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祁门县芦溪街旧闻:花船奇观

时间:2011-05-16 22:4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汪隆和 胡新良 点击:

祁门县芦溪街街口有口“凤凰池”,因池中有一巨石形似凤凰头冠而得名。明末清初时,凤凰池往昔四周一片葱茏,古木参天,河畔建有小亭,亭匾题有“双溪漾碧”,意为两水交汇,对联云:“借得古溪三月景,分来南海一枝春”,乃天成美景。当年每逢春光明媚、新茶上市之时,景德镇的妓院老板借机来芦溪觅取钱财,操皮肉生涯的龟头、鸨母带上打手、帮闲、篾片之流用精致的花船运来十多名妓女,停泊于“凤凰池”专事卖春。这些妓女梳妆打扮后上岸串村游荡,卖弄风情,大投媚眼,这一“放电”,弄得附近村庄青壮年心猿意马,夜难入眠,当地妇孺极为不满,但又无法可想,只有咒骂。龟头借机宣称,他们招来的姑娘都是按照上海的行情定有“长三”、“幺二”、“咸庄”等级别的,应按姿论价,肯出巨资的也有“书寓”供文人欣赏,但绝无野鸡之类的招徕广告。据悉,当时一度春秋要耗去二至十斤不等的茶叶。世间总多“登徒子”,受蛊惑的青壮年比比皆是,夫妻之间为此争吵的屡有所闻。据说曾来过一位确实能诗善画又通音律的“书寓”,虽年过卅十,仍是徐娘丰韵。有一闲赋在家的大学生曾去光顾过,还带回受赠的字画,说仅是谈论诗文,是雅士所为,不似“粗人”的下贱,另一文人不服,写了一幅对联相讥:“世上哪有柳下惠,人间唯有登徒子”,引起争吵,动了拳脚,大学生眼镜伤腿,长袍撕破。后来人们打听到该“书寓”曾受过高等教育,是某战死军阀的小妾,身世也很可怜,使人同情其不幸。

其实这些卖春的妇女并非真正的妓女,原系江西乐平县农村的良家妇女。一者因当时农村奇苦,生计困难,再则乐平农村妇女的贞节观不似徽州的严谨,在性观念上比较开放,故有“租妻”之说。作家沈从文笔下亦有湘西妇女进城卖春视为做生意的描写,且社会认可,丈夫默许甚至赞同的社会现实。景德镇的龟头、鸨儿每逢茶季便去招募,茶季结束各自回家务农。这也是旧社会妇女悲哀的写照,她们实在是为生活而被迫顿失尊严。

当然,解放后这一丑恶现象随着芦溪街喧闹集市的逐渐消逝和我人民政府的彻底取缔以及广大妇女同胞的扬眉吐气,已经不复存在。(汪隆和  胡新良搜集整理)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