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鹊桥仙·叹家母劳苦一生

时间:2013-01-25 08:1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刘平贵 点击:

家母人生经历苦难颇多,爱讲故事。她说世上有多少人,天上就有多少星,每人都是天上的一颗星,亮度不一样,她自己是一颗“苦人星”……

李氏血脉,志气刚烈,少小绝食放脚。日寇侵华山河破,三千里路云和月。

八年抗战,白沙暂住,几多风雨霜雪。往事如烟辛酸泪,劳苦一世留名节。

释义:家母李荣芝出身合肥李氏旺族,志气刚烈,少小绝食五天抗争放缠脚。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日寇在南京进行大屠杀,她携全家老小逃难,溯江步行,至重庆投家父,祖母小脚,二姐尚在襁褓中,每天行程50多里,走了二十多天,行程三千多里。八年抗战期间,在嘉陵江畔白沙沱安家居住,家父忙于战时军运,工资低,全家生计靠家母做油盐酱醋茶生意维持,进货全靠她身背,非常辛苦,熬过了八个年头。纵观家母一生经历苦难,以及她说过一些寓意极深的话,自栩“苦人星”,竟成签语。我终生难忘的几件事是:她嫁到刘门,备尝艰辛,家父在外上学投军抗日,她与婆母靠作鞋卖维持生计,纳底上绑到做成,一双鞋耗工半天,日夜不停,一天做两双。我十五岁时,家父病逝,家母在码头搬运落水,下体受伤,被工友救护送回。我知道后从县二中飞奔回家,见她卧床,脱下衣裤有血迹,我哭拜在地说:“妈,我长大了,不上学了,让我干活养家吧!”她断然拒绝说:“不行,你才十五岁,必须读书!”并立命返校,我要把地上血衣裤洗了再走,她都不准,摧我快走。她事后对我解释说,只要我上学长进,这就是她的精神支柱,她不怕苦。1963年,我中专毕业去外地工作,临别时她擦去我脸上泪水,嘱咐我别恋家,虚心学本事,努力报效国家,铭记祖父“忠义传家”遗训,还说“看着把你培养成人工作了,我很满足,我再活个十年八年就够了。”最后一句也成签语。十年后,家母病逝,临终前她又说“我自知不起,曾有人测算我临终时仅一子送终,今有你兄弟俩在此,我心安矣。”岂料,这“一子送终”又成签语。次日,我兄弟俩床前日夜共同守护,她精神尚可,至夜,弟陪大姐下河洗衣不到十分钟,她突然要咽气,急得我着人立唤弟急回,待弟赶回,她已咽气走了。唉!这人世间之事也真奇妙,有些事的确难解。

注:作者刘平贵,安徽巢湖人,辛亥革命后裔,辛亥后裔(陕西)联谊会副秘书长,中共党员,退休干部,陕西省水文局原副局长、高级工程师。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