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堪与李白媲美的徐凝《庐山瀑布》诗

时间:2013-02-07 08:3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兆基 点击:

古往今来,描写庐山瀑布的诗很多,但能够成为千古绝唱的,首数李白的《望庐山瀑布》了。你看,“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这是何等的生动,何等的气势,历来无人能出其右。

但是在李白死后大约七、八十年,即唐宪宗元和年间,有个青年诗人徐凝,也写了一首与李白诗异曲同工的《庐山瀑布》诗,居然轰动当时诗坛,连大诗人白居易也发出了“赛不得”的惊叹。徐凝诗云:

瀑泉瀑泉千丈直,雷奔入江无暂息。

今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

据《古今诗话》记载,白居易做杭州太守时,举荐江东举子张祜、徐凝等人赴京会试,张祜自负诗名,争当“解首”,徐凝不服,要当场赛诗以决胜负,于是徐凝写了这首《庐山瀑布》。诗成后,包括白居易在内,都“一座尽倾”,白居易还当场赞叹说:“赛不得!赛不得!”可见徐凝这首诗是公认的上乘之作。

但是到了北宋,由于苏轼的竭力贬斥,徐凝这首佳作竟蒙受了“恶诗”劣名。据《东坡志林》记载,苏轼有一次游庐山,“有以陈令举《庐山记》见寄,余且行且读,见其中云徐凝、李白之诗,不觉失笑。旋入开元寺,主僧求诗,因作一绝云:‘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惟有谪仙辞。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与徐凝洗恶诗。’”苏轼作为一代文豪,对李白诗名仰重至极,固然无可非议,但他把徐凝的《庐山瀑布》贬斥为“恶诗”,却又太欠公允。由于徐凝诗所咏,题材与李白相同,而他的声名根本无法和李白相比,再加上“恶诗”的定论又是苏轼下的,所以近千年来,世人出于对李白、苏轼的崇拜和迷信,始终不敢越雷池一步,对徐凝诗作出公正的评价。

其实,只要我们敢于破除对李白、苏轼“权威”的迷信,实事求是地来评价徐凝的《庐山瀑布》诗,这首诗非但不是“恶诗”,而且同样堪称歌咏庐山瀑布的“神笔之作”。因为再上乘的诗歌作品,都无法从所有角度穷尽艺术的意境,所以只要是目有所见,耳有所闻,心有所感,即使题材相同,也能够写出各有特色的好诗。李、徐二人的庐山瀑布诗,就属于这种情形。徐诗以白练喻瀑布,李诗用银河喻瀑布,白练和银河皆取其色白,但银河较白练更见光彩;银河在天上,它落下九天,比出了瀑布由高往低的落态,气势尤见不凡;瀑布是水流,银河也是水流,比喻中兼有类比,形象更加真切生动。这些都是李诗胜过徐诗之处。但是徐诗是描绘眼前景,抒发胸中情,李诗则是描绘远见景,抒发想象情,前者容易引起人们共鸣,后者能够引发人们想象,因此不宜硬性进行比较,扬此抑彼。特别是徐凝明知李白早有绝唱在前,却敢“题诗在上头”,并且词由己出,不囿陈言,更是难能可贵。再说徐诗末句的“界破青山”,堪称独有的白描神笔,两山之青夹一瀑之白,这种独具风格的画面,又是李白诗里见不到的。

由此可见,白居易对徐凝的《庐山瀑布》诗的评价还是公正的,他赞之“赛不得”,当然是指那些举子范围内而言,并不是把徐凝去和李白比,可见白居易论诗十分实事求是;而苏轼则以居高临下之势,肆意贬斥一位颇有才华的青年诗人,并且恶语相向,一棍打死,显示出一股盛气凌人的霸气,当然不是文艺批评的正确态度。因此,只要破除对李白、苏轼“权威”的迷信,正确看待徐凝的《庐山瀑布》诗,那么被苏轼贬斥的“恶诗”不仅不恶,相反还是一首传世佳作,是一首堪与李白媲美的描写庐山瀑布的好诗。



顶一下
(16)
94.1%
踩一下
(1)
5.9%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