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跑调的美丽

时间:2013-01-02 09:19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国强 点击:

茶余晚餐后,正持琴练曲的我又听到邻居老崔在家咿咿呀呀地唱了起来:‘十八大精神传乡村,村民个个喜在心,文化发展又繁荣,扎根沃土在基层......’,这‘未成曲调先有情’的台词,让我感受到天空一样辽阔、旷远的豫剧所营造出来的氛围,急以伴奏却对不上D调和#D调。显然是老崔唱跑了调。

曾教过音乐课的我,在课堂上听到学生唱歌跑调时,总是要给予纠正。可眼下虽然知道老崔唱的跑调、五音不全,我只是个人感到一番好笑。好几次听烦了,见面了想问一番,可每次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我真心怕打消了他的积极性。老崔每天哼着小曲,乐在其中,怎能剥夺他快乐的权利?况且他唱得台词又是前几天在黄岭村农民俱乐部赛戏台上他自编自演的内容,又是对党的十八大会议精神的歌颂。

老崔部队转业到了镇广播站,干了几年就退休了。儿女的住地和他们相隔较远,经常和老伴逛一次文化站、图书室、俱乐部,其余时间都是在家自娱自乐地唱家乡戏。前不久村农民俱乐部组织农民演出节目,左邻右舍的,大家都不太好意思第一个表演,一直干坐着。拉手风琴的侯老师说:“崔站长,你就带头来一段吧。”老崔清了清嗓子,说:“好,那我就先来一段了”便翘起兰花指,亮出了他的花腔小调。大家伙儿先是一怔,继而忍不住个个笑弯了腰,蒋嫂子笑得直叫肚子痛。老崔唱完了,一本正经地说:“我这是抛砖引玉,希望大家能表演更好的节目。”这时大家也都放开了,唱得唱,跳得跳,一张张笑脸像花儿一样绽放,洋溢着新时代的幸福和美满。

自从那次联欢会之后老崔便成了黄岭集上的大明星,那受欢迎的程度简直不亚于“赵本山”,谁见面了都要咧嘴和他打声招呼。本来不是太支持他唱的老伴和儿子也给他买来了VCD、DVD让他没事在家练唱。

上周末的晚上,我正吃饭,忽然听到老崔家传出了咿咿呀呀的哭诉声。我吃了一惊,以为是老崔和老伴又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了。我胡乱扒了几口饭就出门去劝架,却见对门的小张正站在门口怔怔地听呢,我也认真聆听:‘西拉嗦——嗦米来刀西拉嗦——嗦拉刀来......’原来是老崔在用嘴演奏豫剧二八板中的过门,夫妇正在排练《花木兰》中的刘大哥讲话理太偏的一段。“这唱腔真是如泣如诉啊!”我和小张相视大笑,直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日子久了,老崔那跑调的唱腔竟成了当地戏迷的一种牵挂,每过一段时间就有很多群众到农民俱乐部要求说:“组织大家唱一唱吧,让老崔上”。其他乡亲们也开始慢慢地放开了歌喉,有唱红歌的,有唱地方戏的,还有唱时下最新流行歌曲的,大家各得其所、乐在其中。

看着乡亲们歌唱时快乐的如同娃娃一般,一向喜欢歌唱的我对歌唱更加热爱、着迷。我觉得那五音不全、跑调的唱腔、嘎声大嗓的歌声不仅仅抒发了群众盎然向上的姿态、对新生活的热爱,也阐述了一种浅显的人生哲理和跑调的美丽。快乐是不分年老年少的,快乐象阳光一样照在每个人的头顶。一颗不老、充满热情的心,总能让平淡的日子充满快乐的芳香,总能在夕阳的光辉里发出夺目的光彩。

临泉县黄岭镇文化站陈国强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