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天国的女儿

时间:2013-04-12 07:19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陈金梅 点击: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乍暖还寒,南方的燕子呢喃地飞回,寻找故乡的春色。细雨霏霏。站在春日田野里的古今诗人们不禁感慨吟咏:“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是啊,魂断梦牵,向远望去,姐姐啊,想必你坟头上的小草泛绿了吧?春风轻抚刚冒出尖尖嫩芽的小草。小草们则互相拥挤在一起,和你说着悄悄话。姐姐啊,想必你不会太寂寞了吧。

其实,你一直活在我的心里,一刻也没曾离开过我。时光永远把你定格在四十二岁的年轮。一九九五年七月十八日,是一个永远难忘的日子。你离开我们将近十八个年头了,可仿佛就在昨天:你的音容笑貌时时在我脑海出现,留给我的是一份温馨绵长的回忆。

自我记事时起,从没离开过你左右。家住农村,父母辛勤耕种十几亩薄田。因为子女众多,家庭负担重,母亲既要操持家务,又要下地耕种。你长我十三岁,自己尚是孩子,就承担起看护幼小弟妹的重任。穿衣、喂饭、洗衣、做饭,下地干活。因为家庭贫困,你没能走进校园。常常羡慕别人家读书的孩子,懂事的你却从没有对父母有过什么怨言。

渐渐地,我长大了,“放牛娃”终于要去读书。姐姐啊,你高兴地将书包背在我的身上,心里充满羡慕与喜悦,仿佛是自己去上学。你用双手仔细地抚摸着我的新书包,眼睛里流露的是无限的希望之光。你更加忙碌辛苦地操持家务,在田里耕种,是想腾出更多的时间让我们学习。你盼着弟弟们有一天能出息啊。

姐姐啊,我们没有辜负你殷切的期望,学习成绩可好了,奖状总是挂满一墙。这常常成为你在人前炫耀的资本。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转眼你到了该出嫁的年龄。前来提亲的人很多。你选了离家不远村子的一户善良人家。我知道你是不想走得太远啊,好继续照顾这个弟妹众多的大家庭。

你出嫁的那天,无比眷恋地拉着我的手,眼含热泪,一步一回头。我知道你的心还留在这个家啊。

我常常落寞地遥望着远处那个小村庄,遥想着你忙碌的身影,无数次默默为你祝愿,希望你能生活得幸福。

你走后不久,家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因为地里缺少劳力,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父亲毅然做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让哥哥和我辍学种地。闻听此言,我和哥哥看着满墙的奖状,抱头痛哭。我是多么希望走进学堂,渴望读书,实现自己的梦想啊!然而,看来脾气倔强的父亲态度坚决,主意已定,不可动摇。不知你从哪得知这一消息,十万火急地赶来。望着我们哭红的眼睛,你一字一顿,坚定地对父亲说:“无论如何,也要让弟弟读书。家里缺少劳力,我回来干!”看到一向性格柔弱的你态度如此坚决,父亲终于做出让步,让哥哥休学,而我有幸得以继续读书。姐啊,你知道当时我的心里是多么感激你吗?从此,我更加发奋苦读,以不负你对我的期望。而你毅然挑起双重的担子:不仅干自己家里的活,还要回来帮父母种地。为这个家庭,你付出了太多太多……

那时,我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你的家。每次从学校回来,我就直奔你住的村庄。鸟儿在蓝天歌唱,禾苗在风中舞蹈。村路曲曲弯弯,仿佛没有尽头。沿着羊肠小道我一路小跑,总想尽快回到你的身边。也许是站久了,翻过山岗,我总能远远看见你倚在门旁,不停向远处引颈张望,似西洋油画中的一付剪影。姐姐,我回来了,如燕子归巢。你用充满慈爱的目光注视着我,轻轻地说:“老三回来啦”。接着,总会从厨房里端出许多好吃的给我。每次临走,还要给我塞些零花钱。

我上大学的事,在村里着实引起不小的轰动。穷山村里破天荒出了个大学生,不容易啊。姐姐,你高兴得几天几夜都没合眼。千叮咛万嘱托,带着你沉甸甸的希望,离开生我养我的小村庄,我迈进高校的门槛,开始崭新的生活。

大学毕业后,我在外地工作,成家。当儿子呱呱坠地,从没有出过远门的你,竟然不顾舟车劳顿,辗转几百公里,前来看望。

你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丝丝白发过早在满头乌丝间悄然生长,无休止的操劳累弯你曾经纤细的腰肢。姐姐啊,你太累了,什么时候你才能停下来歇歇啊?!

由于年少时缺乏营养,再加上长年辛苦劳作,你病了。你常常头痛欲裂,却强忍痛苦,继续坚持下地干活。为了省钱给孩子读书,你一次次地安慰我们:没关系,只是鼻炎犯了。在一次意外的昏厥后,你住进医院。

经过各项检查,你不幸患了脑瘤。我们积极联系了省城一家大医院,托熟人,找专家为你做了手术。手术当时很成功。停留几日后,因为单位工作繁忙,我离开你回去上班。谁知这竟是我们姐弟最后的诀别。几天后,犹如晴天霹雳,竟传来了你去世的噩耗。我迅速赶回来,看见的却是你冰冷的尸体,顿时泪如泉涌,哭倒在地。

我是多么痛苦自责,却回天乏术。姐啊,这么多年你是姐,却更像母亲一样对我无微不至地呵护关爱。你总是替他人着想,默默无私奉献,从不为自己考虑。你温柔善良,勤劳简朴,还没来得及看一看外面精彩的世界,就在生命的韶华黯然离世。我还没来得及报答你的恩情,你却抛下我们和三个未成年的儿女,撒手人寰,驾鹤西去,这且让我情何以堪!

如今,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我们一家人过上了好日子。你的两个女儿都已出嫁,儿子很争气,在省城成家立业。你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今年是你的本命年,一年清明又将至。姐姐啊,我又要到你的坟前跟你说说话,为你的坟头培培新土了。

常常梦见你身着白色的纱裙,在开满鲜花的天国翩翩起舞,向我走来。姐姐啊,你是天国的女儿,没有忧愁和烦恼,俯瞰人间,用慈善的心为我们默默祝福。

你住在我们的心里。我们的距离并不遥远。(陈金梅/文)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