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百花齐艳

时间:2012-12-04 08:32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国强、赵子凯 点击:

 时间:现代春晚

地点:某镇文化站站长家

{人物}张百花:女,45岁,站长妻子

      陈文化:男,45岁,文化站长

      杜齐艳:女,28岁,县妇联主席

[布景]普通家庭客厅,摆设木柜、沙发,茶几、盆景、琴盒,拖把等,客厅正中墙挂书法中堂。

幕启:(合唱)

十八大精神传乡村,

村民个个喜在心。

文化发展又繁荣,

扎根沃土在基层。

[欢乐的音乐声中,张百花身系围裙,手拿毛巾,兴奋地从内屋上。

张:(唱)门外锣鼓打得咚咚响,

    闹得我百花心发痒。

    迎春联欢正彩排,

    我也要上场亮亮腔。

[正欲练嗓,突然手机彩铃响起,张百花拿起手机,——喂,你好!哦,你是找陈站长啊?他没回来呀,嗯……嗯……嗯……,怎么?他的手机打不通?好,好,那等他回来我一定让他抓紧给你回话,好吗?好,再见!这个陈文化,不知道又上哪去了。(看着手机时间对外白)恁看,这就快到十九点了,饭都凉了,人还没回来,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我给他打电话。(拿起手机)喂,喂,喂……!(电话里传出语音提示:‘您好!您打的电话已关机。’)关机!这人上哪去了呢?你看,就这一个文化站长,看起来比书记、镇长还忙哩!

(唱)人都羡慕我张百花,

嫁到文化干部家。

其实是——

窗口外面吹喇叭,

有谁知——

忙碌起来似苦瓜。

哎,虽然跟他二十多年了,我们也是离多聚少,总觉得没有享受过一天清闲,整天我忙了家里,有时间还要帮他忙到镇文化站,甚至村文化室。自从省里实施民生工程以来,全镇建设农家书屋14个,实现了“农家书屋”村级全覆盖。每个“农家书屋”藏书都在2千册以上。涉及政治、历史、科普、法律、文学、教育、医学、农技、少儿等多方面,书屋里的书籍、音像制品、报刊、杂志等等,种类繁多,整天开放,最近从征求群众的意见薄上看出,才基本上能满足群众看书的要求。根据十八大会议精神,将“农家书屋”工程与科普宣传下乡、计生宣传、农民远程教育和党报党刊工作有效结合,通过多功能文化平台,促使“农家书屋”逐渐成为村民提取知识的“储蓄所”,农民增收致富的“参谋部”,群众精神生活的“粮食库”,这对推动农村文化阵地建设和新农村建设,也确实是一件大好事。可是这么大的一个镇,文化站里的工作主要靠陈文化一个人,也的确不容易。(语渐加快)今天要摄影、采访,明天要发布新闻;这里搞体育比赛,那里搞联欢、演讲;还有普法宣传、文物普查、文化市场、计划生育、旅游开发等等工作,一大摊子!让我数都数不清。其实文化站长就像“万能油”,哪里用着涂哪里,涂到哪里都发光!哎!他也真是个该忙碌的命啊!

(唱)俺那丈夫陈文化,

既会唱来又能拉。

书画医学都在行,

计算机操作也顶呱呱。

恁看俺屋里墙壁上

荣誉奖状满满挂,

件件事儿我都称心,

(由喜转怒)哼!想起来又让我心里气成一个大疙瘩——

(唱)你乍只讲事业不顾家。

我一人在家忙里又忙外,

累得我四肢都发麻。

[手机彩铃响。拿起手机:喂!你好,你,你是?什么……什么?“肚脐眼”?新调到县妇联的?我知道了,他还没回来呢。好的,他回来后我告诉他。(气愤地将手机扔地桌子上)你们看,妖里妖气的(学杜齐艳声调)‘喂,您好,陈站长在家吗?请你转告他一下,我在齐艳歌舞厅等他。’呸!肚脐眼,肚脐眼!不要脸。(气愤地一边拿起拖把使劲地拖地,一边接着说)你说这改革开放后又出现一些新名词:什么男人包二奶,泡妞,争风,吃醋,戴绿帽子;女人包二爷,泡哥,争艳,齐艳,红杏出墙等等;过去人都说:‘男少露皮,女不露脐’,你看刚才一个自称是新来到县里的妇女主席,公开的暴露无遗——我叫“肚脐眼”。真让我听不惯,难以接受。(手扶拖把拖地)[陈文化身着休闲服,欢快地走圆场上——

陈:(唱)十八大精神放光芒,

照得我心里亮堂堂。

快把喜讯带回家,

与我妻子共分享。

(兴奋地敲门)百花,百花!快开门啊。

张:(爱理不理地)开门,啊,啊——嗟!

你还有这个家吗?

陈:你今天是怎么回事?

张:怎么回事?你还不知道吗!?

陈:我知道,我知道啊!

(唱)春风吹来百花香,

十八大绘出蓝图谱新章。

文化繁荣大发展,

新农村建设换新装!

(白)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明天省里送戏下乡,镇里还让咱们准备一个节目呢。快准备一下,咱们排练去!

张:排练去?

陈:[见妻子有发愁的神态,便拉着妻子的手

唱:‘哪一年的雪花飘落梅花开枝头,

哪一年的华清池旁留下太多愁,

不要说谁是谁非感情错与对,

只想梦里与你一起再醉一回……’

张:对!你和她再醉一回吧!

陈:和她再醉一回?她是谁?

张:是谁?你比我心里清楚。老虎戴数珠——假充善人。

陈:哎呀!我怎么假充善人?你怎么说我学坏了?她到底是谁?

张:是和你约会的——那个女人!

陈:(激动地)那你怎么知道的,她刚才打电话了?

张:(对外白)恁看!这快不快,那个叫“肚脐眼”的女人才调来两天就和陈文化挂上啦。难怪贵妃唱“爱恨就在一瞬间,举杯对月情似天”。看来这恋人之间情感的传递,要用光速来计算。

陈:你乍和她讲的?

张:你和她还不是提前讲好的?

陈:对!我和她提前讲好的!

张:(对外白)我没猜错吧!看看!他与她这情来情去——定主淫!结果还是:水桶里插棍——拔掉没印。(对陈质问)你和那个肚脐眼是不是产生了爱情?!

陈:哎呀!爱情不是一颗心去敲打另一颗心,而是两颗心共同撞击的火花。

张:噢——你和她约会,两颗心共同撞击出火花。(对外白:看起来爱情才是婚姻的内涵,婚姻是爱情的外观)。你和她之间必定是大狗熊耍扁担——有一套。

陈:哎呀!你不了解她呀!她是咱们县里新调来的妇联主席,名叫杜齐艳,杜是杜仲的杜,齐是齐心的齐,艳是鲜艳的艳,知道了吧,她是催我们俩去齐艳歌舞厅参加晚会彩排的,哪里是什么约会呢。

张:我管她是什么“箱里”、“县里”、“日本”、“苏联”主席!我就像中国的钓鱼岛:铮铮铁骨,毫不退让,对于一个民族,一个女人来说,没有比尊严自主独立更重要的。

陈:哎呀!你乍还上纲上线呢?

张:不是上纲上线!我就听她那腔调不入耳(学杜齐艳声调)‘陈站长在吗?我是肚脐眼,请你转告他一下,我在齐艳歌舞厅等他——我越想越来气。’

陈:我不是给你介绍她了吗?

张:介绍她了,你和她博得多妙啊!简直是“船过水无痕”。我不听你那一套!你原来天天深更半夜才回家,是和她偸情去了。

陈:哎呀!你真是尿尿用筛子——过的细啊!你想过没有,我整天日忙得屁都放不圄囵,哪还有心思偷情啊?!

张:哎呀,呀——呀!鼻孔里边插大葱——装的像(象)。那你刚才上哪去了,打你手机你不接,你说呀!

陈:我哪是不接呀,是因为在站里忙于写标语,歌舞厅又要我去指导彩排,我写好标语后,又急等着上厕所,急忙之中,手机偏偏掉到厕所水泥地上,摔得喇叭没音了,我又急忙到修理手机铺修理,当时兜里还是你给我留的伍拾元,修好后,我付给修理师贰拾元就急忙走了,现在还有叁拾元。你看,是不是叁拾元。

张:哎呀!是这么回事?你不是在骗我?

十八大会议精神其中反腐败“零容忍”,我决不能容忍你在作风上有腐败现象。

陈:(不耐烦地)哎——

(唱)百花说话太天真,

为夫对你一片好心。

咱们整天都这么忙,

你乍还——

胡思乱想冤枉人!

张:(唱)冤枉人,冤枉人?

干活累死我都不怕。

我就不能见你有外心,

更不能——

让你再找那个野女人。

陈:你,你,你——我一时也和你说不清楚,快到点了,咱们快点去吧?我换一下衣服。(进屋更衣)怎么越来越不理解人?

张:(埋怨地反驳)你理解人,家里的事你问过吗?这门头差事,油盐柴米,小孩上学,洗衣做饭,不都是我一人撑起来的吗?我感冒发烧,家务事你替我干过吗?你只顾自己快活、开心,管过我的死活吗?!

陈:(从内屋走出)走吧,快到点了。

张:哎呀!恁看他今天打扮得多像个新郎官。看起来真是和杜齐艳约会。(进一步对陈咆哮)你真的和杜齐艳约会!

陈:你今天是不是脑子里进水了,乍胡言乱语……(手机彩铃响起,陈欲接,被张拦住——

张:又是那杜齐艳的电话,我就不让你接,急死你!

陈:你不去,我去!

张:[拉着陈的手,被陈推倒在地,便大哭起来——恁都看,这镇干部现在还使用家庭暴力,这日子让我乍过啊……

(唱)我嫁到恁家二十年,

你从未打过我的身。

如今你迷上了杜齐艳,

转眼不把我当成人。

你就这对待我,

让我乍还有脸再出门。

哎呀呀——

让我乍还有脸再出门……

陈:你这样乱叫胡喊的,外边人还以为咱们家出多了大事呢!

张:(边哭边喊)恁大家都看看,这事还小,他连家都不要了,迷上了那个肚脐眼哪——

陈: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身正不怕影子歪——我没有恁些时间跟你讲。(陈欲走,张拿起拖把急拦——

张:今天你不把你和她的事说清楚,再想和她约会,就等于——骆驼钻鸡窝——没门。

陈:杜主席是从县里来的,是为了文化下基层。为了指导我们镇里文化工作来的。

张:你说的再好听,我也不能让你去找那个杜齐艳!你要去我今天非死到你手里。

陈:(看看手机)这就快到点了,我哪能失约。我得去!

张:你就是不能去!(一边说,一边推打陈,陈后退让步,无可奈何地围着方桌转。厮打中,陈站长隐藏到柜子里,杜齐艳手提公文包上——

杜:初步了解陈站长,

工作主动事业心强。

今晚舞厅排节目,

为何迟迟未到场。

打他手机无人接,

让人等的心发慌。

哎!是不是他家里有啥事,我得亲自到现场。[附门听见有吵闹声,急敲门——

(边喊边敲门)‘咚咚咚,咚咚咚!’屋里有人吗?屋里有人吗?(陈听见有人敲门,慌忙从柜中出来,惊慌之中,脚绊在桌子腿上摔倒在地,“哎呀呀呀”地呻吟着……张把陈扶起又关在柜中。

张:活该!(听到敲门声)肯定是那个肚脐眼来了,(咬牙切齿地)我今天不剥她的皮,我都不姓张!(抓起拖把,怒气冲冲地开门后,吃惊地——

杜、张:(合白)哦,你是……?

杜:你是嫂子吧?

张:(对外白:第一次见面就会套近乎,就会忽悠。忽悠吧!忽悠——)不敢当,不敢当。

杜:嫂子你这是什么话呀?我们年轻人说话欠思忖,望嫂子多多包涵。

张:(对外白:恁看她多会忽悠,忽悠,接着忽悠。)

杜:我叫杜齐艳——

张:我知道你是肚脐眼!

杜:我叫杜齐艳,是来协助陈站长工作的——

张:(对外白)恁看!一到这就公开携住陈站长,你还抱住他哩!

杜:嫂子,我是新调到咱县里来的。从开展群众文化工作的角度来说,我和陈站长是同行。

张:(对外白:呸!她肚脐眼多会套近乎,和俺当家里是同行,同行才是冤家呢!)

杜:嫂子,今后咱们都是一家人呐!

张:对对对!一家人,一家人!(对外白):恁看!我就知道她肚脐眼要当陈站长的小老婆,这回明摊牌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皮笑肉不笑说)说:快进屋里坐。

杜:嫂子,陈站长一提起你总是心花怒放,喜形于色。你不仅长得俊丽、灵秀,而且还聪明、文明,真让人羡慕。

张:哪里,哪里,哪有你年轻漂亮,你才让人羡慕呢![杜亲切地将张搂在怀里,张欲脱开,杜发现陈在柜子里,会意地“噗哧”一笑——

杜:哎呀!嫂子,陈站长怎么到柜子里去了呢?

张:哦……(对陈说)县妇联主席来了,还不快出来!

陈:(一边揉着头,一边哭笑不得地)说:杜主席请坐。

杜:刚才你们在干什么?

陈:(抢着)我们在排练柜中缘时。她非要来个快节奏的,我一不小心,一下子绊倒在地上,她非让我快点还排,我故意和她对抗,就在柜子里不出来,看她一个人咋排柜中缘。

杜:(詼谐地笑)爱情的音符,比钢琴弹的还美妙。我没猜错的话,你一定是在演双簧戏吧!哎,嫂子,我真羡慕你们这个家呀!

(唱)郎才女貌配成双,

志同道合奔小康。

丈夫热心干事业,

妻子内贤做榜样。

计划生育当模范。

夫妻互敬又互让,

文明之家多美满,

恩恩爱爱真吉祥。

张:哎,杜主席呀!

(唱)不讲恩爱我不气,

提起恩爱我气在心里。

过去他真心对待我,

如今他忘恩又负义。

杜:嫂子,陈站长不会……

张:主席呀,你不是不晓得,这几年随着经济市场的渗透,社会风气也有很大的变化,一些男人总是爱去那些不干净的地方,俗话说得好,近朱则赤,近墨则黑呀!

(唱)他时常深更半夜才回家,

分明是不爱家妻爱野花。

即便是花言巧语忽弄我,

也难解我心中的大疙瘩。

陈:(无奈地辩解)杜主席,你看是不是他脑子进水了!

张:你脑子才进水了呢,你是被那肚脐眼的给迷住了……

杜:(不解地)什么‘肚脐眼”啊?

陈:刚才,可能是你打电话来,催我们到齐艳舞厅参加彩排,我怎么跟她说,她也不相信,硬说有个叫肚脐眼的女人邀我约会。

杜:(哈哈大笑)嫂子,你误会了,我不是“肚脐眼”,我叫杜齐艳,是县新来的妇联主席。我刚才打不通陈站长的电话才又打你的电话,是催你们参加彩排。对不起!让你误会了。

张:是呀,是我误会了……

杜:嫂子,你听我说:

(唱)春风吹来百花齐艳,

文化繁荣大发展。

鼓乐奏得震天响,

忙这忙那——

忙坏了文化站里陈站长。

陈:明天省里送戏来,

城镇互动共联欢,

你晚邀你去彩排,

献上节目捧捧场。

张: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杜:陈站长,是好样,

一心扑在事业上。

思想坚定身子正,

哪会喜新厌旧寻新欢!

陈:这回清楚了吧?

杜:嫂子,要怪,就怪我吧!

(唱)妹妹我从县乍来到,

民俗风情懂的少。

今天的事,

是怨我和你没沟通。

有谁知,

一场误会闹得真不小。

陈站长,为人好,

工作积极热情高。

遵纪守法作风正,

这一点,

我敢为他打保票。

张:(对外白)这杜主席真是屁股上面挂暖壶——有一定的水平(瓶)。(惭愧地握住杜的手)我的好妹妹呀!

(唱)百花我平时少习文,

良莠不辨是非不分。

错怪了主席和丈夫,

心胸狭窄是罪人。

从今后,

立志当个好助手,

夫妻双方共建文明新农村。[张羞愧地拉着陈的手——

杜:(高兴地噗哧一笑)嫂子,好姻缘棍棒打不散啊!时间不早了,咱们快去歌舞厅彩排吧?!

张:那你们俩去吧,我就不去了。

杜:那怎么行呢?一定要去!镇里还请你俩为大家表演节目呢。

陈:那我们三人合唱一首《同是你我她》好吧!

张、杜(合)那好!(唱)

你在海之角,我在天之崖,

风从远方吹过来多少知心话.

人间虽广大,同是你我他.

我们共唱一支歌海角那个连天崖。

哎约.哎约咿呀儿约喂.

我们共唱一支歌海角那个连天崖.

不必曾相识,只要情无暇.

千山万水总相依长路在脚下,

人间虽广大,同是你我他.

我们同唱一支歌友谊那个开鲜花.

哎约.哎约咿呀儿约喂,

我们同唱一支歌友谊那个开鲜花.

轻轻来呼唤,八方有回答.

情谊深深隔不断梦里常牵挂.

人间虽广大,同是你我他.

我们共唱一支歌朋友那个遍天下.

哎约.哎约咿呀儿约喂.

我们共唱一支歌朋友那个遍天下,

哎约.哎约咿呀儿约喂,

我们共唱一支歌朋友那个遍天下。

 [三人在微笑中落幕。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