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家母赞辛亥革命禁缠脚是解放妇女的德政

时间:2011-11-13 10:12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平贵 点击:
家母李荣芝

家母李荣芝
 

提要:家母赞辛亥革命禁缠脚是解放妇女的德政,说出了中国广大妇女的心声。她出身书香门第,幼年缠脚,痛苦难忍,要求放裹脚,外公不准。遂绝食抗争获得胜利。后来,她常对家人说,幸亏放了裹脚,否则,难以在艰难岁月里跋涉千里携全家老小逃难,更无法走乡串街当货郎,在码头当挑夫,担起全家生活重担……

人有追思往事的情愫,刻骨铭心的事更是终生难忘。家母生前曾多次赞扬辛亥革命禁缠脚是解放妇女的德政,说出了中国广大妇女的心声。的确,废除束缚千余年的妇女缠脚恶习,是解放妇女、移风易俗并推动社会文明进步的重大变革,意义重大。在纪念辛亥革命百年之际,我觉得有必要写出,兼有纪念辛亥革命和怀念先辈的多种意蕴。

家母李荣芝,巢县人,系辛亥革命烈士刘之良儿媳,贤惠能干,勤劳一生。她出身于书香门第,幼年缠脚,痛苦难忍,要求放裹脚,外公不准。其时,她在亲戚家私塾就读,闻辛亥革命后南京临时政府已经发布了禁缠脚政令,遂与女学友联合行动,共同放开裹脚,外公大怒将她锁在房中不准外出,她绝食三天抗争,外婆心慈劝外公依她放裹脚,外公生气说大脚小姐难嫁,仍不准。她说宁可出家为尼也要放裹脚,坚持绝食,誓死抗争,到第五天晚已气息微弱,生命垂危,外公无可奈何,寻思既有政府政令,只得依她放裹脚。在我少年时期,家母常说此事,赞辛亥革命禁缠脚是解放妇女的德政,幸亏放了裹脚,否则,她难以在抗日战争时期跋涉千里携全家老小逃难,更无法在以后的艰难岁月里走乡串街当货郎,在码头当挑夫,担起全家生活重担。她说过以下往事,后期往事是我亲身经历。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2月12日,南京沦陷,日本军队进行大屠杀。次年3月,日军逼近巢县,4月,巢县民众开始逃难。其时,家父在宜昌、重庆等地任海军运输舰长,忙于军运战事,写信叫全家来宜昌避难。于是家母携全家老小(祖母、大姐和二姐)起程,跟着逃难人群西行,每天行程约50里,祖母小脚,二姐在襁褓之中,她前抱后背手挽,甚为艰难。多亏家母吃苦耐劳,有一双好脚,加之沿途有难民营和粥站服务,走了20多天才到宜昌,搭乘家父安排的船只到重庆,在白沙坨租房住下。抗战时期,家父薪水有限,为维持生计,家母开了杂货店,经营油盐酱醋,因是山区,进货靠身背,也多亏她有一双好脚。直到1945年抗战胜利才返回故乡巢县,这一年我出生。后来,每当家母回忆起这一段往事,总是唏嘘感叹不已,说幸亏她年少时放了缠脚。

回巢后,家父开过五金百货店,后因替朋友担保办织布厂亏损而歇业,只得去乡下教书,薪水很少,家母为维持生计,开始走乡串街当货郎,四周乡村都去,去得最多的是南山,因家父在南山小学教书,我也在那里就读。在她货担里,有针线纽扣等家常用品,还有纸笔和人们爱看的画书,我们小学生喜欢看连环画,一、两分钱可看一本,没钱给一把米也可,针线等商品也是如此,给钱给米都可,还可赊账,还可约定代购常用药品,方便山区群众。我最爱看《三国》、《水浒》、《东周列国志》、《大明英烈传》、《孙中山》和《秋瑾》等画书,看到秋瑾落难就义情节,忍不住落泪。因家母说祖母见过秋瑾,美丽端庄,是一位了不起的女英雄,来过我们家,曾下厨帮助祖母作饭,会做菜。那一段时期,是我童年最幸福的时光,我盼家母天天来才好,有糖果吃、有画书看。每当她离去时,我依恋不舍,央求她明天再来,她总是疼爱地亲我一下说:“过几天才能来,四周乡村都去才有生意,那能天天来这里。好孩子要听话,好好读书,等你长大有出息挣钱了,我就不这样累了,天天守着你。”

1960年,正是“三年经济困难”时期最苦的一年,家父染肺病不治去世,生活重担全落在家母一人身上。此时,到处闹饥荒,走乡串街货郎担生意无法做,摆书摊也难以糊口,只得在码头当挑夫,与男人一样,上下船,装卸货,有一次从跳板上跌落两米多深水中,得工友搭救抬回家,下体负伤,我听说后从学校跑回,见脱下的湿衣裤有血,跪在床边抱住她大哭说:“我不读书了,让我干活养家吧。”家母说:“你还小,才15岁,应当好好读书,才能有出息。”我给出嫁外地的大姐、二姐去信求助,她们克服自家困难寄来钱,才度过这一难关。家母病伤好后,仍旧当挑夫挣钱养家。曾有人劝她改嫁再婚,被拒绝,她艰难而又坚强地生活着。此后,她见我学习成绩好,甚感欣慰,还不断鼓励我。那时我一心想早点工作挣钱养家,遂报考中专,于1963年毕业参加了工作。临行前,家母说:“切记祖父的忠义家训,努力工作,报效国家。你祖父、你父亲都是有学问的人,可惜生不逢时。你年轻,一定要多学些本事。我身体尚好,勿挂念。若能看到你好好做人做事,再活十年、八年就心满意足了。”岂料,最后几句话竟成签语。四年后,我取得大专文凭,十年后,家母病逝。

我有时想,大千世界,云云众生,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和人生造化,仿佛有个前定的自然法则在主宰。假如家母当年不抗争放开裹脚,就难以携全家老小逃难,更无法走乡串街当货郎,在码头当挑夫,何以为生?命运使然矣。

我查考过有关中国妇女缠脚的历史,妇女缠脚起源于一千多年前的南唐。其时,南唐后主李煜荒唐无稽,喜欢小脚女人,在群妃之中挑选了一个把脚缠得很小的妃子当皇后,引起宫女效仿,传至民间,造成一种时尚,以小脚女人为美。后来的宋元明清各个朝代也都推崇小脚女人,女子缠脚成为习俗。明明是恶习,历代的明君贤相、文武官员中竟无一人站出来反对。直至辛亥革命后,南京临时政府发布了一系列革除旧风恶习的政令,包括禁缠脚、剪发辫、易服饰、改称谓、废跪拜等方方面面,推动了社会风俗变革,尤其是禁缠脚解放了广大妇女,废除了千余年束缚妇女的恶习,民众公认为德政,应当颂扬。

家母赞辛亥革命禁缠脚是解放妇女的德政,说出了中国广大妇女的心声。特写此文,纪念辛亥革命百年,同时,怀念先辈、感恩家母,也借此机会,感恩天下所有不辞劳苦的母亲。

注:作者刘平贵,安徽巢湖人,中共党员,曾任陕西省水文局副局长、高级工程师,系辛亥革命烈士刘之良嫡孙。



顶一下
(9)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