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郑书——郑步蟾传奇故事

时间:2011-12-16 08:32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郑英豪 点击:

郑步蟾,名召,号缁宜。清~道光乙未恩科举人,榜名书,改名宝璜。相传,是其祖婆在族大修始祖墓——莲花地时,偷偷将其公公的骸骨放入暖火桶里,以送茶为名,趁别人不注意埋下而发迹的;也与其祖可近公“结讼三年,莲花祖地完璧”;明试公“宗谱二修,主张考证有成”;明谦公“散财为粥,拯饥活者甚众”分不开的;更重要与自己聪明、勤学、好问分不开的。

乾隆五十九年九月,郑步蟾出生於宿松郑冲檀树湾,配周氏名琬。嘉庆戊寅年与从兄大昭同案入宿松县学,后游京都移籍大兴,入大兴县学。时,宿松郑氏:郑书、郑大昭、郑云谷、郑钰修四秀才,谓之“郑冲四雄”,唯郑步蟾独占鳌头,他们四个经常一起吟诗、作对、习武、郊游,在异姓甚实羡慕;在同姓引以自豪。

道光乙未顺天乡试,郑步蟾辞过香火,告别亲人,信心十足往陈汉钓鱼台渡口赶,途中所遇,好不心闷,一路里程,好不安心,以致一进考场,心慌意乱。一笔下题,润笔成章,但心总觉词不达意,拿起答卷揉搓成团,壁角一丢,再重起稿。正巧,壁角一鼠洞,滚入木楼下一考生面前,此考生正为眼前考题,不知如何下手而发愁,捡起展开一看,惊呀:“这不就是答卷?”欣喜若狂,如获至宝,连搬带抄,后发榜果然高中,天助也!第二次答题时,集中精力,文略韬韬,把握实足,想以更好的答卷,重画前途,谁想,润过毛笔,摆正纸张,然心一紧,手一松,笔尖正好落入纸上,成了一大墨砣,自然心更意乱,揉之一甩。第三次,拿起纸笔,无耐时辰已到。

走出考场,垂头丧气。这时,主考也松了一口气,出来一看,人人满面春风:有才华,尽情书展;无学问,理应落地,唯独这一考生,相貌堂堂,文有文相,武有武样,他独不乐呢?就问~~~~~~

原来,郑步蟾当时在家,早上拜别祖宗,辞过香火,并立下“非文举不归”的誓言,就急急忙忙赶到钩鱼台渡船口,上得船来,突然,一本家兄弟慌慌张张喊住:“步蟾哥,家出人命了!”船头一问,情因其叔以卖鱼为生,今天早上在鱼行与掌柜口语了几句,被老板一脚踢死当场,其一时性急,上不及天,下不接地,一眼看到郑步蟾上得船来,就求救于他,为之伸冤。郑步蟾一听左右为难,心中又不好说出心事。这时船上的人也嚷着急着赶路,船主也应顾客叫着开船,左右为难之下无耐回答:“罢!罢!罢!人死不能复生,回来再说”

主考官听后也深感叹息,说:“文才还运,武艺如何?”

随后,就引荐於武场。借愁起兴,果然武艺如虎添翼,被取乡试武科场中第三名经魁,报子报到家,而人离愁游学于各地。当时“郑氏宗祠”上还耸挂着后选县正堂所书“邑谓经魁”的金篇。

郑步蟾心未如愿,家里的事心想有“三雄”打理不会有太多差离,就一路慢无目的向北而行。来到河北,正碰上当地一人家,吹吹打打,好不热闹,向旁边一打听:原来是一姓张的员外家老太岁在做八十大寿,一时兴起,大书一联,打发一灵利小孩送去,主人接过一看,一读:“江南一贵客,文星拜寿星”一时,满屋人无不称目结舌,老太岁连忙吩咐:“快!快!有请。”这时家婆家人也要让出第一席为之接风,为寿者增添不少喜悦,为贺者增添不少气氛。

第二天,寿宴过后,因郑步蟾心情不好,自然就多喝了几杯,到了早餐,主家才小心奕奕地叫醍郑步蟾,洗刷过后,分宾主坐定。

“不知公子那里人氏?是何来头?”主家问道。

“哎!也是有缘~~~~~”郑步蟾叹了一口气,一点一滴叙述了以往经过。

“公子!不如这样,吃住在我家,家有小儿两人,兼授业于他俩,兼准备来年京城会试!如果第一年不中,如不闲气,来年照样回来,如何?”主家肯切地商量。

郑步蟾左右一思量:“也是,前途、人情两不误!”

郑步蟾在接受张家邀请后,回了一趟家,因其中举,马畈郑氏一群在河边洗衣服的妇女不接“报子”说:“马畈没有姓郑的”一事主修了宿松郑氏“四修”。

道光丁酉(三年)、戊戌(四年),郑步蟾辞谢张家,进京会试。全国举子云集京城,天子脚下,果然不同乡试。

这日,万岁朝见各省举子。轮到郑步蟾时,他马上想起临行前妻子周琬“朝见万岁,就把我做的鞋子穿上!”的话。行旅放下,旧鞋换上新鞋,三步一叩首,上得台阶。万岁一时兴奋由远而近觉得这一举子穿的鞋非常特殊,穿在脚上特别中看。

主考官喊道:“安徽举子郑书见驾——”

万岁马上问道:“安徽举子,你脚上的鞋,托下来给朕看看?”

郑步蟾低头跪拜:“小民不敢!”

万岁急着说:“述你无罪!”

万岁接过呈上来的鞋子,左看右看,爱不释手,特别是鞋底:“脚踏前程步步高”七个字绣得龙飞凤舞,问道:“爱卿!此鞋出自谁手?”回答:“贱内。”万岁高兴:“好一个‘脚踏前程’”

礼毕,万岁拿给皇后看,问:“你会做这鞋吗?”

皇后接过,也爱不释手:“做是能做!如果能找到做鞋的人,保正能做得一模一样!”

第二天,万岁传旨:“宣,安徽举子郑书与妻进宫!”

皇后亲自设宴,万岁、皇母陪同。

未等酒过三巡,郑书妻周婉举起玉杯:“恭敬皇娘,贵人贵量!”

皇娘高兴,接过一饮而尽。

这时皇母脸往下一沉,说:“哀家呢?”

周婉再次举起玉杯,不慌不忙:“恭敬皇母,大人大量。”

皇母一怒转为一喜:“我儿好大口气!”

夫妻二人叩头谢恩,皇娘、皇母、万岁还没有反应过来,接着异口同声:“哈哈!”大笑。从此夫妻二人与万岁、皇娘平起平坐,留于京城教书,也就是当时的京师。

后,兵部尚书王宗诚,天津道成三刑陪尚书李振祜俱聘作西宾,又作燕平书院及白檀书院山长。再后直隶总督文昱,知府粟坦,翰林刘九龄,进士宝谦,举人宝廉、吕弗甯、金函等皆其授业门徒。咸丰三年以昌平州团练著绩部选知县辞任未赴。

(此文来源于郑冲教书匠郑秀今、村书记郑炳炉分述合成)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