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是谁凭臆断给明太祖朱元璋定籍凤阳(34)

时间:2009-05-27 08:5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杨山岭 点击:

3、万千歧异须“三重证据法”正本清源

一九九四年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刊发的史学大师王国维先生的《古史新证•总说》,书中有一段文字——“而疑古之过,乃并尧、舜、禹之人物而亦疑之,其于怀疑之态度,反批评之精神,不无可取,然惜于古史材料未尝为充分之处理也。吾辈生于今日,幸于纸上之材料外更得地下之新材料,由此种材料,我辈固得据以补正纸上之材料,亦得证明古书之部分全为实录。即百家不雅驯之言,亦不无表示一面之事实。此‘二重证据法’为在今日始得为之。”王国维先生提出了进行历史研究要用“二重证据法”,即用载之于书卷的资料(历史文献)和通过地下考古(考古成果)得到的新资料进行两方面的参证,从而得到真实无误的历史素材。这是科学的。据考,先生此说始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此说在史学界引起了巨大轰动——此说在中国历史学术界产生历史性的深远影响,并据此作为核证中国远古文化历史的标准。

但是,聪睿过人的朱元璋和他的四子朱棣先后两次在全国范围内搜收图书并秘藏皇宫,二代帝王在前后近五十年的历史时限范围内“求”、“购”遗书,他(们)不会在世间社会为自己保族迷局留下片纸资料供有心人究根。据笔者查,明初的搜书造成至今在全国范围内,朱姓氏族都没有始自宋元的完整谱系——据笔者查,至今为止,朱姓族人布及世界各地,但示呈社会的族谱,皆是断代谱。由此可以想见,世间可供人们调研朱元璋生世祖籍的纸头资料是有限的。满清为完整地编撰《明史》,历三朝近百年方成书,其间为得到可供使用的文献资料,“搜图书于金石,罗耆俊于山林”,在“允资博考而旁参”的基础上,只为之能成为“信今而传后”号称“谨严”之国史——今天研究明史的可信史料,唯《明史》和《明实录》,但是,要用王国维先生的“二重证据法”即待地下考古资料去验证《明史》和《明实录》中关于太祖身世历史是否是正确文字历史,却又是很难的。简言之,在元、明时期的具体历史事件发生地的地下,容待恰巧的地下考古发现相关的资料,概率是极小的。特别是对明太祖朱元璋的生世祖籍地的考证,在太祖尸身是葬在南京的孝陵,还是埋在北京的昌平,或是深藏在宿北的重山叠岭之中,这些悬谜至今尚在专家的研讨和人群的广议中没有定论的情况下,就此疑论耐等地下考古资料去完整锁定太祖身世,是可笑而不现实的。

当留在正典经史中或是稗官野录中的文字资料不足以证明各自文说的太祖身世有没有讹错舛误的情况,在依王国维先生的“二重证据法”尚且不现实的情况下,确定朱元璋的生世祖籍地,似乎成为没法拟定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笔者提出用“三重证据法”解决这一历史问题。所谓“三重证据”,即世传的纸头资料中有具体的文字证说是实;史典文字所指的具体地望有万千民传辅佐先古文献的文说是真;纸头资料和里闬之说的地域尚有地表遗存佐证文说和民传的事体不讹。以这三种不同文化质地的东西是否互相齿合和互为认定的量比衡称,确定明太祖朱元璋的生世祖籍,才是科学而断无悬疑争议的可信手段。

用经典文字记载,地方民传、民俗和地表遗存这三种真实的历史素材是否合一——“三证合一”的方法认定明太祖朱元璋的生世祖籍,首先被淘汰出局的,依然会是笔者在《考证》中拨划出局的五河、句容和泗州盱眙三地。

太祖诞生自今安徽明光山二郎庙的“神话”,也是要被淘汰出局的。因为读览《明实录》全卷,不见有太祖述其生之明光山二郎庙的任何文字,更不见有其祖上在该方地域挣扎苟活的记载;查《明史•地理志》,今安徽明光地方——本无名地域,更不知其地在元明时是属钟离,还是地属盱眙,或是临淮。也就是说,从纸头文献上,找不到此方地域是龙生之地的文字事实支持。今地属明光,是在谭其骧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之满清王朝的嘉庆二十五年即公元1820年以后的事。细析《帝乡纪略》和《凤泗记》及《帝里盱眙县志》,得出“神说”明光二郎庙诞下太祖出自明万历皇帝二十八年不上朝理政期间。史料文献有清楚的文字记载着这样的历史事实:自明万历二十年(公元1592年)至四十八年(公元1620年)七月朱翊钧驾崩,万历皇帝不阅批任何书奏龙案的例政文书。更尴尬处在明光神迹出自野录私乘,非官修之国史;综史料总结此说,纯属再生神话。用笔者创之的“三重证据法”,其文出自明嘉靖朝的稗官野录,自然不能质比文出自明永乐朝的《明太祖实录》官修国史;太祖诞生之庙的里巷之闻,难能质证朱元璋撰说自己生于家的金口玉言;“诞高皇帝于盱眙之太平乡明光山二郎庙旁”的神化传说——转摘自野史的盱眙方志中文字,质证不了出自《明史》的“始徙濠之钟离”、“及产,红光满屋”的国史正文。今安徽明光山二郎庙之说,被 “濠之钟离”和安徽宿州淘汰,理所当然!

今之凤阳,本洪武二年敕建之中都,“洪武七年八月析临淮县地置,为府治,十一年又割虹县地益之。”《明史卷四十•志第十六•地理一》其城地非元之钟离城地——“临淮,元曰钟离,为濠州治。洪武二年九月改曰中立。三年十一月改曰临淮。” 《明史卷四十•志第十六•地理一》元之钟离,今之临淮。近六十年来,人众认今之凤阳为元之钟离,错也。

太祖是“濠之钟离人”,本朱元璋自撰,永乐皇帝持皇权强定。以史料载记的城地变迁变化——以古钟离已被朱元璋删灭,变更为临淮,以今之凤阳非元之钟离,用“三重证据法”量比审核明太祖朱元璋的身世历史,在已经消亡的钟离和临淮、凤阳、宿州四城地之间进行筛选,优劣之势是明显的。

明太祖朱元璋杜撰的身世是“濠产”,地在钟离;四修定文传世至今的《明太祖实录》由永乐皇帝朱棣册定其先皇“濠之钟离人也”。以“今之凤阳”非“濠之钟离”的历史事实,首先把“今安徽凤阳”淘汰出局,是无可非议的。“元之钟离”已是“今之临淮”的历史事实,让我们只能认定太祖杜撰、永乐御定的“濠之钟离人也”,实则是“今之临淮人也”。

以明太祖朱元璋是说他祖在句容,爷爷在泗州,父亲“寓居是方”最后十四年生死在钟离的文字记载,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没法认同他和他的四儿“御封”的籍地在濠州钟离的,于此,我在《考证》中已详证座实。在这种情况下,以经典文字中有太祖“濠之钟离”之说,即说朱元璋是“今之临淮人”是站不住脚的——其城地即“古钟离”也好,“今临淮”也好,被淘汰出局,是不能不被的必然。

至此,只有安徽宿州仍在“局里”任选。

《明史》卷中有清楚的文字记载着“徐、宿二州是明太祖朱元璋桑梓地”的经典史实;以《明史》卷中清廷大臣张廷玉文说太祖家世“先世家沛,徙句容,再涉泗州,父世珍始涉濠之钟离。生四子,太祖其季也。”却不给朱元璋籍定钟离和凤阳说,安徽宿州就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家乡,当无异议。

《元和郡县图志》在第228页有文字记载:“宿州,本徐州符离县也。”“符离县,本秦旧县,汉属沛郡。”今之宿州,古之符离,史实。明太祖朱元璋本朱姓子嗣,他认祖颛顼——今宿州市《宿县县志》第443页有文字记载“相城在宿县西北85里的相山(今淮北市,原属宿县),相城古地是商之相土。相城是颛顼所筑。”以此说明太祖朱元璋祖在宿地,不为牵强,

中华朱氏之源出邾。邾,即今山东邹县。永乐皇帝在永乐十五年夏四月寻拜先祖于此地。“朱氏祖朱禾宅  为避田氏之乱,离开齐国,徙居鲁国肖县西南的相邑(今安徽濉溪县西北)。从此,朱禾宅  的后裔,便世世代代在相邑定居下来。”《中华姓氏通史•朱姓•源流》P67  《明太祖实录卷一》中有文字说太祖之祖:“春秋时子孙去邑为朱氏,世居沛国相县”,即是此实。今之安徽淮北市,是其地——《安徽田土资源•淮北市篇•历史沿革》:淮北市是随着淮北煤田的开发而发展起来的新兴工业城市,主城相城就座居在历史悠久的古相城遗址上。远在殷商之前,这里就是部落的驻地,部落的酋长叫相土,传说他是黄帝的后裔,商汤的十二世祖。春秋时,宋国的宋其公在此建都,后齐楚相争,宋亡而城毁。秦始皇三十三年置相县。到汉代时,这里设沛郡,郡治在此,后改郡为国,相城即为一国之都,于是废城再兴,此时是古相城全盛时期。东汉以后,该城乃废。公元556年,北齐废相县入符离县,称相城乡。至唐元和四年,政置宿州,宿州治所在符离县,相城乡仍属符离县。自北齐废相县以后,经唐、五代、宋、金、元、明以至清末,其地的行政建制始终只是一个‘乡’,到公元1960年仍属宿县——远古的“沛国相县”,隶属宿地1400年,这是撰写《明代第一陵》的蒋中健先生书说明太祖朱元璋是今之安徽宿州符离人的主要依据。

以历史事实说朱元璋氏族地望,是只能认宿州,没法认古城钟离或今之凤阳的——仅以太祖编说其父携家寓居钟离十四年,其间太祖在那地方出生,便依太祖调侃说自己是钟离人,而不认宿州,是不能服人的。文说至此,说明太祖生世祖籍是在今安徽凤阳还是在今安徽宿州,对此优劣,定论已现。


顶一下
(24)
70.6%
踩一下
(10)
29.4%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