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山谷林泉醉“山谷”

时间:2012-08-21 08:2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徐翀 点击:

在唐代诗人李白描绘的“奇峰出奇云,秀木含秀气。清晏皖公山,巉绝称人意。”的安徽省天柱山世界地质公园内有一著名景点——山谷流泉,青山环绕,幽林古寺,环境清雅,南面随溪开敞,似有吞吐潜河广野之气概,谷中大石累累,溪水潺潺,苍松翠柏,紫峰白云,风光秀丽。唐宋以来,文人墨客纷至沓来,或结庐酬唱,或勒石题名,留下了四百余幅墨宝石刻。宋朝大诗人黄庭坚就是其中一位,他曾在石牛古洞筑亭读书、饮泉赋诗、挥毫泼墨,留下了许多千古佳话。

元丰三年,黄庭坚改官知吉州太和县(今江西泰和县)。他从汴京乘船南下赴任。一路过盱眙、真州、金陵、铜陵、贵州、大雷口而抵达舒州。因其舅父李公择在舒州作官,一则探视,二则饱览山水。在舒州小住期间,结识了舒州的一班高人雅士,他们一边览胜探幽,一边谈诗论道。

黄庭坚游历潜山过程中,最令他流连忘返的是山谷流泉。在《潜山题名》一文中,他是这样记述的:“建康李参、彭蠡李秉彝、秉文、磁湖吴择宾、华阳丘楫、豫章黄庭坚,岁庚申,日小寒,过饭而西上潜峰,谒司命。所过道人寝区将十区,便房曲阁;所见山皆不同,辄有佳处。行憩宝公井,瞻礼粲禅师塔,坐卧傅岩亭下,下酒岛,归宿晓老生生堂西阁下,夜漏十刻所。”(《黄文节公全集》补遗卷第十)。黄庭坚被天柱山美丽景色所迷恋,他在山谷休息时,发现山上有山谷寺,为南朝梁代宝志禅师所首建;寺东北隅有禅宗三祖僧璨大师塔;其地又有祠祀道教中的“九天司命真君”。置身“仙境”的黄庭坚即兴赋词:“万水千山来此土,菩提心印传梁武。对朕者谁浑不顾,成死语,江头暗折长芦渡。面壁九年看二祖,一花五叶亲分付。只履提归葱岭去,君知否?分明忘却来时路。”当他看到王安石的六言诗刻:“水泠泠而北出,山靡靡而旁围。欲穷源而不得,竟怅望而空归。”和题记:“皇佑三年九月十六日,自州之太湖过怀宁县山谷乾元寺,宿,与道人文铣、弟安国拥火游石牛洞,见李翱习之书,听泉久之。明日复游,乃刻习之后。临川王安石”,当即挥毫步韵而作:“司命无心播物,祖师有记传衣。白云横而不度,高鸟倦而犹飞”(《题山谷石牛洞》)刊于石上。山谷流泉至山谷桥下,澄泓不流,形成天然泉穴,人称“摩围泉”,其旁石壁上镌刻着“山谷流泉”四个字。据史书记载,“始为流泉,今石四周,澄泓不流,亦名摩围。泉水清冽,酷夏饮之沁人心脾。烹茶酿酒,其味尤佳。”黄庭坚最爱饮此泉,亲题“摩围”二字于其上,并自号“摩围老人”,以不忘此泉。黄庭坚生平最喜读书,游山之余,每每小憩溪旁石上,诵读诗书,如醉如痴,乐不思归。今石牛古洞小溪右旁,伫立一亭,名曰“涪翁亭”(黄庭坚号涪翁),是明人为纪念黄庭坚在此读书而建,四柱八角,朱颜饰画,人坐亭中,可近看石壁题刻,远观涛走云飞,耳闻暮鼓晨钟,尽得林泉之胜。山谷流泉中有一方大石,形状酷似青牛,头、背、腹、腿,线条分明,跪卧溪畔,如饱饮清泉之后,昂首北向,谛听古刹钟鼓之声。黄庭坚骑上石牛,仿佛青牛驾他在山谷中行走,顿时诗兴大发,吟道:“郁郁窈窈天官宅,诸峰排霄帝不隔。六时谒天开关钥,我身金华牧羊客。羊眠野草我世间,高真众灵思我还。石盆之中有甘露,青牛驾我山谷路。”黄庭坚命人取来笔墨,用刚劲、潇洒的行书将这首《青牛篇》题写在大石上。在古洞石壁上至今仍保留着黄庭坚的题记石刻:“李参、李秉夷、秉文、吴择宾、丘揖观余书青牛篇,黄庭坚庚午小寒”。陶醉于山谷流泉的黄庭坚,虽身处世间,却已思接千载。人生的痛苦、仕途的艰辛、旅途的劳顿都已统统抛开,山谷流泉就是心中唯一让他快乐的世外桃源。他骑着石牛像仙人一样优游在山谷林泉中。时逢著名画家李公麟也在此作画,山谷与李公麟的交情深厚,老友重逢,分外高兴,当即赋诗赞曰:“李候画隐百僚底,初不自期人误知。戏弄丹青聊卒岁,身如阅世老禅师。”“李候一顾叹绝足,领略古法生新奇。一日真龙入图画,在垧群雄望风雌。”李公麟也欣然为黄庭坚画了一幅《鲁直坐石牛图》,画面生动传神,并请人刻于溪边石壁。在石牛古洞中他还写下了《题山谷大石》一诗:“畏畏佳佳石谷水,鼓鼓隆隆山木风。炉香四百六十载,开山者谁梁宝公”,可见黄庭坚对石牛古洞的林泉之胜,青睐有加。

舒州城北七里,太平山左原有一彰法寺,寺中有一擢秀阁,乃陈莹中读书处。陈于元丰二年中甲科,被当地引以为荣,庭坚与苏子平、李德叟登阁凭栏观望,城中楼观与城北山水,一览无余。当即题写“擢秀阁”三字,并作诗赞美说:“筑屋皖公城,木末置曲栏。岁晚对烟景,人家橘柚间。独秀司命峰,众口让高寒。松竹二乔宅,雪云三祖山。衰怀造胜境,转觉落笔难。苏李工五字,属联不当悭。”后又写下一首《寄题莹中野轩》:“开轩城市如村落,人似往时陈太邱。暄景半窗行野马,雨寒疏竹上牵牛。平生江海心犹在,退食诗书吏罢休。□□□□□□力,必知耆旧想风流。”

太平寺后有万松亭,山谷为篆其榜。后来并作伽陀六言《题万松亭》,寄刻山间石上:“天柱峰无心肩,郁郁高松满川。万身苍髯老禅,刳心忘义忘年。说法曾无间歇,松风寺後山前。四海五湖衲子,更於何处参玄。若觅向上关捩,灵乙石下流泉。太平堂中老将,家活都无一钱。会得佛头著地,不会佛脚梢天。”

天柱山东南玉照乡有一玉镜山,石壁皎莹如玉,望之如悬镜,一名玉照。庭坚也作诗赞美:“仙人持玉照,留在灊西峰。一往不返顾,尘痕废磨砻。想当光溢匣,云山叠万重。有井洌寒泉,照影互相容。得名未觉晚,学士古人风。持节按九城,乐此水一钟。税车束上饭,谈笑考百工。金瓶煮山腴,茗椀不暇攻。苏侯亦静者,疏凿济成功。排遣尘滓行,石奁清如空。能令水源浊,鱼虾来其中。生子岁月多,往往隐蛟龙。玉照不见影,盘桓蜗螺宫。一朝揭源去,枯渎草蒙茸。

在舒州城内天宁寨上李常供职的提刑司,建有“潜峰阁“,庭院内种植了各色花木果树,供人们公余欣赏。徐老医生和王翁禅师经常来这里作客,庭坚来时,正值梅花盛开,红花绿叶,在白茫茫的冰雪背景衬托下,十分好看。可惜绿丛中看不到黄柑了,询问缘由,原来是李常送给苏东坡了,东坡还以诗回赠:“我有同舍郎,官居在潜岳,遗我三寸甘,照座光卓荦。”庭坚听说后非常感动,立即作诗《题潜峰阁》记胜:“徐老海棠巢上,王翁主簿峰庵。梅蘤破颜冰雪,绿丛不见黄甘。”

短短的十几天时间转瞬即逝,雄奇灵秀的天柱风光让黄庭坚如痴如醉、流连忘返。由于赴任在即,黄庭坚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舒州,临别之际他还写了一首诗送给他的六舅李公择抒发此行的感受:“昨梦黄梁半熟,立谈白璧一双。惊鹿要须野草,鸣鸥本愿秋江。”意思是说他此行玩得很好,睡得很香,还梦见当了大官,获得重赏,其实自己的要求并不高,只要生活安定食用不缺就行了。这次天柱之游,使他忘却了因宦海沉浮以及妻室病逝带来的烦恼,精神上得到莫大的慰藉。他在《题潜山》一诗小序中满怀深情地写道:“吾家潜山,实为名山之福地。”在这里,黄庭坚把潜山看作是第二故乡了。从此,便以山谷、山谷道人自号。这个称号伴随了他大半生,也成了同时代及后世人对他的重要称谓。(安徽潜山县纪委 徐翀)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