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割草

时间:2013-04-12 21:2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屈广法 点击:

小时候,每当放了暑假,除了要完成数量不多的暑假作业外,我的主要任务是割草。

一般一天割两次,早晨一次,下午一次,有时中午也割。

那时割草的人多,近处的草割完了,就要往远处跑,有时要跑好几里地。

割草主要是缴给生产队喂牛,所以割草时,主要找牛最爱吃的草。牛最爱吃毛草,抓草秧子,小红孩等。

往往越隐蔽的地方草越多,像玉米地、烟叶地等。但那些地方却很热,暑假时正值盛夏,在树荫下还热呢,何况在密不透风的玉米地、烟叶地呢。但为了割到更多的草,如我一样的孩子却非常能吃苦,毅然钻进去割草,尽管热的如水洗的一般,由于割到了很多草,心里不但不觉得苦,反而非常高兴。

但由于烟叶需要经常喷洒农药,刚喷洒过农药的烟叶地,其草上可能也要沾染上农药,牛若吃了这种草非常危险,弄不好就要中毒死掉,所以割草时,若知道烟叶刚喷过农药,其地里草再多,也不去割。

钻玉米地或烟叶地割草,由于玉米和烟叶棵子高,钻进去就像钻进密林之中,心里还有一种恐惧心理,总害怕遇到鬼或别的什么,如果在里面遇到坟头,往往就会迅速走开。如果知道哪块地里刚埋了人,是绝对不敢钻进去的。

割草被镰刀砍着手是常有的事,如果不慎被镰刀砍着手了,若不是很严重,就不去找医生,而是直接用土涂在伤口处,奇怪的是虽然土不是药,伤口却从没发炎过,后来伤口竟也好了。令我难忘的是有一天早晨,我割了一粪箕草,就准备背起回家,没想到刚背起,系在粪箕上的绳套突然断了,镰刀也突然失衡,差点割着我的脸,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呢。

夏天的天气,像少女的心,说变就变,下地割草时,还是晴朗朗的,有时割着割着,天就变了,开始是刮风,风是雨的头,接着乌云密布,还没等跑到家,大雨就劈头盖脸地砸下了来,很快整个人儿就被淋成了落汤鸡。当然,这种情况不是很多。

我一般一次能割20多斤草,遇到草少的时候也能割10多斤。割满一粪箕后,就将镰把插入系在粪箕上的绳套里,然后蹲下身子,将粪箕贴着后背,双手紧紧握住镰把,放在右肩上,一用力,粪箕就背起来了。于是,几个小孩就说说笑笑地背着草往家赶。回到村里后,把草送到生产队喂牛的地方,喂牛的饲养员用秤将草称了,然后在小本子上记下斤数,以后凭斤数发公分,凭公分又可以分到粮。那时年纪那么小,能给家里挣公分,给家里作点贡献,感到十分自豪。

现在的孩子在暑假常常花钱去参加夏令营体验生活,锻炼意志,我认为,儿时暑假里为生产队里的牛割草挣公分,那应该是最好最有意义的夏令营。(作者系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