师承中华史学疑古派开山鼻祖顾颉刚先生的脊髓精神,让自己的学识感情借说史而抒放原始冲动,以自己丰硕满贯的明史学识,游戏于正典经史间——借说太祖,反研说历史的经纬成规,开以经典辅说野史先河,将历来只供统治集团研读使用的严谨历史变成人民大众通俗可读的演义小说,使国史从速普及,仅此而已。但先生利用自己当时的社会地位和能量,刊发此书卷的固执,触怒了当权,连同后发的《海瑞罢官》被上层借之为发动文化革命的理由,是先生致死也没想到的。另一个没想到的是,当史学家戏说历史,模糊了布政者鉴史之镜,引国人进混沌之历史深渊——出自自己笔端的戏谑历史的文字文化,是引通俗化历史读物入歧途,而戏说的历史,会祸及中华子孙,是吴晗先生可能也没有想到的。

笔者认为,书作史传,即便是作演义类东西,当首学司马迁的“文不雅驯”不用,择“其言尤雅者”入卷。实不能,也当学清末明初时的历史学家、演义作家蔡东藩先生的作文态度:“以正史为经,务求确凿,以轶闻为纬,不尚虚诬”的原则,注重历史的真实性。对到手的待用资料,在选择和利用上,都应该经过一番审慎的考核。蔡先生作文的主张是,写历史题材的演义文章,不过是较正史通俗,万不能用虚构的故事去写作,就像吴晗写太祖杀牛,将濠州时可能不足十岁的徐达也弄到钟离地去帮朱元璋杀牛剥皮割肉,虚构得让读者凭直感就心疑此说纯属造假。这种写法等同罗贯中写《三国演义》。

蔡先生在他著作的《后汉演义》第一回中有这么一段文字,将对你我大家日后阅读以历史题材的书卷文章,会有些许的益处:“罗贯中尝辑《三国演义》……风行海内,几乎家喻户晓,大有掩盖陈寿《三国志》的势力。若论他的内容事迹,半涉子虚。一般社会能有几个读过正史?甚至正稗不分,误把罗氏的《三国演义》当作《三国志》相看。……小子所编历史演义,恰是取材正史,未尝臆造附会;就使采及稗官,亦思折衷至当,看官幸勿诮我迂拘呢!”这也是蔡东藩先生作文的一贯主张。“实则概从其实,虚则明著寓言,不可虚实错杂。”“文不尚虚,语惟从俗”是他的《明史演义》自首刊发在辛亥革命胜利后的1916年至1926年间,直到今天,还不断再版的主要原因。从他的《明史演义》中,人们能读得大明三百年的真实历史,这是社会人群在近百年的历史进程中喜爱它的主要原因。他书说太祖生世,就类如《明史》所述,家居钟离,却不认太祖籍在钟离。用心读来,与吴晗先生《朱元璋传》中关于太祖生世特别是少小时的说述,是完全不同的味道。读蔡先生的这一段用演义词语说史的文字,让人有恳切和朴实的感觉,书中正史事实和俗说野录,一目了然,是经纬分明的,没有星点戏谑之词。可读《朱元璋传》,却让人如淌入浮真假杂糠的文史之海,茫茫然,辩不出正稗和真伪。该书满篇戏谑之词,尽是采摘故事,何处说的是真(史)?何处说的是里闬之闻?读者是没法读识明白的,特别是对于稗正不分的社会人群,只能依先生的名份耐着性子读下去,信先生文字是在布政说史,而不敢信之满篇都是里闬野录。笔者在此再抄一段蔡东藩先生关于太祖诞生故事,请读者鉴:

“朱元璋,字国瑞,父名世珍,从泗州徙居濠州的钟离县,相传系汉钟离得道成仙的区处。世珍生有四子,最幼的就是元璋。元璋母陈氏,方娠时,梦神授药一丸,置诸掌中,光芒四射;她依着神命,吞入口中,甘香异常;及醒,齿颊中尚有余香。至怀妊足月,将要分娩,忽见红光闪闪,直烛霄汉,远近邻里,道是火警,都呼噪奔救,到了他的门外,反看不见什么光焰,复远立回望,仍旧熊熊不灭。大众莫名其妙,只是惊异不置。后来探听着世珍家内,生了一个小孩子,越发传为奇谈;传说这个婴儿,不是寻常人物,将来定然出色的(就史论史,不得目为迷信)。这年乃是九月丁丑未时,后人推测命理,说他是辰戌丑未,四样俱全,所以贵为天子,这也不在话下。惟当汲水洗儿的时候,河中忽有红罗浮至,世珍就取作儿衣,迄今名是地为红罗港,是真是假,无从详究。总之豪杰诞生的地方,定有一番发祥的传说。小子是清季人,不是元季人,自然依史申述,看官不必动疑。”

这段文字出自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上海会文堂新记书局印行的《明史演义》。蔡先生在他的《明史演义》里书说太祖家居钟离,生之屋,有红光;近河,河浮红罗,其地因此得名红罗港。“家钟离,生之屋,有红光”是雷同《明史》文字;“近河,河浮红罗因此其地名红罗港”自认是文从那无人详究的野录。先生在这短短的一段话里,二次注明:一是依典史说史;二是他是清朝末年的人,只能遁史著书。这正是作者对历史的认真态度,变正统史字文化为社会大众极容易接受的通俗历史读物。先生以自己深厚的文史功底和妙笔生花功夫,让人们在生动活泼的文字故事里,识得丰富而正确的历史知识。书至此,笔者不能无妄评说吴晗先生写《朱元璋传》轻薄太祖是借文说历史故事发牢骚,聊以自慰,但吴晗先生的《朱元璋传》与蔡先生的《明史演义》比,其份量相对显轻是最直接的。相形比较,吴先生的《朱元璋传》是作者过多采用野史故事写成的历史演义小说,这也是笔者对该书的评论。如果大家在读了蔡东藩先生的《明史演义》和吴晗先生的《朱元璋传》之后认同我的这一说评,就显见自吴晗先生《朱元璋传》传世,转摘此书中故事作信史去说评明史的人们,是有些不慎的,当有对世人误导之嫌。

由于社会地位的悬殊——一生清贫,靠一枝笔撰文生活的蔡东藩先生是绝无缘份得读辛亥革命胜利后流出皇室秘府的《明实录》的,他不可能知道明太祖自己承认宿州是他的家乡,因为他见不到《明太祖实录》中有文字说宿州是太祖亲生父母的桑梓之邦的原始记载。有史料说,被文史界公评为“中华出版第一人”的张元济先生,以他六十六岁的高龄于公元1936年为中华文化“续命”校勘《百衲本二十四史》,七十岁那年版发该书,以此史实故事的缩影,大家或能预知些蔡先生写《明史演义》引用史料之难艰——能占用使用的文献之匮乏。他只能依“会文堂书局”给他提供的《明史》写《明史演义》。在1916年至1926年间的时局,先生给我们提供了如此厚实的纸头资料,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他依《明史》写太祖家居钟离,不认其籍钟离,已足见其作文之严谨。1927年方考入杭州之大学的吴晗先生与二十岁之前即是晚清秀才,又以优贡生入选知县候补,却看不惯官场习气而称病归里的蔡东藩的资历是远不相同的。吴晗先生入学不久即被校长胡适照顾,转运北平又得史学泰斗顾颉刚先生提携,后专攻明史——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正是国家史学界欲动念勘校《明实录》,标点《明史》的历史时期。想象中,吴晗先生是先得读《明实录》的。到他六十年代撰写《朱元璋传》,又三十年用心,却用戏谑的文字书说太祖,不能定说他文出无据,遗憾只在他广採野史,少用经典。笔者在此只重说,吴晗先生在太祖生世祖籍问题上,是有意错念经书文章的高僧——他定太祖家在钟离之太平,复采野录之说太祖杀牛亦在此地,委屈了宿地,搅乱了原本泾渭分明的历史。一直被颂之是敢讲真话的史学先贤吴晗先生在明太祖朱元璋的生世祖籍问题上,模糊了历史,讲了假话。


顶一下
(24)
70.6%
踩一下
(10)
29.4%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