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难舍“徽州”

时间:2012-05-29 20:5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钟海军 点击:

上个月,有个可爱的老头走了。他叫胡云龙,享年85岁,属高寿了。他的身份有点特别,他是首任黄山市委书记,又是最后一任徽州地委书记。1983年底撤销徽州地区,建立大黄山市,这个华丽大转身,就在他的任上。从此已有866年之久的“徽州”便在中国销声匿迹了。这件事很多人不能接受,多少有点委过于这个老人。可老人亦很叫屈,退下来后一直说,当年他并没舍弃“徽州”,更没舍弃绩溪。只是还有一个叫谷牧的老头坚持,他没拗过,因他是国务院副总理。

这件事源于1979年邓小平来黄山视察时说的一句话“要把黄山的牌子打出去。”这确实是高瞻远瞩。随即省里决定成立县级黄山市,把黄山风景区与太平县绑在一起,归省直属。这一“直属”意味着,黄山不再属于徽州,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当时,胡云龙和他的同僚可是据理力争了的,他们可不愿做徽州的罪人。反对无效。于是策画成立大徽州市,留住黄山。可谷牧一锤定音,把大“徽州”变成了大“黄山”。从此倒了个个,徽州(岩寺)属了黄山。徐霞客有句名言:“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两层意思,黄山了不起,但黄山是徽州的黄山。我真不明白,突出黄山,就要舍弃徽州吗?难道只有华山这条路?

事情已过去近30年了,“徽州”这两个字,总常萦绕在我们的心里,一提起“徽州”便感到十分亲切。晚年胡适先生《口述自传》,开篇第一句就是“我是徽州人。”一种自豪感跃然纸上。我祖上不是徽州,但我家从乾隆年间迁居休宁,算起来已有十二代,因此,我从骨子里都以为我就是徽州人。徽州是块宝地、是个福地。它山川秀丽、绿水长流,历来少灾荒、少兵燹,人们安居乐业。在我心中似乎再也找不到比徽州更好的去处。有人说,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只不过改了名而已。其实不然,它们已与“徽州”剥离,这让人从感情上就会产生一些距离。人们不忘的是“徽州”、难舍的是“徽州”。

我常想,黄山能让人想起什么?就只有旅游,还有就是造成了地名的混乱。人本是要到黄山去旅游,却被拉到了屯溪。而“徽州”则不同,它有着太多的内含。

安徽建省,省名就是取安庆、徽州两府各一字而得。徽州历史比安徽历史更悠久。从这个角度,徽州的历史地位还用说吗。

徽商可是称雄明清商场三百多年,打开《三言两拍》,上面提到的商人多是徽商,自古有“无徽不成镇”一说。扬州之繁华,无人不知,那可是徽商的银子所堆就。现在竟有偷樑换柱者,硬要把“徽商”之“徽”解释为“安徽”,这真是贻笑大方了。即便从全省角度也只能叫“皖商”,几百年形成的概念偷换不得,何况是老子盗用儿子的招牌,实在不好听。不过这也正表明“徽商”称号之响亮,名声之盛。

徽剧,是产生于徽州一个古老的剧种。它当然不能与国粹京剧相比,可是徽剧可是京剧的祖宗。清代中叶,有人正是溶合了徽剧、昆剧的精华才创立了京剧这门无与伦比的艺术。

徽学,即便多数徽州人并没多少了解,但它是与藏学、敦煌学一起,被称为三大地方显学之一。全国有多少人倾心研究,每年都有大量成果问世。杭州、苏州、扬州或许都比徽州名声要大,但听说过杭学、苏学、扬学吗?没有。

中国是几千年的文明古国,记录文明离不开文房四宝。宣纸、歙砚、徽墨、湖笔,中有半数源自徽州。自古以来名流才子流传于世的书画作品,验证一下,无不是用徽墨涂洒而就。徽墨始创唐末,到南唐,李廷硅所制之墨已名扬天下,时有“千金易得,李墨难求”之说。

还有徽菜、徽雕、徽派民居、徽派盆景、徽州画派,等都因“徽州”而得名。“徽州”之内含谁能数得清,道得完。现在人们把他归结于“徽文化”,文化是一个体系、一种氛围。它的范围只能是原徽州府的“一府六县”,即便婺源归了江西、绩溪归了宣城,那儿的人也一直没有忘记自己是“徽州人”属“徽文化”这个范畴。

“徽州人”,古有朱熹、戴震,近有胡适、陶行知,皆名震宇内,蜚声海外。最觉得骄傲的是当今党和国家先后两个最高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祖籍都是“徽州人”。只不过,今天说起来总不那么理直气壮,因“徽州”已不在,真正论起来朱熹、江泽民,已属江西,胡适、胡锦涛,已属宣州。我曾突发奇想,倘若胡总书记回绩溪看看,除省、县外,有资格陪同的恐怕唯有宣州的市领导了,黄山市只有远远关注的份。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只能说是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其实,徽州虽已更名,但几十年来“徽州”与我们的生活依然是不离不弃。君不见市府大楼“做好徽文章”几个大字还在熠熠闪光!“徽苑”、“徽菜馆”满大街都是,黄山市推出的大形歌舞节目取名还是“徽韵”。特别是在黄山市境内,到处可见汤显祖那两句诗:“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这都说明“徽州”这个地域名称是根深蒂固的,人可以在文件上把它抹掉,但却不能把它从人们的心中把它抹去。到处以汤显祖的诗句作广告更能说明问题。其实,汤显祖是因对徽州存有误解才写出这首诗,“无梦到徽州”原意是不屑于到徽州来,当然后来他还是来了。今人注重的是大剧作家的名气,突出的是“徽州”,至于他的本意实在是可以忽略的。

不离不弃还有许多佐证,如“徽州女人”、“徽州文书”、“徽州方言”,还有“徽杭高速”等等。我忽然想,没了徽州,向后人解释这些要费多少口舌。改为“黄菜馆”、“黄杭高速”、“黄山方言”有人认可吗!黄有岐意,黄山也有岐意,而徽州却是唯一。

“徽州”终究让人难以割舍。三十年后还说不舍,那绝对是真不舍。只不过一介草民,舍又如何,不舍又如何?于事不仅无补,而且难免还会引来微词。可树老根多,人老话多,算是一吐为快吧!不舍是一种留恋,是一种情感,与我有同感的大有人在,从网上搜,竟有不少有身份的人一直在为“徽州”鼓与呼,说不定哪一天,“徽州”真会回归故里呢!等着瞧吧。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