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区长”走了

时间:2013-02-05 20:32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兆基 点击:

不久前的一个周末,我碰到一个10多年没有见面的老熟人,她也是个小学教师,退休也有5年了。她告诉我,40多年来,她一直和她那个自称“区长”其实是个精神病人的哥哥一起生活,住在乡下老家,照料哥哥的饮食起居,去年她哥哥走了,她才在县城买了房,住到城里来了。她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显得很伤心。我一听她说出一个“走”字,就明白她哥哥已经去世,马上安慰了一番。

我知道,她哥哥即那位“区长”一生很不幸,所以一提起她哥哥,她就泪水不止。对于她这位“区长”哥哥不幸的一生,我是有些了解的。

44年前,我刚到那个山区小镇的初中任教,就看见一个蓬头乱发的年轻人,胸前佩戴着十多个毛主席像章,两臂各戴两个红卫兵袖章,在小镇上晃来晃去,一会儿唱毛主席语录歌,一会儿朗诵毛主席诗词,或者一会儿呼口号,一会儿跳忠字舞。有时见到干部模样的人,就不停地问道:“你忠于毛主席吗?你反对毛主席吗?”问得对方不知怎么回答才好,只得见了他就回避。这时,他就大喊道:“我是区长,谁不忠于毛主席我就批斗谁!”我第一次见他这个样子,心想一定是个精神病患者。

后来我一打听,果然是个精神病人。原来他也是个小学教师,在附近一个村小任教,30岁了,还没有结婚。那时所有学校的每个教室里都供着一尊毛主席石膏像,师生早晚都要面对石膏像早请示、晚汇报。石膏像还要经常擦拭,以示尊敬。半年前的一天,他和学生一起打扫教室,不小心把石膏像碰倒在地打碎了,区和公社两级造反派头头知道了,立即把他定为“现行反革命”,天天进行批斗。他十分恐惧,又经不起反复折磨,很快就疯了。原来准备逮捕他,后来见他疯了,就把他开除回家。但是他从此经常夜不归宿,吃饭也是饱一顿饿一顿的,多少天才回家煮一大锅粥吃几天,整天在小镇上晃来晃去,唱着语录歌,喊着革命口号,跳着忠字舞,自称着区长,日子一长,谁也不把他当回事。

那么,他怎么要自称区长呢?原来当时广播里经常发布毛主席的最高指示,而且多在夜里发布。他为了及时收听最高指示,特意买了个小收音机,一天到晚听着,凡是有最高指示发布,不论白天黒夜,他立刻跑到区和公社政府以及各单位门口,大声呼喊:“有最高指示,我是区长,大家跟着我上街游行庆祝!”说着马上燃放预先买来的鞭炮。在那个时代,谁敢不把最高指示当回事?于是连忙拿着锣鼓、鞭炮、小红旗跟着这位“区长”上街游行庆祝。说来也怪,他虽然疯了,记性却特别好,广播里播发的最高指示,他听一遍就记住了,过几天对照报纸,竟然一字不差。就这样,他的“区长”名号就传开了,人们一见到他就问:“区长,广播里又有没有最高指示?”他听了也很高兴,说:“你们终于认我这个区长啦!”

他就这样生活到1978年,终于得到了平反,恢复了教师待遇,并办理了病退手续,跟着他妹妹生活。经过几年的治疗,他的病情基本上得到控制,只是由疯狂型变成忧郁型,整天呆在家里,人们再也很难见到他。好在他妹妹细心照顾,去年他走时,享年也有72岁。

但是,他终究是不幸的,不慎碰碎了一尊石膏像就毁了他一生,这是时代的悲剧,但值得庆幸的是这样的悲剧终于一去不复返了。



顶一下
(1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