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雨中黄泥巷

时间:2013-02-27 11:5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徐翀 点击:

那是一个雨天,只身踏进古镇小巷。没有撑伞,只为邂逅一场情意绵绵的春雨,邂逅烟雨般的心情。没有等待的惆怅,也无相逢的惊喜。黄泥巷,仿佛每个字都蕴含着诗情画意。

青瓦的屋檐垂落悠缓的雨滴,似断还续,悠然成曲。悦耳的声响,如同琴弦上一个个音符,短暂的停息,仿若一声感叹,复又漾起晶莹的珠子。仰望天空,看轻盈的细雨飘进尘世的经卷。在这样的天气,捧一卷诗书,泡一杯香茗,临着雕花窗户,自得一份闲雅。

旧时的深深庭院已了无踪迹。那一壁斑驳的老土墙在烟雨中回忆什么?是作禅意的提醒?还是在静静地品味时光?光影里洒落的,可是前年抑或是去年断断续续的丝线?无论用什么样的心情走进走出,小巷永远敞亮襟怀,摆出不朽的思想。赏风景或将风景参透,其中自有妙理定数。拂一拂潮湿的额发,这如梦似幻的烟雨。

千百年来,这里曾是“一脚踏三县,一帆通四海”,现如今虽繁华不再,但木板阁楼、林立店铺、石板台阶、青砖路面......仍在叙说着昔日的辉煌。时光在烟雨中流淌,跨过千年的小巷状如弦管,在这座古韵悠悠的古镇纵横,无论哪条巷陌,任意弹拔都有曲调婉转在古镇的脉络。

  轻轻回眸,一帘烟雨朦胧的景致,古老的小巷,正噙着微润的诗意。此时,你定会联想到江南悠长的雨巷,你会在唐诗宋词间流连,一抹微雨丁香的情愫,揣摩那一阕阕相思意;你也许会想到酝酿千年的桂花老酒,忆念荷叶田田间,那个泛舟采莲的女子。仿佛时光倒流,刹那永恒。邂逅与错过,相逢相别在最深的流年里。

一扇半开半合的木门,逶迤飘过岁月的风烟。小巷深处,可是潜藏多少古老的风韵,收藏多少如水如烟的琴韵、诗韵、画韵?可否掩藏着一份如兰的心情?在这样的烟雨小巷里,会不会有千年的约定逶迤出泛黄的经卷?那将会是怎样的邂逅!

谁家庭院飘出丝竹,幽幽如烟,融化雨中。“正月梅花香,渡春江,点缀好春光,冰肌玉骨映红妆,孤山留素影……”伴随着老艺人原生态的嗓音和古朴典雅的舞蹈,一股浓郁的民间韵味扑面而来。

一朵花伞从身边飘过,袅袅娜娜,淡淡芬芳,倏忽消失。我不知道她是折进了别的里巷还是遁入喧闹的人群中,她也许是归人,也许是过客,也许怀揣着一份莲花心事。也许,这仅仅是我的想象。

小巷是最适合烟雨的,烟、雨,让土墙、泥瓦、锈蚀的门环,变得更生动平实更富有灵性。越来越喜欢那种平实的朴素,朴素的风骨自有一种大美,与灵魂有关,与精神有关。

慢慢行走,于红尘巷陌,渐渐地走出一道风景,走成一种境界。我喜欢这样的行走!

三街六巷丰韵依旧,坐在昔日的茶馆中,闻着油条、烧饼和米粉蒸肉的香味,烟火中是一种俗世的悠然。放学的孩子陆续走出巷口,那一张张纯净稚嫩的小脸,眼睛里蓄着清澈,映入眼底的世界是烟雨的自然。

在这烟雨小巷里,谁的故事在此叠合,谁的心情拂过季节的梢头?默数流年,看明月清风。归去,不作简单的重复。我愿意这样慢慢地走下去,走下去,在每座城市,每条巷陌……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