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路亭——丢失的文化

时间:2012-06-13 14:3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钟海军 点击:

亭,是我国一种古典建筑,很受人们的喜爱。我觉得,亭可分为三类。

因欧阳修的文章而名扬天下的“醉翁亭”、因汤显祖的剧作而流传千古的“牡丹亭”、因辛弃疾的豪情而为世人熟知的“北固亭”,因杜牧的名句而得名的“爱晚亭”、与流觞和书法连在一起的“兰亭”、与精忠报国和千古奇冤分不开的“风波亭”等。这是一类,它们不只是名亭,而且是名胜。

公园中那各式各样,千姿百态的亭。它们几乎都没有名字,即或有也很少有人把它记住。因为它们没有文化也没有历史,连故事也没有。但它们都很华丽,在浓绿的树影中半遮半露,似隐似现。总觉得有些轻佻,好似在卖弄风情,撩人心怀。不过,尽管如此,因有了它们,公园为之增添了不少亮丽,游客也因之凭添了几分情趣。这又是一类,然而,它们终究只是一个点缀、一个陪衬。

这两类亭或名烁古今、或美丽诱人,但它们都已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亭,它们离“亭”的本义已经有了很大距离。古人曰:“亭,停也。”“停”字最初就写作“亭”,后人为有区别,才为“停留”的“停”加了一个单人旁。可知,古人造亭就是为了行走在旅途中的人能有一个短暂的停留之处,能有一个避雨挡风之地。它和无处不见的大小的桥梁一样,只是要为人提供方便。因此有路就有亭,无论是城乡的大路,或是崎岖的山道,总可见到它们的身影。亭和桥,原本都不是装饰,更不是摆设。这些亭是第三类,这类亭带给人的是温馨、是关爱。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这样的路亭多已不在,而公园的亭却依然熠熠生辉,令人多少有些怅然。

现在,我还会常常想起过去的那些路亭。它们的外观多朴实无华,几无修饰。或石砌、或木构、或竹扎,从不讲究排场。它们在亭的家族中,只能算是下里巴人,甚至有些灰头土脸。但它们热情好客,具有主人翁般的情怀。无论有多简陋,它的两边都会排列着长长的条凳,让路人歇脚之用;靠墙的一面也许还塑有一尊叫不出名的菩萨,和寺庙里的菩萨不同,它从不期望有人给它烧纸上香,它只是虔诚地祝祷来来往往的过客都能旅途平安;有的路亭靠山,或许会有人凿开石壁,让一丝泉水从石缝中缓缓流出,终年不竭;有的路亭没有冷水泉,则常会有一老翁或老妇在亭中摆上一个茶摊;盛夏之时,当路人大汗淋漓的走入亭中,捧一掬冷泉或接过一杯凉茶,习习凉风拂面吹来,那种惬意无可描述。我最喜欢正是这样的路亭。

在过去,野外最多的建筑就是各色各样的路亭。李白有词句,“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三里亭,五里亭就是短亭,七里亭、十里亭便属长亭。可知,亭与亭之间并无多少间隔。齐云山,九里登山道就有十三个亭。从月潭到五城不过十几华里,就有柳树、樟树、乌龟(实为碑)、双段、桥头五个亭。县城四周的亭,随便点一点就有:三里亭、新人亭、东干亭、和尚亭、关帝亭、舞萼亭、流塘亭、蓼山亭、呈金佛亭、观音阁亭、冷水岩亭、岭下亭等十多个,这些亭曾经和人们的生活密不可分。

很多古亭常有文人题对,颇有文采。有赞美眼前景色的,如溪口和村桥亭有对曰:“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有的对联很具匠心,如古城岩大路亭有联:“古城山上山城古,蓝水河中河水蓝。”上下联均为回文句,实属难得。俗话说,人生如旅途,所以有许多联句常含劝戒之意,如有对曰:“且坐为佳,到此何妨小憩;浮生若梦,劝君不必多忙。”还有一联:“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喝杯茶去;谋衣苦,谋食苦,苦中作乐,拿碗酒来!”这些联句很让人深思。休宁北源进城的路上有个东干亭,亭中原有一联:“因甚的,急忙忙,这般步乱心慌,果然负屈含冤,要往邑中伸曲直;倒不如,且坐坐,自会神休怒息,宁可情通理让,请回宅上讲调和。”这是劝人要以和为贵,遇事要三思而行,算得是一幅佳联。这个联句或许是赏识的人太多,在婺源回头岭凉亭、歙县斗山亭、太平仙源息讼亭都可见到,字面稍有不同,其意未变。过往之人品读了这些联对,确实能为之赏心悦目,倦意顿消。

古代,路亭还是迎宾送客的礼仪场所。官府接送官员,一般要离城十里,在十里亭摆宴迎送,以示尊重。所以十里亭也有接官亭之称。百姓送客也视情感深浅,或送至短亭,或送至长亭。《梁祝》有唱词:“十八里相送到长亭”。刘备送徐庶,“至长亭”还不忍相别,“送了一程又一程。”路亭显示的是感情、是友谊、是礼仪。

路亭,承载着悠久的文化,随着路亭的消失,这些文化也丢失迨尽。然而这正是历史的必然。流水落花,终会离去,崭新的一切则会不断扑面而来。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