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两首客观的咏钱诗

时间:2013-02-04 07:59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兆基 点击:

历代的咏钱诗不少,但多包含贬意,借咏钱来嘲讽政治的腐败和道德的沦丧。可是钱作为货币,作为交换的媒介,作为通货,它是社会经济关系的产物,其本身并没有罪过,相反还有贡献。明代的大画家沈周和清代的名诗人袁枚,对钱的特殊功能和广泛用途有比较全面深刻的认识,从而写出了与众不同的咏钱诗,对钱作了客观的评说,值得一读。

沈周诗云:“个许微躯万事任,似泉流动利源深。平章市物无徧价,泛滥儿童有爱心。一饱莫充输白粟,五财同用愧黄金。可怜别号为赇赂,多少英雄就此沉。”诗写得十分平实,既肯定了钱在生产、流通和消费领域里的重要作用,又说明了不能正确对待钱的危害。钱体虽然微小却能够“万事任”、“利源深”和“有爱心”,对人们的生产、生活十分有利有用,是不可缺少的。但是它既不能当粮食食用,也抵不过黄金,特别是一旦与赇赂结缘,更会使诸多英雄沉沦,堪称如实评判。

袁枚诗曰:“人生薪水寻常事,动辄烦君我亦愁。解用何尝未俊物,不谈未必是清流。空劳姹女千回数,屡见铜山一夕休。拟把婆心向天奏,九州遍设富民侯。”袁诗虽然深奥一些,但讲清楚了对钱的正确看法,颇有些辩证法。袁枚认为钱的关键在于“解用”,即正确利用,因此不必不谈,也就是说,谈钱者未必是小人,不谈钱者未必就是清流。诗中还用了西晋王衍“口不言钱”、汉永乐太后生性爱敛钱和汉邓通贪钱自败三个典故,说明讳言钱并非清流和贪钱必自害的道理。尤其是诗中还强调了谈钱论钱务必以富民为宗旨,为解决人生的“薪水寻常事”,整个九州都应“遍设富民侯”,解决民生问题,钱才真正发挥其作用。这种对钱的见解又比沈周深入了一层。

钱能利人又能害人,但这种利或害完全在人自己去把握,与钱本身毫无关系。沈周和袁枚这两首咏钱诗,讲的就是这个道理。因此,这个通理对于当今处于商品经济大潮中的人们,仍然有着很深的启迪和教益。



顶一下
(20)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