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是谁凭臆断给明太祖朱元璋定籍凤阳(40)

时间:2009-05-27 08:5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杨山岭 点击:

十一、《结束语》

前些日子,有学者终于提出要对历史敬畏的问题。江苏《扬子晚报》一记者借报说一名叫程步的媒体人在他写的《真秦始皇》里说司马迁用《史记》编说秦始皇的虚假故事欺骗众人的事,请大家慎待历史。历史,不是任何一个能舞文弄墨的人利用自己的才思和生花之笔写出来的文字故事就能称作是历史的。程步写的秦始皇就是真正的秦始皇?他写的秦始皇完全没有了真假的二重性?反正我是不信的。司马迁写秦始皇时,距秦始皇生活的年代是百年左右——他动笔著述《史记》是在太初元年即公元前104年,比距秦始皇生活的年代二千多年后今天写秦始皇的程步先生肯定要真实得多的。但程先生却说司马写秦皇掺假,他的真从何而来,不得而知。当《史记》自问世以来就被称颂为令后人难以超越、永远值得仰止的历史文字高峰已近乎二千年的历史时段中,在近现代一直将其与荷马史诗相媲美的《史记》中文章也被污垢为造假的今天,我这颗卑微的心滴血了。中华民族大一统观念实基于司马迁的《史记》。当《史记》被现代文化人撼动,国史将不在;当近现代的文化文字撼动了国家传统的历史文化,国史不在;当《史记》被现代文化人戏谑,中华没有了“大一统”的民族文化,民族的精神实质势必产生混乱。这种混乱,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允许的,因为这种混乱,势必祸及国家不能指望保持住自己的独立和真正发展的经济,特别是自己的独特的文化。

这应该是国学、史学“大家”们思考的课题。但却也应该是整个社会关注的问题。这种对正典经史的反叛初始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以顾颉刚先生的“疑古派”在短短的六、七十年间,在中国内陆的历史文字圈子里迅猛发展到直接驳反司马迁的《史记》,试图在根基上动摇中国经典的历史地位,是让人咋舌惊叹的。这么看来,在文史工具书中把明太祖朱元璋的籍贯沿袭封建帝制胡乱定在今安徽凤阳,不以史典文字记载核定在今安徽宿州,也是正常的,是无所谓的。

但是,问题又来了。当历史的真实性无须关注——仍以明太祖朱元璋的生世历史说,他明明是宿北农民的儿子,六百年帝制期间,宿地人不能指认史实;民主及至共和,政府的文史权威机构无视史实,杜撰说他是安徽凤阳人,宿地人的文化权益和地方感情被再度剥夺。宿地人被严重损害的基本文化权利和被严重伤害的群体感情怎么补偿?这应该是个值得重视的沉重的问题。

今天,由谁来反省当初执意给明太祖朱元璋定籍今安徽凤阳的部门和史学大家即权威人士?谁来负责纠正错定的历史——谁来做勘正这一明显有误的文字历史的纠错工作?会是没有回应的。在短暂的历史时期里,肯定会这样。

明太祖朱元璋的身世历史造假,始自太祖,他及他的家族为了朱姓皇室的根本利益而造假,可建国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史权威出版、教育机构为什么要跟从造假,这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四百年前的盱眙县府为一方繁荣而造假,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宿州地方为什么不依典正史,同样是值得探索的地方历史文化课题。

我对明太祖朱元璋生世祖籍的研究,至此可以告结束了,我似乎已经完成了“鬼使神差”的历史使命。现时,距我答应安徽省宿州市肖县地方政府的朱士君先生即《中华朱氏通志》的副总编写朱姓历史暨明太祖朱元璋身家历史断代问题的日子,已近一年,我也应该执行自己的诺言了。当然,那更是一项浩大的工程,是耗费心血的“私活”,因为我发现,他们朱姓氏族费时十数年撰编的《中华朱氏通志》把他们朱姓的由来产生调侃到地生黄帝之前;他们把中华远古的神话当作自家的信史编撰入朱姓的史册,这是极不严肃的亵渎。但要更正这个谬误,顺正明太祖朱元璋家族与中华朱姓的渊源以及朱姓氏族与中华人种的渊源关系,不是一蹴而就的浩繁的文字工作。

中华姓氏的由来历史,古来就有许多专著,早在大唐盛世有名林宝者纂撰成帙的《元和姓纂》载记着中华朱氏的姓氏由来历史。进入现代,于中华朱姓的历史渊源追溯,在二000年就有刘佑平先生根据史料修编的《中华姓氏通史•朱姓》大作上市售传。刘先生书作的“编者后记”中说,该书中文献部分多取材于中华书局之《中国家谱综合目录》等。必须坦言,那些文献资料是笔者生平不曾见得的史料。依自己的闭塞和孤陋寡闻,要完成朱士君先生的热情邀请,其难度之大,是可想而知的。

可那《中华姓氏通志•朱氏》说明太祖朱元璋的生世祖籍,也是依“野史”编说。刘先生把太祖诞生地定在今安徽凤阳县太平乡孤庄村;亦是“学舌”史学大家吴晗先生的《朱元璋传》里的文字说元璋的父母是“天葬”在山坡下。怎么理解《明实录》和《明史》里有清楚的文字载记着今安徽宿州是朱元璋及其父母桑梓之邦的史实?大凡去过今安徽凤阳的人们立皇陵周视方圆目所能及处无山,即可知“天葬山脚”是假,就象明史大家毛佩琦先生说地埋太祖祖父的杨家墩至今人们尚能在那块地方观知“这个杨家墩方圆丈许,现在还可以找到,至今不生草木”一样,那杨家墩自明万历二年就水埋其地四尺,至万历八年,旧陵嘴水深丈余,二00八年五月我为明光山二郎庙生下明太祖朱元璋之疑去请教蒋中健先生,先生带我去明祖陵,他遥指浩瀚的洪泽湖中一游艇划过处告诉我,杨家墩的大概方位就在那方水深处……。在以假说蒙骗国人似已成风尚的今天,即《中华姓氏通史•朱姓》中关于太祖生世的文字难能让我取信。太祖自仲八公以上先祖被续接到断代十二世的朱玉那里,据从何来?

据此书续作的《中华朱氏通志》,在明太祖的家世问题上,走得更远。此志书不留任何悬念地抄袭《中华姓氏通史•朱姓》的无据臆断,将明太祖朱元璋的所谓上祖朱仲八续接了江南金陵的朱玉族下,我们对那《明太祖实录卷二十》里太祖认宿州是他父母桑梓之邦的文献文字,怎么解读?《明实录》是研究明史的原始资料,这是史学界公认的历史文献,以经典文字去核对朱氏志书——《中华姓氏通史•朱姓》的臆断,显见谬误。史志文字最讳忌的是虚诬,以稗官野录里的传说故事做朱姓氏族的先祖传承历史,更是笔者不敢恭维的。

朱姓人家,遍及中华;世界各国,都有朱氏子嗣。怎么将中华朱姓的由来源流梳理清楚,以我的浅薄才识,是决难胜任却又必须试图完成的工作,是不自量却又不能不为之的困难工程,况且自己又是伤病缠身的“夕阳红“。唯能自励的动力是尚不敢服老;唯能支撑自己勉力做此工程的是《中华朱氏通志》的副总编朱士君先生在宿北“四朱”联会上点评我“作文”的三点优势:山岭有志力,且固执;山岭有充裕的时间;山岭有些文化基础和经济支持。但是,要给《元和姓纂》拾遗补缺,要更正《中华姓氏通史•朱姓》里的错误论述,要改变《中华朱氏通志》对中华朱姓起源谬误,是要担很大风险的;要给朱元璋的上祖续接上有据的祖根,更不是易事。虽然说自去年承诺了朱士君先生之后就不断地搜集、准备了相关的文献资料,打了些腹稿,要将那些东西整理成系统可读的文字,更关键处是要整理出让读者特别是朱姓人家信服的文字资料,以我的文化才资,是胆大妄为的。至此能袒露的自信的是,我决不会引用私乘野录为信史,更不会象前面两部“朱氏”大作中的文字那样,把虚妄的神怪传说引据为朱氏之姓源。不怕大家笑话,自此后,我要暗自祝祷的是请朱姓先祖在冥冥中助我神思;每为此捉笔在手要做的首要是叮嘱自己老实做文,切莫虚诞害人。

现实的生活,无处不须真实,历史更是如此。我发现,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人们对文化历史的关注超过了我自少年朦胧些事体至今的近五十年间的任何一个时期。为生活奔走他乡却关注着历史真相的安徽壮汉黄海清出于义愤掌掴了清史大家闫崇年,足证社会人群对国家历史文化的特别是传统文化的热爱和关注程度。治郡者即布政给社会的人们需要真实的历史为鉴施政万民,人民大众也需要真实的历史张扬民族精神。当始自秦汉的正统国史被国家养育的一些个“大家”用战国文化里的私乘野史击碎,泱泱中华的五千年文化被他们涂抹得一片淫荡,堂正典史被他们鼠啮糟遢,当以国为家的豪情和古来就特有民族自大精神被似是而非的“疑古”史学击打的荡然无存,没有了“自家神圣精神”的中国人,何以屹立于世界的东方?何以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此时,我愈加自哀自怜自己身为宿地人却不能依正史引宿地农民的儿子朱元璋名归故里、魂归故里,更哀怜宿地的孩子自中华大地推翻帝制近百年间却不能有倚祖张扬的资本。我愤而呼号近现代的史学大家们,请您们尊重历史,请您们看重经典,请您们尊重类如壮汉黄海清的平民百姓的话语权,不能再任性臆改历史,再作类如以野史平推明太祖朱元璋三百里到安徽凤阳等地,做损害、伤害宿州地方人群的文化权益和宿地人群精神感情的等同蠢事。让国人迷失对历史真相特别是文字文化历史的判断力,那不是“百家争鸣”,那是只有魔鬼才干的坏事,这也是我将要结束这篇文字时,对社会的呐喊。

公元二00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安徽省和县地方政府招请中国史记研究会、中国历史文献研究会等五家单位和四十五名国内知名专家,在和县召开了高规格的“项羽学术研究会”,企图一次性解决长达二十多年楚霸王是自刎于和县乌江,还是战死在定远的纷争。

据报载,为此论争,“和县动用了高科技手段,用卫星遥感技术拍摄项羽逃跑路线,证明项羽死于乌江。”“和县项羽与乌江文化研究会”与中国史记研究会专家组成联合考察团,深入灵璧、定远、和县等地,实地踏勘项羽最后兵败之路,采用高科技的卫星遥感拍摄技术,搜索有关项羽的遗迹,并绘制了卫星遥感地形图。此举是为抢夺文化资源,还是为正史?司马之心,路人皆知。

项羽是战死定远,还是自刎和县,是学术之争,是对已有历史文献正误进行研考,无可厚非。此项活动和县单方面出巨资组织喧染,动机是明显的。我折服《新安晚报》的记者语评:楚汉相争,距今二千多年,定远和和县肯定是谁也说服不了谁的事。记者语评更感人处在“希望能以争开头,以‘和’收场”。

和县地方,原本就有许多关于楚霸王的历史遗物,更有许多先贤碑铭题咏。这些东西本身就是巨大的历史文化资源,何必为定远县的考证较真?无数地表人文资源已经让和县近些年旅游资源的开发上博得“盆满钵溢”,何必再以强势欺压弱小?以笔者评,和县太有些“小家子气”,为什么不能像《新安晚报》记者颂诉祝祷的那样以“和”为贵!同是一家兄弟,让定远吃些“薄汤”,也是瘦不了和县的旅游资源的。再之,定远教师计正山证说的历史,自当有在理的成份,在学术争论上较真,也无须以势(财)榨压,更没有必要用专业术语欺人。给计正山老师一平等的论争平台条件,会是社会理性杜绝黄海清掌掴清史大家闫崇年事件再度发生的关键。

于和县为项羽死亡城地的喧嚣,我感叹宿地三级政府的理智和高远。当笔者去年文成“考证”呈交政府领导鑑阅,他们只是要我注意知识产权保护,鼓励我仍以民间自由考证和调研的形式继续进行自己的挖掘研究。他们不似和县欲“一招制死”定远那样轻薄和自负傲人。他们在明太祖朱元璋是宿州人的考评问题上,入乡随俗——他们像宿州百姓一样,心中有数却谦和不争。他们对我的《考证》的态度,类同四百年前的盱眙县治最高统治者,有极大的忍耐功夫,甚至在有省级大报记者闻讯来符离采访我时,地方干部是一不接见,二不客宴,三不派车助其行。这种态度是当今社会少见的谨慎,更显现出他们这些官员的睿智,也是今天的安徽和县地方政府对待历史文化远不能及的公正和公允。

在这里我老实地承认,我的这篇文章会惹得一些地方为袒护已是“地藏百年”的神圣(历史)而发送来些斥责之言,一如那明光电话。也许一些个地方政府会出于愤怒和冲动学习那和县的地方政府,豁些钱财,请聘些造诣高深的苍发学者斥我“断意取义”和“望文生义”,或是斥我“研究方法失当”和“犯了不应有的常识错误”;年青气盛些的大师或会象和县请聘的学者怒斥拥助提出项羽战死定远的国学大师冯其庸那样,扔给我些更高等专业的词汇脏我……可大师能斥我文说的是伪证,肯定会拿出比国史文字更经典的东西来。果如此,明太祖朱元璋的生世祖籍的六百年纷争,自此终结,是好事。再之,相关政府请的大师只会“口诛笔伐”,大师作文说事,肯定不是用壮汉黄海清掌掴闫崇年的那种手法强令我修正观点。能用高科技手段拍照出太祖少小十七年生命的轨迹来证说《明太祖实录》里文记金元按图谶捉拿朱元璋的历史实,“九洗南宿州”的十八年血案得以明解,对宿地人来说,祭祀被无辜屠杀的宿地先祖,会是清明节烧化纸钱祝祷上祖安宁的第一。更希望能透拍出刘伯温把虎山都烧黑了所作的浩大工程是不是朱元璋的陵寝地宫,都是笔者盼求的效果。“果如是”,是笔者求之不得的。我更盼求宿地三级政府里的文档、方志办公室的专员、学者,能学符离镇政府的李胜田先生,将宿州的乡里之闻,野老之言,特别是民传六百年的朱洪武的万千神化传说,录刻进方志简册,让那些土著文化——珍贵的文化历史资料以文字历史的形式进行传播、传承,结束以口耳相传的传播、传承历史,让土著神话不致湮灭,让地方文化得以与时代同步的传播——让宿地的后世子孙有倚祖张扬、傲强的资本。
 
           安徽省宿州市符离镇三义书社   杨山岭
           二00九年四月二十一日
        电话:13721264215    0557-4084414



顶一下
(24)
70.6%
踩一下
(10)
29.4%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