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高级保姆(小说)

时间:2013-02-24 19:4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何兆基 点击:

妻子收拾起碗筷,走到丈夫方升面前,使了一个眼色,低声说了一句:“今晚你一定要向妈妈说了。”

母亲这时才发现儿子神情异常,以为他病了,赶紧来到儿子身边,亲切地问道:“升儿,你是不是人不舒服?”

“不是。”方升有气无力地回答母亲。

“那是工作遇到了困难?”

“也不是。”方升抬起头来,深情地望着戴着“右派”帽子把自己养大的母亲,嗫嚅了好一会,终于用恳求的语气对年过花甲的母亲说:“妈,求您一件事,好吗?”

看着儿子那胆怯的样子,这位历经坎坷磨难的母亲,心想儿子从小就失去父亲,跟着自己也吃了不少苦,现在肯定是遇到了难以启齿的难处,于是温情地对儿子说:“有困难尽管说,只要妈妈办得到,一定答应你。”

“妈,您去当保姆吧。”方升终于鼓起十二分的勇气,向母亲开了口。

“什么?”母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她心中,方升向来是个少有的孝顺孩子,哪会提出如此不合情理的要求?再次询问,她才确信这句话确实是从儿子嘴里说出来的,于是惊呆得半天说不出话来。窒息的沉默之后,一向以温和著称的母亲终于被激怒了:“你这是什么话?我好不容易把你拉扯大,抚养你读完大学,帮助你成了家。现在我退休在家,白天还在为你们俩口子忙乎,每月的退休工资又掺和在家里用,你还是容不得我,你到底着了什么魔啦?”

“妈,您误会啦。”方升惴惴不安地解释说:“我求您去当保姆,是为了••••••”

“是为了什么?你说!”母亲用从来没有这么严厉的口气斥问儿子。

方升毕竟是个诚实的儿子,在母亲的再三追问下,他只得和盘托出事情的原委。

六年前,方升从一所名牌大学毕业,通过严格的考试并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被录用为公务员,来到文化局工作。虽说只是一名普通的科员,但他十分心安理得,工作特别认真努力,加上业务能力很强,所以业绩显著,,多次被评为优秀。只是因为性格比较内向,交际不是很广,更没有什么背景,所以六年来毫无升迁的迹象。

去年春节期间,他应邀带着新婚的妻子走访了几位高中同学。这几位同学当时都是班上学业很差的,因此都只考个三本或大专,直到方升考上公务员时,他们也还只是个聘用制干部或者普通职工,但就在春节之前,他们几位一个个都有了变化:李冠尔本是某乡的聘用制办事员,前年不声不响地转了正,现在已荣升为民政局副局长;王福财原是城郊小学的老师,现已调入教育局,不久前也当上了副局长;孙玲玲前年还在某镇任广播员,三个月前也提拔为文化局副局长••••••方升倒没有什么多的想法,但他的妻子就感到这里面肯定有来由,于是就多方面打听,终于明白了这几位都是有来头的:原来李冠尔的父亲原先是本县副县长,如今是市里某局的局长;王福财的爸爸是本市一位房地产老板,家里很有钱;而孙玲玲本没有什么靠山,但因为人长得漂亮,做了一位市领导的媳妇;其他几位无一不是因为有这个背景或那个靠山,全都提拔当了个什么长什么主任••••••方升的妻子了解到这些情况,心里不免犯起了嘀咕,总在想自己的老公是名牌大学毕业生,如果也有个靠山,那不是比他们提拔得更快吗?可是老公自幼丧父,母亲还是个“右派”平反的小学教师,哪里有什么靠山呢?她越想越懊丧,但又无可奈何,很后悔当初眼光太浅,只看到方升人长得帅,是名牌大学生,家里只有个拿工资的母亲,就匆匆嫁给了他,如今再后悔也没有用了。

不久,方升的高中同学又搞了一次聚会,方升本不想去,但他妻子说一定要去,说以后多参加这类聚会,可以广交朋友,扩大社会接触面,也许能够碰上什么机遇,对自己没有坏处。方升觉得妻子的话有些道理,于是就去了。席间,那些已经高升的同学也很同情他,就当着方升妻子的面劝慰他说:“老同学呀,光凭着你是名牌大学毕业生还不够啊,如今不论做什么事都要讲潜规则,你还得想想别的路子,否则你只能一辈子坐冷板凳的。”

方升听了这番劝慰,他的心也微微震动了几下,很不是滋味。是呀,自己名牌大学毕业,文章写得好,办事能力强,单有上进心,但又有什么用呢?看看人家,仅仅是个三本或者大专,才三、五年就是这个长那个长了,想想是有点不平衡。但是他毕竟不是官欲熏心之辈,于是自我安慰:“他们有各种靠山,我有什么呢?还是别去胡思乱想了。”就这样,他又恢复了平静,快快乐乐地过着往常一样的生活。

但是他的新婚妻子却不这样想,她的心动比方升要强烈上百倍。“想想太不公平了,人家只读个三本、大专,一个个都当了官,你比他们强几倍,也得想想办法才是,不能老这么干等,把命运攥在别人手里。”从这时起,妻子几乎天天晚上都要这样在枕边给方升吹风,吹得方升左右为难,他哪里有什么好办法呀!

为了免得妻子再动心,方升一方面尽量回避那些官同学,省得他们一见面就用怎么谋官的话来撩拨妻子的心思,另一方面只能忍气吞声,任凭妻子怎么鼓舌唠叨,他都装聋作哑,妻子后来也有点烦了,这样慢慢消停了一些日子。

可是上个月有个叫刘浩云的高中同学从邻县出差来本县,顺便来看看方升。他们已经有近十年没有见面了,方升当然要热情接待。饭桌上,刘浩云介绍了自己这些年的情况,说他的父亲是个送煤工,母亲是个家庭妇女,论背景可以说是零。他本人虽然是个师范大学本科生,但因为没有任何背景,只能在一所农村小学当老师,从来不敢想什么升官发财,原先只想当一辈子小学教师算了。未料三年前他母亲经人介绍,去一位市领导家做了保姆,两年后他的官运来了。他有些自鸣得意地对方升说:“老同学,你万万没有想到吧?像我这样差的家庭背景,半年前也被提拔当了教育局副局长啦。”

“你也当了副局长?”方升确实十分惊讶,说:“你可没有任何靠山呀。”

“我也有‘靠山’。”刘浩云一向是个直性子,“我妈妈在领导家做保姆,那可是尽心竭力啊,她这么全心全意为领导服务,领导能不关照她儿子一下吗?”

方升沉默了,还有什么话好说呢?“总不能为了我能够被提拔,让我的辛苦一辈子的妈妈去给领导做保姆啊!”方升心里告诫自己,“我想都不能这样想!”

丈夫的官欲倒可以自我抑制,但是他的妻子希望丈夫往上爬的欲望之火,却被刘浩云噼里啪啦地烧着了。“对呀,天无绝人之路,让婆婆去给领导做保姆,这条路也是一条捷径呀!”她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想法子让婆婆给领导当保姆!

机会终于来了。一天,方升妻子正在打字室里打字,机关里一位女股长进来和她闲聊。女股长说:“听说新调来的县委副书记很年轻,只有三十七、八岁,有个儿子正在读五年级,学习不太好,很想雇个有些文化的保姆,白天做做饭,晚上辅导辅导孩子的学习,工资也不低。”方升的妻子一听,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但又不敢直说,于是试探地问女股长:“那么这个保姆一定要有相当文化,最好是当过教师的对不对?”

“你脑子还蛮灵活的。”女股长笑道,“只是这样的保姆实在难找。你想当过教师的女人,自己已有退休工资,不愁吃不愁穿的,谁愿意去给人家做佣人?怨只怨我那个不省事的老公,偏要我帮助物色,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

“我能不能给您介绍一个?”方升妻子怯生生地问道。

“你有办法?”女股长眼睛顿时亮起来了,“好啊,那就拜托你了!”

这天,方升妻子一下班,就抢着做家务,“妈,妈,”喊得特别甜,一会儿给婆婆冲茶倒水,一会儿又给丈夫捶背揉肩,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殷勤得让婆婆和丈夫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到了晚上,妻子把丈夫搂在怀里,柔情地对方升说:“为了你也为了我,更为了我们将来的孩子,让妈妈到副书记家里去做保姆,好不好?”

方升没料到妻子会来这一手,他为难了:不同意妈妈去吧,这机会失掉也着实可惜;同意妈妈去吧,又怎么对得起她老人家?面对自己心爱的新婚妻子,他只能长时间地封住自己的嘴,表示沉默。

“你说话呀!”妻子把枕边风吹得更厉害了,“你想想,妈妈去副书记家,是文化保姆,高级保姆,正合领导望子成龙的心。再说你各方面条件都比那些同学强,就缺一位领导发现和赏识,如果妈妈能够配合一、两年,让你干个局长根本不成问题!”

方升惟一能做的还是沉默,任凭妻子把话说得如何甜美,他就是不开口。

“你哑吧啦?”妻子有点忍不住恼火了,但又马上平静下来,进一步采用软势进攻,“你仔细盘算盘算,如果这第一步你上去了,以后凭你的能力还可以继续往上,那才是前途无量啊!”

“我也不是不想呀,”方升终于开了口,“只是为了自己能被提拔,我怎么开得了这个口呢?”

是的,这个口确实不好开呀。这不,今晚方升刚开口说了一句,母亲就无法接受,一口回绝了。

“妈,儿子是不服这口气,才来求您的。”方升把声音压到了最低,小心翼翼地向母亲解释。

“你别去想当什么官,把工作做好不就行了吗?”母亲似乎不那么怪罪儿子了,因为儿子并非出于不孝顺,只是受到社会歪风邪气的影响,思想一时出了点毛病,以后慢慢再疏导吧。

方升无可奈何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成吗?什么?不同意?”妻子的嗓门突然像霹雳,“那好,我们分开过,谁愿意守着你这名牌大学生的空名,跟着你窝囊一辈子?”

“你小声点!”

“小声点?”妻子故意把嗓门提到最高,“哪有母亲不为儿子着想的?只有你家老太婆放不下这张老脸,死要面子活受罪。都什么时代了,思想还怎么陈旧顽固!我们干脆离婚,省得跟着你窝囊过日子,心里堵的慌!“

这似骂非骂的话终于被那“老太婆”听见了,她痛苦了一夜,思索了一夜,终于“思想彻底解放”,决定牺牲自己的老脸,让媳妇不再窝囊和堵心。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唤来了媳妇,颤颤竞竞地对她说:“为了你们,我去好了!”



顶一下
(2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