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春天的缺憾

时间:2013-02-20 07:4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兆基 点击:

春天又来了。

春天多么美好!万物复苏,生机盎然,给人温暖,给人清新,给人希望,因此人们向往春天,热爱春天,歌唱春天。

春天的美好,主要表现在视觉美、听觉美、感觉美三个方面。花儿五颜六色,草木绿意欲滴,漫江碧透,鱼儿争相腾跃••••••这是视觉美;鸟儿放声歌唱,虫儿四处低吟,流水叮咚,犹如交响乐曲••••••这是听觉美;阳光明媚灿烂,空气新鲜流畅,微风吹拂,到处充满暖意••••••这是感觉美。就是这三美,构成了春天的艺术乐章,拨响了人类的心弦。

我放步于春天的每一个角落,如痴似醉,心中充满着甜美。我们应该感谢春天,是她赐给了我们多么美好的环境,赏给了我们无比舒畅的心情!

然而,经过仔细观察比较,我的心身猛地一震,总感到现在的春天比多少年前的春天少了些什么,更觉得如今的春天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创伤,心中顿时产生一种莫名的缺憾。我看呀听呀,啊,我终于发现:春天的视觉美里没有了碧水,没有了鱼儿的腾跃;春天的听觉美里缺少了溪水叮咚叮咚的乐奏,缺少了春天最伟大的歌唱家鸟儿动听的歌声!更严重的是春天的空气居然也不再新鲜,到处充满着有毒的雾霾,逼得人们都不敢出门,一出门就要戴口罩,连春天的感觉美也没有了。

记得年轻时候,尤其是少儿时代,家乡的水真是美极了,河水缓缓东流,小溪叮咚作响,在灿烂阳光的照耀下,与蔚蓝的云天相辉映,那是何等美丽的画面。再看水面上,风一吹,掀起一层层细浪,好美好美;风止了,更是碧清如镜,一两米深的水都能看清河底的鹅卵石;鱼儿就更加多姿多彩,不仅多到随手可掬,而且它们此起彼伏地跳跃,简直让人眼花缭乱;那时人们出门,根本不用带水,渴了就双手合掌掬着水喝,小孩则索性趴在水边像牛喝水一样用嘴大口大口地喝。记得读小学时,老师布置写水的作文,几乎所有同学第一句都是“家乡的某某河啊,你是那么的美丽”,如今想来,依然是十分回味无穷。

更值得回想的是那悦耳动听的鸟鸣声。那时候,可以说鸟比人还多,不管走到哪里,春天的莺歌燕舞,雀呼鹰叫,总在无休止而又有节拍地奏着新春交响乐,为人类创造了无可比拟的美好意境。我先读书、后教书的中学,学校后有一大片百年山林,那更是鸟的世界。每到春天,成群结队的白鹭聚集而来,每棵高大的树尖上,都站着许多白鹭,多则几十只,少则十几只,近千棵百年老树的顶端全被它们占领了,白压压的一片,像是覆盖了厚厚一层雪。山林的中下层和校园其他场所的树上,则是莺雀的领地,种类和数量之多,难以计量。它们各栖其所,互不干扰,但飞翔与歌唱则是它们共同的本能和任务。不论城市农村,到处都能见到鸟的多姿多彩的身影,随时都能听到鸟的悦耳动听的叫声,它们日日夜夜与人和谐相处,构成了美好快乐的乐园。回首当年的春天,那才是完美无缺的春姑娘啊!

再看看现在,春天虽然还是春天,但是水变了,鸟少了,给人们留下了无法诉说的缺憾。尤其是水,不论大河小溪,全都面目全非,惨不忍睹,再也没有缓缓东流,再也没有叮咚作响,再也没有碧清如镜,再也没有群鱼游跃。由于非法的或无监管的滥采沙石,河断流了,活水变成了死水,东一个大坑西一个深洼的,大坑深洼里全是垃圾,覆盖着黄黑相间的浮萍,就像蒙上了污布一般,别说清纯见底,就连水面也看不见了,绿水早已成了污水。五花八门的以废弃塑料制品为首的垃圾充斥其间,臭不可闻,鱼儿早就不见了踪影。这样超度污染的水质,即使百年不准捕鱼,恐怕任何鱼类也无法生存了。想想看,春天的水变成了这般丑模样,还能与美好结缘吗?

鸟儿的命运稍微好一些,因为若干年来的禁止捕鸟,一部分鸟类开始回归,但是由于生存空间的重度污染,鸟类的品种还是少得可怜,数量也远远不及以前,农户家屋粱上再也见不到燕子了,报喜的喜鹊不见了,抓小鸡的乌鸦没有了,猫头鹰早已经绝迹了••••••因此鸟比人多、鸣声一片的情景,依然没有重现。很难想象,春天缺少了莺歌燕舞,没有了鹰飞雀鸣,春天就显得残缺破损,还能与完美联姻吗?

至于空气,本来应当是春天最好才合乎自然规律,几千上万年来都是如此。但是现在除了偏僻的山乡以外,几乎所有城镇尤其是大城市,空气的质量已经到了人们无法承受的地步,雾霾为所欲为,尘埃横冲直撞,浓烟“蒸蒸日上”,废气上蹿下跳,在风的助力下,更是日见嚣张,严重地破坏了人类生存的环境。春天连感觉美都逐渐消失,春天已经面临着名存实亡的危险了。

春天的水变了质,春天的鸟少了数,春天的空气变了味,这就像一件漂亮的时装被染上了污垢和戳了许多洞一样,让人看了很不舒服,穿了十分别扭,感到十分难受,这是多么大的创伤和缺憾啊!春天应该是完美的,不应该有破损,更不应该是由人类自己去进行“自杀式”地破坏,然后再让人类自己去年复一年地消费如此有苦难言的春天!

春天啊,你什么时候不再让人们感到缺憾呢?



顶一下
(1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