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年在哪儿

时间:2012-01-09 08:2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翟大雷 点击: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腊梅斗雪,暗香浮动。眼见得过了腊八,这年的脚步可是越来越近,年味儿也越来越浓了。

年在哪儿?在农家丰收的光景里。“莫道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春种夏管,秋收冬藏。风调雨顺,农家开颜。芝麻黄豆,糯米禽蛋。花生瓜籽,豆角笋干。鱼肉荤素,盆满钵满。这年过得就丰厚滋润,心里自在。

年在哪儿?在母亲勤劳的憧憬里。“豆腐年糕米酒香,欢团元宵棕餜糖。”霜晨月下忙到夜灯初上,奔波里充满憧憬,劳累中平添乐趣。深冬时节,母亲总是坐在火桶里,戴一副老花镜,就着昏黄的油灯,“咝啦啦——咝啦啦——”,顶针,锥子,拔子。鞋底纳到半夜,每人一双。

年在哪儿?在姑娘小伙的心底里。“洞里桃花开半夜,房中桂子结五更。”青春年少,谈情说爱。瓜熟蒂落,水到渠成。上半年订婚时三媒六婆就讲好了,年里年外把喜事给办了。于是入冬开春,这边厢进城办嫁妆,求子观音锁麟囊;那边厢请人布洞房,良宵花烛照锦帐。一时间,飞雪迎春,迎来天姿国色;红梅报喜,报得钟鼓乐之。那龙凤呈祥的请柬里,份份洋溢着关关雎鸠的愉悦,那姑娘小伙的心底里,天天荡漾着比过年还过年的幸福。当然,这样的“日子”最好是一生一次,以后只有“爱情”在那里日日滋润,与年俱进了。

年在哪儿?在邻里亲友的走动里。“远水难解近渴,远亲不如近邻。”年前年后,邻里之间坐坐人家串串门,用的啥的,互通有无。有甚难处,搭把搭把。“你家豆腐做啦?年饭肉订啦?”“我家年货办好了,年猪明天杀哩!”“你家小二子哪天到家?”“我那丫头说过年正忙,公司加班哩,呵呵。”问候连连,邻语声声。杀了年猪的人家,除了请家门口邻里亲友聚聚,谈谈年事外,两三块猪血旺,一小片白猪油,见家一碗。那一份乡亲乡情,像是农家自酿的米酒,越到年边越甘醇。

正月里拜大年,各家除了“留守”的外,大多汇入了团拜的队伍。一路打躬作揖,一路新春祝福。亲戚呢,新亲上门当然郑重其事。才过门的小夫妻,一路规矩一路礼,一路春风一路笑。老亲嘛,图的就是一份走动,没那么多礼数。你来我往之间,主题活动首推家宴搓麻。酒酣耳热,发财八万,撤了宴席换牌桌,不亦乐乎。

年在哪儿?在孩子欢乐的游戏里。“童孙未解供耕织,天真无忧乐开花。”孩子永远是活泼可爱的。功名利禄,人情世故,一概与他们无关。从过去的小火炮,压岁钱,新衣新鞋,打仗打榜,到时下的红纸包,看电视,电脑游戏,公园景区。年前年后,好不快活!难怪古话说“大人盼莳田,小孩盼过年”哩!红嘟嘟的笑脸,乳香香的童音,令人好生爱怜呐!

年在哪儿?在梅雪争春的冬日里,在围炉煮酒的家园里;在眼花缭乱的市场里,在琳琅满目的年货里。

年在哪儿?在百花争艳的影视里,在五彩缤纷的电脑里。在西皮二黄的陶醉里;在吹笙引箫的享受里。

年在哪儿?在燃香祭祖的祈祷里,在翰墨芬芳的春联里,在爆竹礼花的氤氲里,在欢歌笑语的除夕里。

年在哪儿?在万家团圆的期盼里,在坚守岗位的奉献里,在血浓于水的亲情里,在炎黄子孙的基因里!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