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一个和苏轼过不去的南陵人

时间:2010-06-28 09:03来源:安徽文化论坛 作者:柳拂桥 点击:

刘拯,字彦修,宣州南陵(今属安徽)人。神宗熙宁三年(一○七○)进士(清光绪《安徽通志》卷一五四)。元丰二年(一○七九)知常熟县,六年,为监察御史 克年,为江东、淮西转运判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三三○、三三八、三六二)。提点广西刑狱(清嘉庆《广西通志》卷一九)。哲宗绍圣初,进右正言。元符二年(一○九九)权礼部侍郎,迁给事中(《续资治通鉴长编》卷五一七)。徽宗立,黜知濠州,改广州。召为吏部侍郎,以失蔡京意,罢知蕲州、润州。大观四年(一一一○)复以吏部尚书召(《嘉定镇江志》卷一五),旋出知同州,削职提举鸿庆宫,卒。著《濠上摭遗》一卷(《宋史·艺文志》),已佚。《宋史》卷三五六有传。

所载皆有出处,信不诬也。

而其传云:

刘拯,字彦修,宣州南陵人。进士及第。知常熟县,有善政,县人称之。元丰中,为监察御史,历江东淮西转运判官、提点广西刑狱。  

绍圣初,复为御史,言:元祐修先帝实录,以司马光、苏轼之门人范祖禹、黄庭坚、秦观为之,窜易增减,诬毁先烈,愿明正国典。又言:苏轼贪鄙狂悖,无事君之义,尝议罪抵死,先帝赦之,敢以怨忿形于诏诰,丑诋厚诬。策试馆职,至及王莽、曹操之事,方异意之臣,分据要略,而轼问及此,传之四方,忠义之士,为之寒心扼腕。愿正其罪,以示天下。时祖禹等已贬,轼谪英州,而拯犹鸷视不惬也。进右正言累至给事中。  

徽宗立,钦圣后临朝,而钦慈后葬,大臣欲用妃礼。拯曰:母以子贵,子为天子,则母乃后也,当改园陵为山陵。又言:门下侍郎韩忠彦,虽以德选,然不可启贵戚预政之渐。帝疑其阿私观望,黜知濠州。改广州,加宝文阁待制,以吏部侍郎召还。帝称其议钦慈事,褒进两秩,迁户部尚书。  

蔡京编次元祐奸党,拯言:「汉、唐失政,皆分朋党,今日指前人为党,安知后人不以今人为党乎?不若定为三等,某事为上,某事为中,某事为下,而不斥其名氏,京不乐。又言户部月赋入不足偿所出。京益怒,徙之兵部。旋罢知蕲州,徙润州。  

张商英入相,召为吏部尚书。拯已昏愦,吏乘为奸,又左转工部,以枢密直学士知同州。时商英去位,侍御史洪彦升并劾之,削职,提举鸿庆宫,卒。

有一段话引起我的兴趣,那就是刘拯和司马光、苏轼似乎有些过节。而这过节,不是个人恩怨,而是刘拯在履行职责。之所以想到这些,是因为《安徽人物大词典》里有这样几句话:

绍圣初(1094)为御史,劾范祖禹修神宗实录窜易增减诬毁先帝,又论苏轼狂悖,请加重责。进右正言,累迁给事中。黜知濠州,改广州,以礼部侍郎召还。迁户部尚书,因反对蔡京编次元佑党籍罢知蕲州、润州。

不仅仅和司马、苏轼这些文人有过节,也敢于反对权臣蔡京。这个人是有些直言的。

思晨在《贬官文化》中说:

至于苏东坡,那更是一位让人牵挂的贬官,“诗案”改变了苏东坡的生活,以至后人才有幸读到《赤壁赋》这一类千古佳作。只是回头去看那些下手之人是何等忍心,今日读《宋史》可以看到李定等人如何从鸡蛋里找骨头,而下手最狠的应该算刘拯。刘拯,这个北宋的进士认为:“苏轼贪鄙狂悖,无事君之义,尝议罪抵死,先帝赦之,敢以怨忿形于诏诰,丑诋厚诬……忠义之士,为之寒心扼腕。愿正其罪,以示天下。”当时苏轼已给贬到了英州,而拯犹鸷视不惬也。由此可见此人颇有点整人癖,最可笑的是这种有整人癖者还自诩为忠义之士。

是耶,非耶?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