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是谁凭臆断给明太祖朱元璋定籍凤阳(31)

时间:2009-05-27 08:5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杨山岭 点击:

4、是“月芽池”切断了朱姓皇帝的龙脉

江苏的《扬子晚报》在二00八年九月七日报一消息,说史学大家毛佩琦先生在做客“扬州讲坛”时抛出高论,明朝开国功臣刘伯温“预见”了五百年后的1937年爆发日本全面侵华战争,并“预见”中国人民将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毛先生说,刘伯温是一个神人,五百年前就预知这场战争,在石碑上刻下这段话……。毛佩琦先生从史学神殿走出,步入被世俗神化的风水术教里助邪传教,度化国人。在笔者目睹报载之实不胜唏嘘之余,也就不能不笃信宿地民传故事里关于清军在符离凤凰山前掘挖“月芽池”毁此山风水,坏朱姓皇帝王气,切断了大明一脉相传三百年帝业是或有可能的事情了。

据《符离杨氏族谱》和地方老人口传,满清军兵入宿地,先铲除了杜山军营栏栅,继尔兵聚皇山头,驱乡民把山前船石掀翻,在此山正中龙脉潜土处开挖坑池。也甚是奇怪,百多人众当日开挖的土塘,待第二天上工时,该地土复自壅如常。累日连作,只见土出,不见成塘。领军报请上峰引来大师,大师命民夫将所用锨镐铲杖当晚不准携带回家,深插入坑底土中,并派军兵环坑池看守。夜半时分,皇山头地下震响。翌日凌晨,就见坑池里血水半塘,土塘边顺着拇指粗细的山芦苇被切断的根管往外咕嘟嘟地渗冒血红的津液,腥臭逼人。这怪事顿传百里,引来成千上万的民众围观。满清军兵首领增兵加夫,命人等勺运血水,继续挖土施工,连续三天,切挖成半园山塘。第四天,现清水半塘,术师告说领军,大功已成,朱家皇室龙脉已经切断,可以就此撤兵散夫。“月芽池”的由来典故,是皇山头周边乡村人众耳熟能详的神化故事。现如今,当年若大的月芽池经三百年淤积已渐至缩小得只剩下三间屋大小的浅水水塘。丛生的野树在山风鼓动下,无时不在泣诉着原本鼎盛的朱氏皇室的无奈和衰败消亡。

这是传说故事,是宿北符离地方民间传说近四百年至今让人神思久远的故事。它或是虚构。虚构是传说的特征之一。虚构能使神奇色彩大大加强,然依然存在的“月芽池”在佐证此说非虚。宿北皇山头前的“月芽池”和明光山上的“跃龙岗”石碑,它们是传奇故事的证物。今天的人们能够认同的是,这些存世久远的地表遗存在证说着历史上是曾发生的故事。至于它们证说的历史故事的真实成份,是今天的人们永远不能探知的秘密,因为时光不能倒流,即便有那神奇的时空隧道,或能让一些个人通过梦幻的黑洞去感知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事故,同样是时空的局限,那幸运儿也不可能观知历史上曾经发生的一切。这话,应该是真理。

三百年前的神化故事,演绎到近代的续篇,就是满清贵族在执政中华近三百年后,仍没忘掉这座助朱氏贫儿龙跃而成皇帝,驱金元回归北荒沙漠三百年的皇山头。为彻底破坏此山的龙脉和帝王之气,大英帝国在中国筑修津浦铁路时,满清政府限令他们在徐蚌两地间只用此山之石作铺设铁路的专用山石,并为此筑一专用线车通山里,那是在清光绪三十四年即公元1908年的事,至清宣统三年辛亥革命掀翻帝制也即是公元1911年贯穿天津至南京浦口的铁路通车时,雄踞周边五百里突兀高耸的皇山头已被炸山的民夫轰平了大半个山头。皇山头再没有了势如群山之祖的生动雄伟,山体再没有了立峙古濉河的昂然生机。又有近百年的滥采破坏,让陈氏顺产生下朱元璋并保朱氏皇室三百年命脉的皇山头,破烂的山体象蜷曲萎靡的病蟒,再也没有了象征大明王朝三百年的帝王气势。

没有科学的依据说朱家皇根是因为满清军队在宿北皇山头山前挖了“月芽池”切断的,因为明朝的崇祯皇帝吊死煤山是农民起义军李自成兵临城下而被逼自杀。但是查《清史稿》,满清贵族是看重安徽凤阳府五州十三县的归顺整治的。清顺治二年即公元1645年就派重臣陈之龙来安徽坐凤阳巡抚,后嫌其不力,顺治三年改换为李栖凤。这李栖凤坐凤阳动辄斩杀千人,得左迁;三年后改由王一品坐阵凤阳,而南明王朝最后一个朱姓皇帝桂王朱由榔逃到缅甸,顺治十七年十二月缅甸方面惧于吴三桂大兵压境“遂执由榔及其母、妻等送军前”,“三桂执由榔及其子,以弓弦绞杀之,送其母、妻诣京师,道自杀。”时已是康熙元年四月——至此,朱家的大明王朝彻底终结,时为公元1662年,而依民传故事,清军驱乡民掘挖“月芽池”当是公元1645年,应该是率满清军兵杀来凤阳的赵福星。十七年后,朱家王朝的永历皇帝朱由榔被绞杀,说是“月芽池”彻底切断了朱姓帝王的龙脉所致,笔者是不愿相信的。“月芽池”是清军按术师安排掘挖的,是民传的故事,可“月芽池”尚在,又确认民传的故事是实。怎么摆平“月芽池”和大明王朝——“南明王”最终被剿灭至尽的关系,是笔者不能胜任完成的问题。三百多年来,“月芽池”主破此山的龙脉风水,越传越神。民传三百多年的传说故事,地表尚存的“月芽池”,还有自池成而后迅速灭亡至尽的朱家王朝,联贯起来,最能显圣的,就是风水术数的可信度和邪说巫谶的神灵了。能区别的,是雷同利用国家政府提供的媒体工具宣说神化的刘伯温传奇故事,等同毛佩琦先生在“扬州讲坛”上的“神学”鼓动宣传,只是“月芽池”和大明王朝余孽的迅速消亡——这种明显牵强联系和惑众的作用,仅限于安徽宿州北部民间,影响面低小而已。但是,要强调的事实是,这古老的传说,至今仍然被地方人群中的老者绘声绘色的讲述着,不曾湮灭。有那么一天,“月芽池”被山水推送来的土石淤平,没有了任何痕迹,这方地域里再也没有了满清贵族行为卑下的证据,世上只有北京房山显现大清朝乾隆爷的博大气度和大明天启皇帝可怜卑鄙的文字历史证据,而宿州——宿地“山含王气,地走龙蛇”的上好风水,也将渐渐地从人们的视听里消逝,消逝得没有一点痕迹。


顶一下
(24)
70.6%
踩一下
(10)
29.4%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