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是谁凭臆断给明太祖朱元璋定籍凤阳(24)

时间:2009-05-27 08:5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杨山岭 点击:

3、宿州民间的朱洪武神话传说行将湮灭

编撰安徽省宿州市符离镇地方志的李胜田先生,在二00四年经由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在全国范围里刊发一本名为《酸甜苦辣》的书,书中有几篇关于明太祖朱元璋少小时的神话故事。李先生是从农村一步一步走上来的乡村基层干部,苦孩子出身,家居今符离镇地东三十里农村,年七十余。笔者现文抄《酸甜苦辣》中一段文字,助说笔者传太祖杀牛在宿北山窝里的神化故事非笔者臆造:“解放前后的一段时期,农村文化生活很是贫乏,因此农闲时常常有一些说书的艺人(大多是瞎子)来到村上唱丝弦,说大鼓和洋琴,他们一唱起来就是十天半个月。每天晚上吃罢饭后,全村男女老少,抱儿携女赶到村中心去听书,有时唱到热闹处,不听鸡叫决不罢休。孩提时代我就好听故事,丝弦大鼓和洋琴类的曲艺演唱,一有机会我是场场必到。加之我家很穷,母亲早逝,冬天没有被盖而夜夜去钻草屋睡觉。那时候穷人很多,冬天大都没有被盖去钻草屋。因为冬天夜长睡不着觉,就任务性的轮流讲呱(故事),一人讲一个,谁不讲就揍三皮锤。因此,我听的故事很多,特别是元朝统治时期:八月十五杀鞑子,元军三洗凤阳府,九洗南宿州,到处捉拿朱洪武的故事不知听了多少回。因此,在我的脑海里深深的打上了难忘的烙印,现在退休了,把它整理出去以飨读者。”

李胜田先生的这段自述,从一个侧面说明宿州地方民间关于明太祖朱元璋的神话,非一乡一村独有的神化传说。这种现象,在宿地广大乡村中有明显的普遍性,且历史久远。无论是览查《明太祖实录》,还是《明史》,都没有太祖在宿地有任何行走的足迹,更没有在这方地域里生活过的文字记载,宿地民间何以有那么多关于他的传说神话?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些民传神话中主人翁朱元璋的神化故事总是有机地融入故事发生地的生成自然的或地理、或动植物或人为的地表文化遗存上,让神化了的故事情节自然可信,成为土生土长的原生神话。能依这些民间神话故事定说这就是在宿州地方六百年前发生过的事实历史?肯定是不能的,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些神话是这片神奇的地域里自生的原始神话,它们植根于这片久远的历史土壤里,就像渗透人体每一处机理的血液,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自然流淌,六百年来一直就这么平静地却又是顽固地表现在这块总被历史文化冷落的空间。这也是笔者不胜感叹的地方!

扎根在宿地民间的朱洪武神话,非是盱眙方志中摘录野史《龙兴慈记》和《鸿猷录》里文说太祖生自明光山二郎庙的再生神话。它们中间有明显的质的区别。它们在近现代历史时期的明显差别就在四百年前盱眙县地方聪睿的州县官员伙同地方文化人利用野史文字,通过自己的造神活动,让神生太祖由钟离移地八十里东迁至今明光山,且刻入简册,而胎生元璋在宿北山窝的真实历史至今仍散落民间,仍然是以最原始的口传耳闻的方式在民间播传着,方志却不传。这就是笔者一直哀之的宿地的悲哀——世人只见有太祖生自“濠之钟离”或今安徽明光山二郎庙的书传文字,不曾见有元璋生自宿北山村红山垭子的简册刻铭。是宿地不争有意曲掩,还是宿州关于明太祖朱元璋的万千民间神话尽皆是假?官话说,历史自有公断,然笔者却借文字在此强调的是,自始生延绵六百年不曾消亡的这些至今仍以人世间最原始的方式——口说耳闻方式传播的原生神话,终究会因其不变化为纸头资料存世而湮灭,这是古来众多原始神话自然渺没的定律,就像宿北清水村类如年已八十五岁的老人朱学信、朱继铎、李同华等,待他们仙逝,朱庙的方位、胎生洪武爷的红山垭子,就再无人点指去处了。反复讹传的野史利用其占有简册的条件遮掩着宿地关于神龙皇帝朱洪武的原生神话。这些代表着地方曾经的历史的神化传说或将伴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和山村老人的行将就木而正在走向湮灭。这行将湮灭的历史故事代表着一方历史文化的灭失,责不在引摘先古野史编说新世纪历史文化的大师,又在谁呢?


顶一下
(24)
70.6%
踩一下
(10)
29.4%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