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深秋红芋红

时间:2012-10-27 17:5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国强 点击:

深秋,我漫步在红芋地头。

秋野如画,遍地秋色遍地苍。一块块红芋地里的红芋秧虽然攀严了黄土,但却掩盖不住红芋秧根部拱堆的红芋,那一个个露头的红芋如同将要出生的孩子,亲密地相拥在一起,把土地顶出了裂纹,仿佛要笑问人间。此时此景,把我带入到了天真烂漫的童年时代。

我的童年,给我最深的记忆就是贫困,平常穿的衣服大多是哥哥换下的,补了又补,缝了又缝。吃的更为艰难,生产队里分的粮食是很有限的,那时的红芋是充当饱腹的粮食。每人每天的粮食,包括红芋都是有数的,我老觉得自己的肚子还有待‘填满’。家里能吃到充足的红芋,简直是生活中的一大‘奢侈’。有一次,邻居家二胖,在他家锅灶里烧了两块红芋,看到二胖剥开红芋皮后露出软软的赛过长生果般的红芋,肚肠饥饿的我忍不住夺走了一块,二胖一边追我一边喊,我还是大口大口地呑了下去。二胖立即‘告状’到我家后,母亲一边安慰二胖要还他红芋,一边骂着追着要打我。危急之中,我就绕着粪坑跑,不小心一头撞在粪坑边的树上,把脑袋撞了个疙瘩,母亲又心痛地搂着我哭了起来。

一个秋天的下午,放学后,我和小伙伴们看到流鞍河岸红芋地那拱堆、裂纹、露着头的红芋,经不住诱惑,就偷偷抠了两块,准备悄悄‘分享’烤野味,不料被看庄稼的老头追了上来。慌不择路,我一下子被摔倒在河边,两块红芋也掉到河里。伙伴们不忍放弃自己的‘劳动果实’,结果人赃俱在。他们一个个红着脸,低着头,老老实实地接受那老头的‘教训’。第二天,生产队召开社员大会,队长还点名批评了那几个孩子的家长。

上高中时,农村的日子没有起色,家里依然穷。每周用脚步丈量从学校到家里十多华里的土路,亲身感受到茫茫田野一年四季的轮回变化。每当秋季路过柔美、碧绿的红芋地头时,我便顿生一种快乐和得意的感觉,仿佛闻到了红芋的香味。待接着红芋后,生产队分给家里的红芋总是仅着我留好,一周就是一兜子红芋和红芋面馍和自家腌制的咸菜。带着到校后,把红芋装在自织的网兜里,然后放入学校食堂蒸笼里蒸馏,作为我的美餐。

土地到户后,村民的干劲得到空前的激发,新的发展机遇摆在每个人的眼前。那时,我们家和村里很多人家都种上了很多红芋,翻开土地,红鲜鲜一片,不管是蒸、炖、磨粉、下粉条、做杂面条,都好吃极了。风调雨顺了,土地高产了,村民的腰杆也硬了。从未有过的喜悦,洋溢在乡亲们脸上。每到秋季,家家户户都是丰收的景象,都增添了喜气,有的吃油糕,有的喝粉条汤,有的吃粉块,有的吃着凉粉皮喝着小酒,看着高高的红芋堆,满满的红芋片囤,满腹的欣喜都挂在眉梢。

红鲜鲜的红芋,充满了秋的情愫,点燃、张扬了秋的色彩,装点着秋的风景,红芋红,红了一季的心情,红了农家的日子。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