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推荐]报告文学:小岗之子

时间:2010-02-20 08:31来源:安徽日报 作者:郝敬堂 点击:

沈浩,当他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小岗村的时候,也把共产党员的丰碑树立在人民群众的心中。

——作者感言

刻在墓碑上的追忆

时间:2009年12月4日。星期五。天,阴冷,心情也冷。

一辆大轿车缓缓驶进小岗村,沿村中的友谊大道前行,车上乘坐的是中央采访团的成员,他们从北京来,很多人第一次来小岗,这里的一切都触动着记者们敏感的神经。

村西是一望无际的葡萄园,这是小岗人实行土地流转后的大胆尝试,已经成为小岗村的支柱产业。

村东的一片开阔地上矗立着上百顶蘑菇大棚,远远看去,像骑兵的军帐,透着咄咄军威。蘑菇大棚的对面是正在兴建中的GLG高科产业园,气势如虎,正蓄势待发……

小岗村的中心公路叫友谊大道,笔直平坦,贯通东西,路两旁是绿化带。在友谊大道的尽头,是小岗村新建不久的公墓,墓园中央,立着一块黑色大理石墓碑,墓碑的正面刻着:小岗村党委第一书记、村委会主任沈浩同志之墓,落款日期为:1964.5.5——2009.11.6。

那个冬日的早晨,他再也没有醒来

2009年11月6日早晨,平静的小岗村突然传来一个石破天惊的噩耗:沈书记走了!噩耗风一般地传遍小岗,村民们带着疑问和震惊从四面八方赶来!

第一个发现沈书记去世的是房东马家献和村民杜永兰。

“沈书记,你醒醒! ”

“沈书记,你怎么了? ”

沈浩就这样沉沉地睡去了,再也没有醒来。沈浩是从小岗村他租住了6年的民房里离去的,他走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亲人,看到这悲凉的场景,让人感到心碎。清理沈浩的遗物时,沈浩的妻子王晓勤和女儿沈王一来到现场。这是一间普通的民宅,面积不到15平方米,一张床、一张桌、一条沙发,占据了房内大部分空间。阳台上挂着几件没有晾干的衣服,床前摆着一双沾满泥土的皮鞋。看到眼前的一切,王晓勤在深深自责,一个男人出门在外,多么需要家庭温暖和亲人照顾啊,作为妻子,自己没有做到,让他带着遗憾走了。知夫莫如妻,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大男人,大男人就要成就一番大事业。沈浩的确是想干一番大事业,他早已在心中给小岗描绘过一张蓝图,未来的小岗,不再是小岗人的小岗,是中国的小岗,是世界的小岗。他已经为小岗村制订了“三步走”的发展规划和建设“四型村”的方案……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沈浩突然走了,这美好的愿景,这宏伟的蓝图谁来实现谁来完成?

小岗村是大包干的发源地,我到那里去一定要好好干,只有干出成绩,才能对得起组织和人民,相信我能干好。

——摘自沈浩日记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