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庐江地区乡间趣味“颠倒歌”

时间:2010-11-01 14:29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吴子新 点击:

在巢湖庐江地区,民间歌谣中有一种叫“颠倒歌”,又叫“小孩子话”。小孩子呀呀学语时,大人们便教小孩子练口。如:“带小孩,实难熬,蚂蚁过河踩塌桥,葫芦沉底石滚漂,杨柳树上结辣椒;吹着鼓,打着号,抬着大车拉大轿。东西路,南北走,听见庄里人咬狗,拾起狗头砸砖头,芦花公鸡咬毛狗(狐狸)!”

这样的歌谣,只要一教小孩就记住了,很有意思。蚂蚁过河竟踩塌了桥,听起来纯属胡诌。其实,乡间真有不少类些胡诌歌谣。歌谣开宗明义就叫“诌”,毫不含糊。如:“瞎胡诌,诌瞎胡,错把镰刀当铁锄,一锄砍在枣树上,桑果落了几大箩,张起兜兜拾知了,拾个茄子会‘嘟噜’,回家切着像瓜菜,熬在锅里变豆腐,端起碗来吃干饭,呼溜呼溜喝糊涂,张三吃了李四饱,抱着王二去跑步。说我诌,我就诌,大年五更立了秋,腊月三十下冰雹,打坏荞麦和绿豆;二月初二发洪水,淹没一圩青秫秫,捞着小的一石二,捞着大的打八斗,连着捞了七八个,还没装满烟袋头!”这里便是连着几个“诌”。

还有一些歌谣,有些句子相似,是流传中的“瞎话”,又叫“反唱歌”、“倒唱歌”,或叫“唱反歌”。近几年,笔者在民间搜集了几段“反唱歌”,例如:“太阳出西落在东,萝卜发芽长出葱,天上无云下大雨,树梢不动刮大风;滚油锅里鱼打浪,高山顶上把船撑,东洋大海失了火,烧毁龙王水晶宫;一只蚂蚁踩伤驴,麻雀一口叼住鹰,有人骑刀扛着马,口袋驮驴一溜风,空中兔子咬死狗,老鼠拖猫钻窟窿;一只公鸡下了蛋,蛋中长骨硬如钉,小鸡吃了黄鼠狼,青蛙在把长蛇吞,老太太见了心害怕,胡子吓落剩几根”。“说我诌,我就诌,大年五更立了秋,寒冬腊月发洪水,淹了村庄淹树头”。“说胡拉,就胡拉,寒冬腊月种棉花,锅台上头撒种子,锅洞底下发了芽,栽了几根葫芦秧,开了一树喇叭花,结了一个大茄子,摘到手里是黄瓜,舀到碗里是芝麻,到嘴却是豆腐渣,张三吃了李四饱,撑得王二哭爹妈。”

如另两段“瞎话”是这样道来:“一根羊毛做双袜,爹爹穿了八个冬,奶奶穿了九个夏”。“锅台下面种西瓜,一车最多驮不了仨;放牛小子来偷瓜,两手抱去二十三,瞎子说他看见了,聋子听他说了‘哇’,瘸子说他跟后撵,偏遇秫叶把头割;走到河里洗洗脸,血染河水泛红花,水中冲出小娜吒,指责呛了鱼和虾。”

民间还有一种“反唱歌”,如:“反唱歌,倒起头,我家园里菜吃牛,芦花公鸡咬毛狗,姐在房中头梳手;开开天,看看门,满天月亮一个星,李家厨子杀螃蟹,鲜红蟹血直直喷。”

在庐江农村,流传着一种“倒唱歌”,如:“倒唱歌,反唱歌,河里石头滚上坡,先养我,后生哥,爸讨妈,我打锣;外公取亲我抬轿,舅舅还在摇篮哭。去时看见牛生蛋,回来又见马长角。四两棉花沉水底,一副磨子泅过河。”农村中,有高年些老人记得不少“唱反歌”。如:“唱反歌,倒起头,爸十五,娘十六,哥哥十八我十九,记得外公娶外婆,我在轿前打大锣。”“扛着牛拉着耙,骑着轿子抬着马,吹着锣鼓打喇叭,十五十六鹅毛月,三十圆月空中挂”。

乡间有些像是没啥意思的歌谣,但想一想还是有浓厚的乡土味道。一是它品格真诚,就是诌,诌而不忌诌,诌出牛头不对马嘴的颠倒歌,让人体味其中的趣味。二是歌谣展开了丰富的想像力,诌得让你开怀大笑。因此,这类歌谣经久不衰地在民间流传。



顶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