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是谁凭臆断给明太祖朱元璋定籍凤阳(20)

时间:2009-05-27 08:5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杨山岭 点击:

3、明太祖诞生在宿北“红山垭子”

文写到此处,笔者还希望大家注意是,这蔡东藩先生说太祖生自钟离之家而非神化传说的在今安徽明光山的二郎庙;近家处有河浮红罗,因名之红罗港,先生又坦承此说无据,自己更没法查究事实。宿北山村里古来就有同样是因豪杰(真龙天子)诞生而发祥的传说——朱洪武的娘吃了凤凰山的红土,将神龙生在清水村西的深山老林里。自此后,这片山地昼放红光,光照闪闪,乡民名之为“红山垭子”,意在此地自从生下朱洪武而变红,民传此神话六百年。这个神话就像蔡先生在他的《明史演义》里转载了“红罗港”的神化传说,是“无从详究”的东西,但宿州地方民传的神化故事,地有所指,信之?疑之?

在宿州地方民间传说里,明太祖朱元璋是生在宿北大山窝里的。那片山岗自从陈氏在那里生下汉龙天子朱洪武,山体变得通红。山下村里人说,每天太阳只要从东边出来,第一束光就先照在那片岗子上,啥时把那片山岗子照得发红放亮了,才往别的山岗子上挪……。讲这个神话的是符离镇清水村的八十五岁老人朱学信和李同华。

传说生了朱元璋的那片山岗子,人们之所以称之为红山垭子,主要是因为自从朱帝诞生在那里之后,山石变红了的缘故。

红山垭子在清水村西的大山里。那座大山叫放马山。放马山实际上是称作大山头的山里边有一条长约三、四华里的大峡谷。谷底平坦,东西宽约五百米,中有一细流自北南来,过红山垭子的北面山脚流淌进清水水库。这道山泉水就是风水先生说能孕出真龙来的龙诞水。只是自从解放后在大山口一连筑了大小两座水库,平时流淌下来的泉水就积存在水库里,除非夏秋雨季,山水下来,才越过上下两座水库的坝嘴,顺老沟淌进山下的清水村,汇入大河。

听村里老人说,过去这片山里,古树参天,只有大峡谷里寸草不生。想当年,朱洪武的父亲眼看着老婆的肚子越来越大,怕元军兵捕杀,就把陈氏领进这深山里搭庵棚栖住,自己仍坚持推磨豆腐串村集叫卖。卖了豆腐,在集市上买些吃的再钻进山里喂养老婆。听老人说,村里怀了胎的妇女都是躲在那片山岗子上,不敢下山,怕被元军发现,杀了剖开肚子翻找龙羔子。

笔者遁清水村老人手指,钻进村西大山,去徜徉永乐皇帝的放马山,去实地勘察生下朱元璋的红山垭子,更想看的是,那被山民神化了的山枣树,查看一下长在红山垭子的山枣树,树刺是不是都是弯头朝上长的,而不是顺尖朝下——山村的老人说,陈氏生下洪武爷,为之垫腚的尿布搭在枣林的树枝上,可山风总是把它们吹下来,惹陈氏心烦。一日陈氏埋怨枣树:“你们就不能把刺尖弯过来朝上长吗,怎么非得尖朝下长,连块尿布也挂不住!”话音刚落,就见那片枣林飒飒发抖,再看那枣树的刺尖,都由原来顺着枝叶朝下长的,全都反翘起尖来向上。自此后,陈氏随手搭上去的尿布,都被枣树刺挂着,风怎么吹也刮不下来。老人说,是山神怕洪武爷怪罪,赶忙命那片山枣树把尖刺反弯上去的……。果真如是?在山里放羊的老人告诉我,这片枣林子被败坏了,文化大革命“破四旧”时,乡里学校的红卫兵来破除迷信,放火烧山,成景的树全烧死了,年年在石缝里发几棵,可农村缺柴烧,年年冬春人们都要进山来砍些野树,放倒后,等风干了运回家烧饭,哪里还有什么山枣树?虽是,我还是看到不少没长成树形的山枣棵子,那上面长着的刺都是刺尖朝上,而邻近山上的枣树刺,都不似红山垭子的枣树刺翘着尖往上长,而是顺着尖往下长。莫非山民讲说的神化故事,当真是历史的神话?无从深究。

红山垭子实则是连接东西两座大山的山梁子。这山梁子相对东西两山,低矮,而山顶平坦,没有巨石和杂草。红山垭子东首的山是民传山怀里有刘伯温命数十万大军兜土而成巨岗的虎山,因虎山后来被刘伯温放火焚烧的岩石发黑,又名黑虎山;红山垭子西边的大山名龙山,又名长山。红山垭子的山石是暗红色的页岩,与东西两座大山不是同种类岩石。这种页岩,易风化成细小的砂粒,那些看似赤红的岩石片上,缀满点点银星状矿物质,这就是每有太阳光照,这片山岗子通体发红,且又银光闪闪的原因了。

放羊的老人指着这片山梁子正中一遛宽不过三米的青石告诉我,这是龙脉,从北山过来,翻山梁子往南去了。早些日子,镇上一名姓李的干部花几千元钱请风水先生来转了好些天,号中这道龙脉,要在这红山垭子上给自己砌墓,被我们撵跑了。这是洪武爷出生的一块宝地,是朱家的命脉,怎能容外人来糟蹋这块圣地……。这块地方的山里人,都称明太祖朱元璋是洪武爷。这山里谁家的孩子生下地体弱多病,大人总要想法子找一枚洪武铜钱,拴根红线套在孩子的脖子上,祷告这么几句话:“洪武爷,这孩子可是你老人家的后代儿孙,你老人家拉吧拉吧他,让他长得壮实些,长大了好跟你去杀鞑子,打江山。”也就这么一根红线,一枚铜钱,也就这么几句祝祷的话,不用吃药打钱,就能好了病,孩子就能眼看着壮实地往上长。此俗,始于什么年代,无从考究;此俗,流传至今确又是真实。宿地古来就有洪武钱保命一说。

六百年来,陈氏在红山垭子生下朱洪武,山神怕得罪朱洪武让红山垭子的山枣树翘尖朝上的神化故事,就像清水村西放马山大峡谷中那条漫浸成溪的清泉水,在这片远没有城镇喧哗的山村里,一代又一代,悄悄地宣说流传着他们祖上的神话。一代又一代,这里的人们,悄没声响地降生在这块贫脊的土地里,默默劳作,又悄没声响地离去,化成尘土,物化在这片山窝里,可祖上神奇的传说,在他们根本接触不到外界流通渠道的情况下,随着他们自然繁衍,以最原始的传播方式,没有任何张扬地流传了下来。祖上是神龙皇帝,他们是龙种,是道地的龙子龙孙,是这些似乎没有太多现代文化知识的山里人顽强地生活下去的精神支柱。这是我孤寂地站在放马山谷口,眺望那杂树丛生的红山垭子,听随风摆动的山草野树无奈的沙响时,得出的对宿地民间传说朱洪武神话故事何以六百年不湮灭的唯一答案,似乎除此之外,任何解释,都不能让人信服。地生神龙,是宿北山村清水乡民赖以苟活并让他们世代为此而兴奋激动的源泉。这生命的图腾被地方山民深埋在心里。这原始的神话传说,被山民深藏在这片荒僻的山寨里,却又无时不在激励着他们辛勤向上,一如笔者从民间艺人的演唱中知道明太祖朱元璋是家乡的神龙皇帝后,憧憬和梦化竞能伴我终之一生一样。也许,我的联想是不错的。

三百年大明,这一群人的上祖被禁锢在这片重兵驻扎的军营里,他们没有对外播讲此地乃当朝帝王龙根所在的权力和自由;三百年大清,他们的先辈被横拆祖庙,几移殿堂,只能崇尚满清,不能供奉先祖,不得不忍受家庙被强做东嶽神庙的耻辱。不准口说“朱”、“明”的政府禁令,让他们蜗居在深山里,噤若寒蝉。辛亥革命胜利的贺庆鞭炮尚未响爆结束,军阀混战,日本侵略,又三年解放战争,兵乱的烟火,再次把他们驱赶进山,生下太祖的红山垭子,又成了他们避躲飞机滥炸和乱兵抢劫的避难场所。

当时光迈进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清水村唯一的文化人朱学信因地主成分被管制了近四十年。他在向笔者指说那村里已经是猪羊圈的破烂房院,就是太祖父亲朱五四推磨豆腐的坊庙,被撬成烂墙的大院名为东嶽庙实则是朱(李)姓祖祠时,双腿还颤栗着,生怕自己又惹下弥天大祸。他可能在他蜷居的小房子里到死也不可能知道,他和几位朱李姓老人,是朱姓人家第一次向世界公示了上祖朱元璋密隐六百年的龙根,自此后,连生下太祖的一方圣地红山垭子,再也隐身不住深山密林了。

这些生性朴厚的山里人,依如他们的世代先祖,不知道生下太祖的红山垭子在四百年前就被移地三百里更名“跃龙岗”。就像宿北凤凰山的红土助生太祖,六百年后,被一名为王双的作家在他的《大王陵》中改成天子山的山土助生元璋,而口传宿地神话的人们少有人知道,神奇的凤凰山已被刻写成文字的纸头资料却被转移方位一样,这些世代傍山耕田的人们更不可能知道,他们祖上那神龙皇帝朱洪武,为遮掩自己生在荒山陡坡的“丑事”,为在这方土地上能身家安全自由繁衍的族系,血杀了数以万计的跟他拼打江山的功臣和近亲战友封口。世代安然的清水村人,是不可了解、理解朱元璋和他的长孙朱建文及四子朱棣的良苦用心的,更没有把刘伯温的焚山挖土围造军营的传奇故事与历史中断没的故事有机地联系起来,这一切,能用地方历史文化的断代现象来简单地解释吗?能用地处僻荒文化匮乏来解释吗?这也许是世居此地的人们永远解不开的谜了。


顶一下
(24)
70.6%
踩一下
(10)
29.4%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