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关于书的一些事情

时间:2013-01-22 21:0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兆基 点击:

与书有关的事情,不外乎买书、借书和读书。

因为喜欢读书,所以我特别爱买书,中青年时代还称得上“买书狂”。一到星期天,就骑上自行车往县城跑,在新华书店里一泡就是半天甚至一天,然后买上十几二十本自己中意的书,乐悠悠地回家。那时工资极低,每月才四十几元,照理买不起那么多书,好在当时书价极低,只有现在的百分之一,一本书只不过几毛钱,5元钱买的书就让你无法徒手提回家。只可惜当时没有钱,更没有想到物价飞涨得这么快速,如果当时有较多钱,而且能预见书价的飞涨速度,肯定会见书就买,那么现在就可以开图书馆,甚至会因书籍增值而发财啦。

买书自然与爱读什么书有关。古今文学名著、诸子百家、历史著作这类书,我也和所有喜欢读书的人一样,是必买不可的。另外,我还特别喜欢杂文和古代野史笔记之类的书,同样也是设法要买的。只是因为县城不大,和我同样喜欢这两类书的人非常少,所以本地新华书店基本上不进这两类书。好在我所任教的中学是省重点高中,有机会去一些大城市的学校参观学习,所以我也能够借此机会多买一些这两类书。

上世纪80年代,学校组织高三教师去上海听过三次课,这为我大量购买古代野史笔记提供了机会。那时上海福州路有一家很大的古旧书店,古代野史笔记特别多,价格也便宜至极,一般每本只卖5毛到1元。机会难得,于是我趁机“大买特买”,每次都要买上上百本。这么多书很难拿,于是我就从普通商店讨几个纸箱装上,用从家里带去的麻绳捆扎好,其中两箱连在一块,像旧时背褡裢一样挎背在右肩上,然后两只手各提一箱,步履蹒跚地来到火车站,在同事的帮助下上了火车,艰难地把我的这些“宝贝”弄回了家。虽然一路上十分辛苦,但是摸着翻着这些书,心里的快乐只有我自己知道,别人是无法分享的。

买书也会遇到尴尬,对我来说,主要是身上钱不够,看到不少好书,十分想买却因为没有钱而无法买,这时心里的苦楚简直无法形容。但是也有一次遭遇让我有点哭笑不得。有一年,我听说著名杂文作家冯英子的杂文集《相照集》出版了,就马上去书店买。可是营业员误以为我买的是有关照相摄影的书,竟然给我拿来好几本摄影书籍让我挑。我很无奈,只得请求自己去找,终于幸运找到了。不过我见过别人买书时遇到的情形更尴尬。有一年暑假,我去省城改高考卷,结束后去书店买书,看到一位老人要买一本《艾青诗选》,就弄得这位老人十分难堪。那时书店还没有开架卖书,买书的人把要买的书名告诉营业员,再由营业员拿出来,买的人付钱后才给书。当这位老人把书名告诉一位女营业员后,没想到这位女营业员大笑起来,说:“老人家,你都这把年纪了,还来买《爱情诗选》,就不怕难为情吗?”老人顿时气得脸色通红,但他还是平静地说:“小同志,你搞错了,我不是买《爱情诗选》,而是买《艾青诗选》。”可是这位女营业员仍然说老人买的是《爱情诗选》,继续嘲讽老人,于是发生了争执。这时我看不下去了,就对那位女营业员说:“这位老人家买的是著名诗人艾青的诗选,难道你连这么著名的诗人都不知道吗?”这时旁边许多顾客也七嘴八舌地指责那位营业员,她才很不高兴地去找出了老人要买的《艾青诗选》。

与书有关的事情还有借书。我任教的中学是所百年老校,藏书相当丰富,在同级学校中是首屈一指的,因此我的借书基本不存在问题,只要学校图书馆里有的书,我都借得到,而且都是自己进书库选取,十分方便。但是有一次我却在别处看到了借书者遇到的尴尬。有一年,我到省城某大学看望一个老同学,顺便去看了我的一个在该校历史系读大三的学生。这个学生告诉我,他准备考研究生,基本定向是主攻东汉史。我对他说,研究东汉史,《后汉书》是必读书,而且要精读,应当去借一部《后汉书》逐字逐句地读。于是他马上要我陪他去图书馆借《后汉书》。大学图书馆借书,学生是不能进馆自取的,必须写借书单交给管理员,由管理员按照单上书名取出。我的学生填了借书单,没想到管理员入馆后近一个小时才出来,告诉我的学生说:“我校图书馆没有这本书。”我听了大吃一惊,堂堂一所高校居然没有《后汉书》,那还叫什么大学图书馆?于是我的学生请求由我陪他自己进去找,结果一到史籍书架边,一眼就看到《后汉书》一溜儿排在那里。我们拿来书给管理员登记,她竟吃惊地说:“你原来是借这部书啊,可是你单子上写的不是这部书呀。”啊,我明白了,原来单子上写的是简化字,而书名还是繁体字,这位管理员是因为不认识“后汉书”三个繁体字,才出现这种不是笑话的笑话。

这三件关于买书和借书的尴尬事,让我颇有些感慨。卖书和借书,看起来是很普通的工作,却也应该有相当知识才可胜任的,不仅要有一些与书有关的知识,而且有些工作还需要认识繁体字,否则难免会出现麻烦或闹出笑话。有一段时间,我经常向人民日报海外版投稿,采用率比较高,原因之一大概是该报全部用繁体字出版,而我掌握了这个特点,写的稿件也一律用繁体字书写,为编辑省去了不少“翻译”的工夫。由此我又想到,如今很多青年学生都想去香港、台湾求学,但他们可曾想到,这两个地方至今仍然使用繁体字,如果去了以后,一个繁体字都不认识,学习道路上岂不是又多了一只拦路虎吗?

关于读书,我也许又与某些人有点不同。古人说:“不为功名始读书。”因此我读书从来没有功名意识,只求乐趣,所以读时注重广泛渋猎,喜欢读杂书,尽量扩大读书量和读书面,很有些不求甚解的味道。我这样读书,精和深根本谈不上,但乐趣则多之又多。说到实际运用,我的读书仅仅有两个用途,一是教书时可以随时插说很多相关知识,从而调动学生学习兴趣,拓展学生的知识面,无形中提高教学效果;二是休息时多一些聊天的“资本”,可以漫无边际地跟别人谈天说地,使自己的心态始终处于平和、淡定和乐观的状态。我总认为,普通的读书人和那些有天赋或者有心要成就大事业的读书人应该有些区别,普通的读书人读书,首先必须爱读书,但同时不能有功名意识,“乐而知之”,孔老夫子的这个教诲应该成为我们这些普通读书人读书的基本原则。

如今我已是古稀老人,但是我读书的兴致非但未减,反而剧增了。退休在家,没有种花弄草等特殊爱好,更不沾打牌赌钱等任何恶习,除了读书,我还能做什么呢?反过来说,我能够天天读书,乐趣都在书里,不就自然而然地排除各种不良习气的诱惑了吗?

读书好,读书乐,年轻人要读书,老年人更要读书。



顶一下
(1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