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打包

时间:2013-02-05 20:3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兆基 点击:

在饭店请人吃饭或被人请吃饭,散席时如果剩余的菜肴或果品较多,就用饭店提供的塑膜盒盛着带回家,这就叫作“打包”。我是个退休多年的普通教师,社交很少,因此很少请人吃饭或被人请吃饭,偶尔有机会在饭店吃饭,也曾打包过。不过都是在一般小饭店打包,没有在星级酒店打过,因为我从未有机会去这类高档酒店吃饭。打包可以避免浪费,减少污染,甚至能切断一部分地沟油的原料供应,值得提倡。

前些日子,我去市里玩,有一天在大街上逛,突然有辆高档轿车停在我身边,车上下来一个中年人,见了我就喊老师,我定睛一看,原来是我20多年前教过的一个学生。交谈中得知他大学毕业后一直自己创业,经过艰苦打拼,终于事业有成,赚了很多钱,成了大老板,现在他正在这个市考察,打算来投资一个项目。

分别时他诚恳地说:“过几天我请您去星级酒店吃饭,您务必赏光啊!”我再三推辞,还是拗他不过,只得答应等他电话。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我跟随这个学生来到一个名为“天际”的五星大酒店。一进门,就感到十分豪华气派,两边都排列着迎宾小姐,满脸笑容地诵读着欢迎语。当我的学生说出订餐单位后,一位导引小姐就把我们领进一个很大的包厢。呵,好大一个包厢才摆一张圆桌,我心想,请我一人吃饭不必如此排场呀。就在我有点迷茫时,进来了五、六个人,我的学生一个个打招呼,敬请他们入座。我一见这么多陌生人进来,难免有点不安。我的学生见我有些尴尬,连忙对那些人说:“各位领导,他是我的中学老师,很有些学问的。”又向我介绍说:“这几位都是市里的局领导,很有权力的。”我按常礼跟他们打招呼,他们只是点点头,就是不肯接握我伸出的手。我显得更加尴尬,等他们全部入座后,才在我学生坐的下席旁边一个空位坐下。其实我这时已经骑虎难下,进退两难,心想“很有些学问”怎么能跟“很有权力”比呢,看在学生面子上,还是安心吃完这顿饭吧。

“小姐,可以上菜了。”随着我学生一声令下,只见十几位小姐端着菜鱼贯而入,依次摆上并口报菜名。我一看,大多都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名菜,后经学生介绍,知道其中有鲍鱼、大闸蟹等,不过茅台酒、中华烟我是认得的。

开席了,只见他们频频举杯,互相敬酒,菜却很少吃,只是不断地敬酒,兴高采烈地说笑,饶有兴致地谈女人。我年纪大,酒量不行,同时只有学生和我碰杯,因此酒杯里的酒几乎没有浅下去,不像他们干了一杯又一杯。我学生不停地叫我吃菜,可我毕竟是个教师,在那种场合怎么好意思大咀大嚼呢。唯一能做的只有强作笑脸,听他们高谈阔论而已。

将近散席时,我心里暗估了一下,今天这顿饭,菜加烟酒,至少也要几千元,可是80%都剩下了。我觉得很可惜,就对学生说:“这么多名菜浪费了真可惜,你打包带走吧。”不料我刚说完,那些领导们就大笑起来,这个说:“你真会开玩笑,他这么大的老板,能做这种事?”那个说:“这类东西我们都吃腻了,而且以后经常有得吃,打什么包呢?”

我无言以对。这时,他们当中看上去年龄最轻的一位突然对我说:“你这位老师平常根本吃不到这些菜,还是你打包带走好了。”我一听心里很不是滋味。说实话,如果今天是我请客,或者是和我地位等同的人一起吃饭,再或者是这个学生单独请我一人或我一家吃饭,我肯定会把这些菜打包带走。但是今天我绝对不会,虽说我平日是吃不到这类名菜,但我有人格和尊严,不能平白无故被这些人嘲笑,不能因为无权无势和钱少而降低自己的人格和损害自己的尊严。

我的学生似乎觉察出我有些不愉快,饭后再三向我道歉,说改日再单独请我。我体谅他,他也有他的难处啊。



顶一下
(1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