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古村落的茶季

时间:2012-04-18 09:5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汪鑫玲 点击:

凌晨四点一过,千年古村已被现时代的闹钟、手机的铃声音吵醒。霎时间,整个村落活跃起来,各家各户窗中照明灯陆续亮起,开门的响声,男女老少的话语声,急促的脚步声在幽幽古巷中传开。多年来,茶季中的古村都以这种勤劳的生活方式开启每一天的新生活。

月亮还悬挂树梢,清清绵长小河里已响起棒槌的击打声,河埠边已早有村姑蹲踞浣洗。河水不再寂静,棒槌下也少了平日的“家里长家里短”,大伙儿只顾埋头洗着衣服。

天刚破晓,草草吃完早饭的村民们已分赴各家山头采摘新茶。四月的山川一改往日的寂静,满目青山,苍翠欲滴,鲜花吐艳,蝶飞蜂舞,莺歌燕舞,但茶农们无暇顾及,这些山野风景对他们来说,只怕是司空见惯了。

蜿蜒崎岖的山路向连绵不断的山脉延伸,走进一片茶园,跨过一道山坎,又到另一茶园,古村中的人们家家都有几亩上十亩甚至几十亩茶树地。当地有谚语:庄稼一年头,全靠茶来撑。村里人的收入百分之六十以上经济收入来自茶叶,故茶农在茶棵山上谈得最多的也是关于茶的话语。

中午已过,随着电动三轮车入村时响起的喇叭声,村里开始沸腾起来。远近茶山的村民几乎在同一时间要赶赴村里的大操场,也就是三轮车集聚停放处,开始一天中首次茶草交易。提篮的、背袋的,茶农将茶叶贩子围得紧紧的,在讨价还价中,卖完一家人一个上午的茶草。茶价卖的好村民总是手拿着钱边晃边走,收获喜悦溢于言表;茶叶没卖上好价的,钱就紧紧攥于手中,嘴里嘀咕着:上午的茶草摘大了,下午要拣小的好的茶叶采。当然,古村里茶农也会利用中午卖茶时间,端上蓝边碗盛着的满满一碗米饭来观看卖茶时热闹场景的。第一轮卖茶时间很短,前后也就个把小时不到的时间,因为大家还得赶往山头继续采茶。

都说:最美人间四月天,四月的天是美丽的,四月的茶山是醉人的,四月的时光又是走得最快的,当太阳滑过天空,躲进西山,将余晖洒向山林时,辛苦采了一天茶的人们这时也要收工了。暮色中的古村又开始喧哗起来,又一轮的茶草买卖让空旷的大操场再次活跃开。

随着村中茶叶市场的收滩,古村中的夜色越来越黑,越来越静,小巷中少了急促的脚步声;月色如水的天空,镶嵌着点点星光,笼罩着整个古村,即便是偶尔传来几声犬吠,也不会打破这安详的夜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