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庐剧《小辞店》的起源

时间:2010-09-29 16:0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吴子新 点击:

庐剧《小辞店》的故事发生在清代道、咸年间的庐江县二龙街,那时的三河集镇与现在的同大镇二龙街相毗邻。二龙街是三河集镇的重要组成部分。

三河集镇水陆交通方便,商贸十分发达,成为微商几个重要的商品集散地之一,因此二龙街上客栈、酒楼、药店也一个个应运而生、生意兴隆。

二龙街有家客店,店大姐(店老板)姓胡,名翠莲,排行老二,人称胡二姐,为庐江县同大胡湾人。胡翠莲不但人生得俊俏,而且能言会道,因此生意做得十分红火。“二龙街十字路开了门面,东边卖的是瓜子,西边卖的是香烟,中间卖的酒和面,针脑线头样皆全。”“到春天茶叶客六安瓜片,到夏天绸段客苏州乌眉,到秋天骡马客湖广福建,到冬天皮货客西口北边。”胡家客店的规模相当大,不但卖百货,而且开饭店、客栈。

有一年春天的傍晚时分,一个操外地口音、浑身打颤的年青人来到店中,要求投宿,这年青人叫蔡鸣凤,湖北省细水县(今浠水市)蔡家庄人,到三河来做麻绳和红花草籽生意。因为长途奔波,加上雨淋衣湿,菜鸣凤浑身发着高烧。胡二姐十分同情蔡鸣凤,忙安顿他躺下,亲自出去请来郎中为他看病。连日数天,胡二姐热心帮他熬药送水,令蔡鸣凤十分感动。一来二去,人从相识到相处,胡二姐问起蔡鸣凤的身世,蔡鸣凤由于担心被人耻笑,谎称自己从湖北细水县过来做生意的,父母早丧,家中并无第二人。蔡鸣凤的这一谎言以及本人的勤快,使之与胡二姐陷入了深深的婚外情。

其实,蔡鸣凤刚刚结婚不久,娶家乡朱家庄朱茂清之女朱氏为妻。这朱氏与姨表兄陈大雷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朱父嫌陈大雷家贫,是个杀猪匠,硬将女儿许与蔡鸣凤。那时婚姻全由父母作主,朱氏女无奈之下,只得与蔡鸣凤拜堂成亲。其时,朱氏女心中只有陈大雷。洞房花烛夜,蔡鸣凤知情后,与朱氏大吵了一场。为顾及名声,蔡鸣凤第二天一大早远离家乡做生意,于是,四处奔波,来到三河镇二龙街。

蔡鸣凤住进客店后,老实本分,整天忙着做生意。有时见胡二姐客栈人多,便主动帮忙。胡二姐丈夫整天在外赌钱,从不问家中缺米少盐等事。天长日久,店大姐渐渐对蔡鸣凤有了好感。二人日久生情,互生爱慕,竟做起了“露水夫妻”。正如蔡鸣凤感叹:“虽是露水夫妻但真心真情,胡二姐从不怕旁人议论;做生意她为我操心不尽,我与她多恩爱形影相随不离分。”

一晃三年过去了。一天,蔡鸣凤正在街头闲逛,偶遇湖北细水县家乡的一位熟人,来人带给蔡鸣凤岳父写的一封家书,信中除叙述岳父母年事已高和思念女婿回家乡外,还隐约提到了女儿朱秀英不守妇道,与陈大雷有隐情等。蔡鸣凤看后,前思后想,决定回家一趟,遂向胡二姐辞别。胡二姐再三挽留不住,只好备上衣服雨伞和三百两银子,送蔡鸣凤启程上路,两人依依惜别,难舍难分,约好来年三月再见面。

经过半月跋涉,蔡鸣凤终于回到家乡细水县,傍晚时分到达朱家庄岳父家。朱老夫妇见女婿三年未归,为让女婿快点回家团聚,便催蔡鸣凤连夜赶回20里外的蔡家庄。午夜时分,蔡鸣凤终于回到阔别三年的门前,发现家中仍亮着灯,顿感蹊跷。喊门半天,朱氏才慌慌张张前来开门,见是丈夫蔡鸣凤,抱着便哭:“小冤家,三年死哪去了,想死我了!”进屋后,蔡鸣凤见桌上摆着酒菜,有两副碗筷,忙问:“家中还有谁?”朱氏道:“自从你走后,我每夜思念,睡不着就喝点酒,帮你摆上碗筷,和你一块喝酒。”几句话,说得蔡鸣凤心中暖洋洋的。见蔡鸣凤不吱声,朱氏一个劲地劝酒。由于长途劳累,不胜酒力的蔡鸣凤一会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这时,朱氏轻轻叫出刚才吓得趴在床底下的奸夫陈大雷,对陈大雷说:“我俩要做短头夫妻,还是做长久夫妻?要做短头失妻,今晚你就滚走!永不相见!要做长久夫妻,今晚他回来无人知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说完二人找来一根麻绳,死命地勒住了蔡鸣凤。可怜睡梦中的蔡鸣凤还不知怎么回事,就被送上西天。为毁尸灭迹,陈大雷拿出了杀猪刀,将蔡鸣凤尸体碎成八块,装进罐子,埋入院子地下。屈死鬼蔡鸣凤冤难申,仇难报,这对狗男女自以为天不知地不觉,暗自高兴。

第二天一早,朱茂清发现昨天女婿走得急,将雨伞丢下了,于是拿起雨伞赶往蔡家庄看望女儿女婿。谁知,女儿矢口否认蔡鸣凤回家。朱茂清再三说明:蔡鸣凤确实回家,还身背三百两银子。朱氏女一阵心虚,竟丧尽天良,一把拉住父亲到了县衙,告朱父谋财害命,杀死了蔡鸣凤。县太爷认为人证物证俱全,将朱茂清打入了死牢。朱老太为替老头子申冤,回家卖了房屋,几经奔波,毫无结果。走投无路之时,准备在树林中上吊自尽,恰巧被到树林中躲藏的小偷魏大蒜撞上。听说是为蔡鸣凤案,小偷良心发现,愿出庭作证。原来那天晚上,小偷魏大蒜潜入蔡家庄,见蔡家亮着灯,便翻窗入室,躲在屋梁上,半夜时分,陈大雷和朱氏女杀死蔡鸣凤,碎尸那血淋淋的一幕,吓得魏大蒜差点晕了过去。趁陈大雷和朱氏将尸块装罐在院地埋尸之际,魏大蒜赶紧溜走了出去,吓得躲在小树林中,几天不敢出来。县令听了小偷之言,将信将疑,于是押着小偷来到蔡家现场查验,果然在院中挖出几个大罐子及碎尸。至此,一桩惊动鄂皖两地的杀人命案终于告破。二龙街的胡二姐得知凶信后,千里迢迢赶至蔡鸣凤的坟前吊唁,诉说衷肠。事毕,一头撞在蔡鸣凤的墓碑前,撞碑殉命,追随九泉。这段生死恋在当时的封建社会实为大胆之举,一时,在安徽合肥和湖北等地广为流传。后来,人们将这个真实的故事,改编成庐剧《小辞店》,很快唱红了大江南北。



顶一下
(8)
72.7%
踩一下
(3)
27.3%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