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是谁凭臆断给明太祖朱元璋定籍凤阳(27)

时间:2009-05-27 08:5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杨山岭 点击:

3、刘伯温不死的疑团

明太祖朱元璋是个十分迷信的皇帝。他敬天孝祖,他笃信人死后,是魂归故里的。他的父母家在宿州,他的祖根在宿北山村,我不认为他会尸埋南京,他也不会让永乐皇帝把他带去北京。是他的长孙建文皇帝经办了他的尸葬秘事,他的尸藏之地随建文皇帝的离奇消失而至今悬疑。刘伯温在宿北搞工程,国史无载,然地表遗存和民传神话,在证说这是史实。现存的纸头文献明说他死于洪武八年,可世传的纸头资料,却又证说他根本没死——“洪武十七年十月十二日,朱贵御前奉献了‘祖陵图’后,明太祖朱元璋寻迹祖陵的问题得到解决。洪武十八年(公元1385年)朱元璋命懿文太子朱标率文武郡臣和诸色人匠,前往泗州城北的杨家墩,开始了声势浩大的明祖陵营建工程。”《明代第一陵》P33 此时的刘基,应该是被洪武八年死于胡惟庸鸠杀九年后的枯骨,《明代第一陵》的书作者蒋中健先生却文说他还活着!此事在《大王陵》那本书中说得更加逼真——“当太子到时,祖父的坟墓仅剩下一抔黄土。皇太子回京向父皇一说,朱元璋悲喜交集。悲的是,自己当了皇帝,祖父的朽骨却抛在荒无人烟的洪泽湖边,高兴的是,祖宗墓有了下落。于是派太子二下杨家墩放猪滩,准备把棺木起出来运到南京造陵墓。皇太子带上一只官船和几个身强力壮的士兵过江入滩,当晚到了盱城,次日到放猪滩起了灵柩装上船,不知不觉就到了黄昏,太子朱标见天色已晚,只好暂住一夜。不料夜里忽然起了大风,等到天亮一看,曾祖父的灵柩不翼而飞,太子大吃一惊,立即派人分头寻找。他们在盱眙城周围找遍了也没有影,几个人又赶到了老地方放猪滩,你说怪不怪,那口棺材被大风刮进了原来的墓穴中。几个人重新把它装上船,再看看天色已晚就没有即刻启程;次日早上起来棺木又不在船上,就这样一连三个晚上,每天都是如此,棺木还是在原来的穴中。皇太子觉得事情很蹊跷,便只身火速回京禀报。朱元璋听了也很奇怪,便去问刘伯温事情的凶吉,刘伯温掐指一算说:“皇上,那是块风水宝地,就是那块地保佑你顺利成为真命天子的。再说了老祖宗恋土难移,万岁爷就直接把祖陵建在那青山绿水的地方,还能受祖宗的庇佑。”朱元璋听了刘伯温的话,便于洪武十九年,开始着手修缮盱眙祖陵。《大王陵》P96 《大王陵》书成刊发于2007年10月,作者王双,现代人——距刘伯温生死年月已六百多年。我们可以说他是现代人臆断先古,是任笔写来,可那《帝乡纪略》是明万历二十六年即公元1599年由泗州知州曾惟诚撰写的书卷,《帝乡纪略卷一•灵迹志•陵墓》中有文字说:“懿文太子与刘青田(即刘基)秘之,有深意存焉。若今之万岁山乃人力所培而成者,洪武十九年始制帝后袞冕,开此三圹葬之,其不动旧陵嘴者,恐泄王气,且德懿二祖原当招附故也。”——明朝的泗州知府曾惟诚也书证刘伯温在洪武十九年时还在和懿文太子议商怎么营建泗州祖陵,可《明史》里文说刘伯温已经死于洪武八年四月里。是明万历朝的泗州知州曾惟诚错写了历史,还是《明史》错定了刘伯温的死期?在《明代第一陵》里,蒋中健先生较详细地写述刘伯温设计泗州明祖陵筑造的事——祖陵玄宫的营建地点,不是原来朱初一夫妇的合葬墓,其不动朱初一原墓的主要原因,是怕肇基朱明王朝帝业的山川王气,或者叫“风水”跑掉,另外又想让高祖朱百六、曾祖朱四九也招魂附养在杨家墩,如果打开朱初一的陵墓,不仅怕王气外泄,同时德、懿二祖也无法附葬于一穴,因此与诚意伯密商,决定新开“三圹”(即明祖陵玄宫三室)葬之。《明代第一陵•营建明祖陵》P34 蒋中健先生是自从明祖陵部分石雕现出洪泽湖即受江苏省政府、省文化厅和相关文史机构的委派,具体负责明祖陵修复工作的政府干部。他对明史的研究是比较透彻的,否则,他没法完成明祖陵的修复工作。以蒋先生的研究结果,明祖陵的玄宫是刘伯温拟定的方位和具体的筑造方案,其具体的年份应该是洪武十九年,即公元1386年。洪武十九年,刘伯温还在帮太子朱标出主意,建造明祖陵之玄宫,可《明史》里又确有清楚的文字记载着洪武八年刘基被胡惟庸毒杀了。以皇太子朱标请刘伯温出主意营建祖陵来说,胡惟庸鸠杀刘伯温这故事就是造假,刘伯温一直在为朱元璋的“家国”事操劳,他没有死,只不过从地上转入“地下”。他为朱元璋在人间设计营造了九鼎之尊的帝王位,又为明太祖营造死后的安乐窝,否则,没法解释宿北七十二盘焚山窑的神化传说出自大明王朝初始的历史动因。以笔者在焚山窑遗址上扒得一块青砖牵强说刘伯温在此方地域为太祖建陵寝,为时过早。但是,以民传六百年神话说“刘伯温烧红了天,烧黑了山(烧山)”,可以想像,这七十二盘焚山窑是昼夜不息地锻烧的。山民又近看不得,只能远远地望去,火光满天,连山都烧红了,这就是此山又被人们称作黑虎山的原由。是不是刘伯温就地取材而锻烧陵寝的用料,无从考证。

神龙皇帝朱元璋是个敬天孝祖的皇帝。在当时的社会环境里,他极度封建迷信。他信奉皇天和鬼神是人们公认的。他在宿北徐王墓石碑上为他的夫人马皇后之父祭祀的祭文中写有“念人生其土,魂魄必游家乡”的话,证明他是相信“魂归故土”的,他是不会让他的魂魄成他乡的游魂野鬼的。他死后,以至今尸葬何处尚是悬秘事实说,他的儿子永乐皇帝多次在宿北杜山军营驻所巡视,仅徐王墓他就有二次亲祭的史字记载——永乐皇帝何以专情宿北群山包裹的这片地域?为军营?为外祖父?为他的生身父母?那到洪武十九年尚未死去的刘伯温在九顶莲花山到底干了什么样的土木工程要七十二盘窑连天加夜地烧?笔者不解。证说笔者心疑的,非止那宿北山村里流传六百年的万千神话,也非止是那因年代荒远而渐湮历史的太祖身世和那万千遗存地表的先古物证,那山脚沟坎里残存的刘伯温焚山窑,自当证说刘伯温在宿北山窝里是作了手脚的。
有史料文字证说刘伯温并非死于洪武八年。他的“诈死”,为太祖诛杀李善长、汪广洋和胡惟庸造势制理。笔者认为,他一直在为太祖的朱姓家国服务。他的行为符合中国士大夫的行为原则——他愿为朱元璋而死。在清廷大臣张廷玉编撰的《明史》里,有藏在旮旯里的一段文字,证说笔者的心疑有据可依:“基以儒者有用之学辅翊治平;而好事者多以谶讳术数妄为傅会。其语近诞,非深知基者,故不录云。”这段文字铭刻在《明史卷一百二十八•列传第十六》。张廷玉尚不能深层了解刘伯温,那神鬼莫测的刘伯温在宿北清水村周围的大山里,到底做了些什么,谁又能知道呢?被六百年风雨无情冲刷,被世代山民挖用,至今尚未被地方政府引以为重视和保护起来的“焚山窑”,乡民奉之为“药罐子”的古窑土——地表遗存的古远历史被山民组合成现世的神话,目前只能辅证说明宿北清水村东西大山间这片地域是明初统治者感兴趣的地方。民传的刘伯温神化故事及地表遗存给今天的人们留下许多悬疑。恋念家乡、护佑族亲的明太祖朱元璋为魂归故里,他命刘基在宿北的山岭土岗里到底做了些什么,假如现今的宿州地方政府愿意出面款请国家的史地权威机构采用安徽和县地方政府意欲一招致“死”中学教师计正山和国学大师冯其庸文说项羽战死定远的办法,用高科技卫星遥感拍摄技术,对宿北这片群山丛叠的地域进行全幅裸拍深探,这方圆五十多平方公里的山中地下是否藏有刘伯温为朱元璋夫妇砌制的陵寝,结论立马也就出来了。但是,在下认为,宿州地方的政府官员不会为抢夺历史人文资源而动此“邪念”,因为他们是聪睿的一群。国家政府里直管史地历史的权威机构也不会在近期动念指派大师,拨出专款去破疑被他们自己“御封”的“太祖籍在凤阳”的历史真相。果真地把经史中文说太祖籍在宿州的东西抖落出来,公示天下,让国人三代误读历史——定太祖籍在安徽凤阳的历史责任谁担?农民周正龙为陕西镇坪县有虎而“造假”,因照片惑众犯诈骗罪获刑二年半,依顺明太祖朱元璋的杜撰基调给朱元璋籍定在今安徽凤阳,且建国六十年来印制万千工具书典证此实的,刑判几年?因此,他们不会把匡正明太祖朱元璋籍贯事列入他们的议事日程,因为这是个进退维谷的尴尬事。可笔者固执地认为,中华历史不可能永远地任由几位大师先生据私乘野史布教国人,更不能长期地让孩子误读家国历史。以经典宣教历史——正史,这关系民族文化消亡与否的大事,应当列入国家政府特别是担责宣说国史的大师和相关的国家媒体的上层领导的议事日程了。至于明太祖朱元璋是不是早已魂归故里——他和马娘娘是不是早已躺在刘伯温给他们在宿北群山环簇的圣地里——躺在刘伯温为他们筑造的陵寝里安息,似乎已成为本篇的次要。


顶一下
(24)
70.6%
踩一下
(10)
29.4%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