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是谁凭臆断给明太祖朱元璋定籍凤阳(29)

时间:2009-05-27 08:5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杨山岭 点击:

2、水淹泗州旨在破坏祖陵“肇基帝迹”

我在中学上学时期就知道了水母娘娘淹泗州的神话故事。故事说水母娘娘奉命淹泗州,是因为玉皇大帝嫌泗州百姓品性低差,张果老闻知此事,要救泗州百姓,牵毛驴来喝水母娘娘准备淹掉泗州的那桶水。水母娘娘原以为自己水桶里装的是三江四海之水,一头小毛驴能喝多少?谁知那毛驴埋头不起,一桶水眼看要被喝完.水母娘娘怕完不成玉帝的命令被上天罚令下界受苦,抢过水桶将剩余的水泼向泗州,一刹那狂风大作,水浪滔天,片刻功夫,泗州城淹没在波涛汹涌的水下……民传的水淹泗州神话很多,主体意思是古泗州被淹,是天意,是天灭泗州,非人为之。然经笔者查阅资料,却不那么认为.古泗州水沉洪泽湖,是满清贵族处心积虑的运作结果,旨在淹明皇的祖陵,毁朱家的龙根。

洪泽湖原本面积不及康熙十九年水淹泗州时的三分之一,大家对比权威工具书《中国历史地图集》的元明时期图示和清时期图示,量比结果自然认同我的此说是实。

根据《中国历史地图集》元、明、清三朝的图绘洪泽湖,笔者计算出洪泽湖在元至顺元年即公元1330年的湖面积是600平方公里,在明万历十年即公元1582年的湖面积是1250平方公里,至清嘉庆二十五年即公元1820年的湖面积是1750平方公里.洪泽湖在五百年里扩大了1100平方公里,何以致此?笔者查阅《明史》中《地理》和《河渠》中史实文字,对比《清史稿》中《地理》和《河渠》中史实文字,特别是这些国史卷中关于黄河和淮河在明、清两朝中的灾变及治理资料,洪泽湖漫扩虽然是在当时人力不能阻止的自然灾害肆虐中,更有人为的因素促使致成的原因。有黄河水利出版社《黄河水利史述要》编写组于一九八二年刊发的《黄河水利史述要》这本书对于洪泽湖的漫扩原因综述甚详。蒋中健先生在《明代第一陵》里更是用直接的文字道出明祖陵跟同古泗州在康熙十九年沉没洪泽湖水底三百年纯粹是人为制造的人间惨剧真相。水淹泗州致数以万计百姓变为鱼鳖之食,为明祖陵——为乌有的朱元璋的祖父陪葬,是清康熙皇帝处心积虑的结果。他要的就是借黄淮之水淹没大明皇根的效果。对于满清贵族来说,数以万计的泗州黎民百姓惨死于一夜中陡发的大水,灭了一方被朱家皇室娇惯三百年肯定会反叛满清的汉人,满清统治集团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当然,始于明嘉靖四十四年专职洪泽湖即泗州祖陵救护工程三十年的明朝重臣潘季驯的错误方略,被满清贵族代表康熙皇帝巧妙利用,是水淹泗州的关键,而此,正是今天众多水利工作专家和史学家忽略的东西。江苏泗洪县人民政府的文职官员蒋中健先生为修复明祖陵,他挖掘出这史埋三百年的历史事实,可惜的是,善良的人们没有注意到蒋先生书说的文字,至今仍沉浸在满清贵族编造的水母娘娘淹泗州的神话故事里。就像今天的人们宁愿相信满清贵族只修复明朝的祖陵不掘挖朱姓皇帝的王陵一样,不愿相信蒋中健先生说明祖陵被水淹是人为祸害,更不愿深究水淹泗州是清廷有意放十数年不通力治黄治淮,任由黄淮出水口淤积,是抬高的河床让古泗州城形同锅底蓄两水而荡扩洪泽湖,最后达到淹没朱元璋“肇基帝迹”的圣地即地埋所谓朱元璋祖父的杨家墩的政治目的。

也许,请大家去翻找国史中明清两朝的《河渠》文字过于繁杂,那由众多水利专家撰写的权威书即被称作治河史记的《黄河水利史述要》较难得到,只须找到今安徽省地图,在洪泽湖东边沿着有那始自明万历二年起筑的高家堰,只须知道此堰堤年复一年地在加固、延长,即便成为今笔者附泗洪县政府蒋中健先生定说古泗州暨明祖陵被淹没洪泽湖根起明朝治水专家潘季驯,祸在满清贵族进兵中原后忙于剿灭大明“余孽”,不注重黄河水患治理,后来却又以保高邮,利漕运为名,一味加高加固、延长高家堰大堤,最终在康熙十九年酿数十万泗州百姓淹没在洪泽湖底的惨剧——致明祖陵水沉湖底三百年不见天日,朱姓龙根的发祥之地永远不在,这是极为显见的事理。在蒋中健先生书著的《明代第一陵》里,蒋先生用相当长的一段文字述说祖陵被淹的根由,他最后总结说:“由于河床日高,河流倒灌,清口日塞,后高堰又筑,以致淮水只能停滞于泗、盱,上浸祖陵,下垫民灶,后又漫及高邮、宝应、兴化、泰兴等地。”

《清史稿•河渠一•黄河》里很清楚地记载着在清顺治元年,清顺治皇帝命内秘书院学士杨方兴总督河道,然延至清顺治五年,杨方兴只是听命清廷诏祭河神,没有任何治河动作。至清顺治八年始,清朝王室也只是消极地补复缺口,“发丁夫数万治之,旋筑旋决”,一直没有积极有效的救治措施。延至康熙五年,“黄河下流既阻,水势尽注洪泽湖,高邮水高几二丈,城门堵塞,乡民溺毙数万,遣官蠲赈。”自康熙八年始诏令治河大臣加固加高并延长高堰——“于是起桃源东至龙王庙,因旧地加筑大堤三千三百三十丈有奇。”至康熙十六年、十七年,还一直在“加筑高家堰堤岸”,“加培高家堰长堤”。这个历史事实,由清宣统二年即公元1910年侍读学士恽毓鼎的奏言道出了真言:“近则沿淮州县,年报水灾,浸灌城邑,漂没田庐,自正阳至高、宝,尽为泽国,实缘近百年间,河身淤塞,下游不通,水无所归,浸成泛滥。是则高堰坝之坏也。”自清顺治元年到清康熙十八、十九年,前后三十多年,对黄淮两水的治理没有实际的作为,到清廷以保高邮和漕运为名加高加固延长高堰坝大堤,足证满清贵族处心积虑要淹没明祖陵,要让“肇基帝迹、钟祥孕秀”的圣地永不见天日,这才是他们的到底目的。

应该说,是满清贵族淹了泗州,水封明祖陵,他们却让御用文人编造出水母娘娘淹泗州的神化传说,用心是良苦的,就像编撰于满清王朝的凤阳花鼓,说凤阳之苦是因为地生元璋,其政治目的是同样清楚。原本五官端正的朱元璋画像,也要被改绘成长脸大嘴的怪异相,旁证着满清贵族为彻底肃清大明王朝的流毒,是无所不用其极,是不择手段的。


顶一下
(24)
70.6%
踩一下
(10)
29.4%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