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南方旅行记(散文)

时间:2013-04-27 04:5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屈小单 点击:

去年暑假,我们当地教育局下发最新文件,暑假期间中小学不得组织学生以各种借口补习,但中高考、高二会考占用学校班级的可以顺延各3天。这是我在教育局网站上看到的。

我的学校很不幸,要在放暑假期间,大热天的补课,补9天。本来我和尹同学早已说好放假就去北京旅游,按照以往初中的惯例,七月一号正式放假,我就定了七月三号的北京酒店,可是后来学校说六号才能放假,我就把预定的酒店改成十号,再后来,七月五号最后一天考试,最后一个小时的时候,大家心里应该很激动,马上考完了,放暑假了!突然,广播里播出一段低沉的话:“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根据教育局通知,因中高考等耽误的时间,所以从九号补课到十八号。”同学们一片唏嘘声。显然,同学们是不愿意补课的。我想,学校和教育局早干什么去了,怎么不早说?教育局文件早已下发,学校怎么不早通讯呢?

我再一次更改预定的酒店日期,上了第三天课的时候,按照铁道部的规定,窗口购票最长提前五天。我去买火车票了,买到了十八号晚上的,也就是当天放学就去北京。我和同学已经等不及了。

买票的前一天,同学却说他不想去了,他说是因为经济原因,在我看来,这都是怨教育局和学校,同学说没钱可能是借口,教育局和学校使他反感、烦躁、反悔了。

我买了自己去往首都的火车票,买票时我说一张票和一张儿童票,卖票的妇女告诉我,正常票有座位,儿童票没有,我给她辩论,但她一直用老鼠见了猫的眼神看我,给我说如何如何没有。最后我买了一张正常的票,之所以这样称呼,是因为铁道部规定的一米五以上的都必须买全价票,哪怕你就是儿童、青少年,倘要说身高一米五以上人的票为大人票和成人票都是不科学的、不正确的。

挺大的教室坐了六十多个人,屋里像桑拿一般,身子不动就会汗流浃背,那真是热,但是,学校领导体会不到,教育局的体会不到,他们一个人一个办公室,开着空调,玩着电脑,想想多惬意啊!

补课补到了第四天上午,天空有一些阴暗,并下了一丝小雨,淅淅沥沥,零零落落,洒洒飘飘,凉凉爽爽。突然,又一次低沉的声音:“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根据教育局通知,近期有大雨,为了安全,停止补课,同学们赶紧回家。”说完全校学生激动的大声欢呼。尔后我也冷笑了,笑学生们。

同学伟哥还是我的朋友,他打手机让我和他一起去买火车票去佛山,他父母都在那打工,他去是玩玩,或者帮帮忙。到了火车站排队买票时,我想起去北京就我一人,何不和伟哥去广东呢?然后我说:“我和你去广东行不行?”伟哥说:“好啊,随便。”我说:“我去的时候和你一起,然后到了那我先去深圳、东莞、广州玩,最后再去佛山找你玩。”伟哥说:“行。”

我退了去北京的火车票。

  伟哥没坐过火车,买票等都听我的,我准备买特快的,在网上查的有座位票,在火车站买时,卖票的说没有,一直都没有!真气人,你不卖是留给领导还是票贩子,还是纯粹素质差变态谁也不卖?火车站门口的票贩子我问了,应该说她先问的我去北京吗?有座位票。我说我不去北京,我刚退的北京座位票。票贩子吃惊的说:“你怎么买到的?”我说:“我经常坐火车,提前几天很容易买到的。”票贩子随即投来赞叹的目光。我问:“到深圳的有座位的吗?”票贩子答:“我们只卖北京的,广州方向不卖。”我说;“上车不检查身份证,实名制你们也能贩票。”票贩子说:“对。”

费了很大的劲,和卖票的稍有姿色的大美眉纠缠、辩论、近乎争吵的半天,终于购到了到东莞的座位票,但是和同学的座位不在一起,可能是别人退过的票吧。我本来是可以坐到深圳的,之所以买到东莞是因为伟哥没坐过火车怕在东莞转车时迷惑不懂,怕他走丢找不到家。

二十号临行头一天晚上,在网上看到东莞治安很差的,很容易被偷、被抢、被砍、被打、被杀。有网友说去过东莞一段时间后,基本上都被抢过,特别是女人,有的说报警的话,要等一个小时才能来。综上所述,东莞很乱,政府、公安局整治不力。所以,我害怕了,原想送了同学上火车后,我就去在东莞玩玩溜溜看看怎么样,看看全国小姐第一的城市、乡镇。但是,现在不敢了,怕小命不保,抢劫挨打都不愿意发生。我决定不在东莞停留,下了火车和伟哥一起上火车,我去广州,他还是去佛山。

二十小时的火车一路说说笑笑,很快到了东莞东站,下了车,我们直奔候车室,看到火车站真难看,真破。候车室没有空调,有的是大风扇,怎么感觉这里就像是监狱。里边的青年男人真邪恶,真凶煞,真恐怖,清一色的长头发,纹身,全身肌肉,邪恶的眼睛,直勾勾的看你,让我不敢正视他们。旁边还有一群靓丽女郎,由一个男的领头,这些女的,打扮的花枝招展,一律烫的长头发,都染了发,各种颜色都有,在背后看来就很性感,勿容置疑,这就是东莞小姐,可能是去另一个城市工作或者被另外城市的客人叫去服务的。

经过一个小时的煎熬,火车终于来了,我们踏上了开往广州和佛山的晚点火车。

到了广州站,与同学辞别后,独自下了火车。这个火车站是广东东站,走进地铁口,瞅了半天才随意的选择了一个地方去,坐那个几号线(忘了)去公园前站,再转另一条线去越秀公园。四块钱的车费坐了一小会,感觉和其他城市相比有些贵,这里地铁的价格是两块到十几块不等,价格应该是全国之最,相比之下,全程两元的公交车则实惠的多,广州所有公交车两元,所有公交车都带空调,这是很好的。不过地铁也有地铁的好处,干净、快速。到了公园前站,出站,看到街上挺好的,就打算走一走逛一逛,然后再坐公交车去越秀公园。

时间是早上七点多,路上的行人很少很少,街景是高楼大厦,公交车不断穿梭。看到一个老太太,问:“公交车站台在哪里?”她答的我听不懂,意思是她听不懂我说的普通话。而后我又看到一个年纪较轻的妇女,同样的问题,这次,我听懂了,很不标准的普通话,我也是重复了两遍她才听明白的。我又问她哪儿好玩,他说就这旁边的北京路,然后我去了,一家开门商店的都没有,但是氛围还是有的,各种商场林立。然后在报亭买了地图,同样,沟通有困难,男店主属壮年,他说粤语,我说普通话,我勉强听懂他说的意思,他也勉强听懂我的意思。看来,在广州说话、交流、生活很困难,最起码要能听懂粤语,会说粤语。政府应该加大提倡年轻人说普通话的力度,应该规定都必须学会普通话。在地图的带领下,我找到了前往公园的公交车的站台,在那里,我吃了灌汤包,北方人都是吃包子的,包子在南方小吃不多见。

到了花花草草、山山水水的越秀公园,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一个老者,不知是男的还是女的,一直都看不出来。他拿那个什么东西喂鱼,公园小河里有非常多的红鱼争先到老头子那儿吃食物,那个老头子很得意,一身气势昂扬的感觉,我看到他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人这种打扮、这种样子,感到很恶心。他手上带个玉、带个表,一身城里人的打扮。他很瘦、很黑、很矮,恐怕都是广东人、南方人的特点了。我猜,天气炎热导致他们长不高,没食欲,紫外线强,皮肤黑。这个公园有个山,爬到半山腰时已经累得不想玩了,原路返回,没玩什么,又坐地铁去广州火车站买回程的车票,车票不好买,一票难求应该指任何时候,提前四五天或许尚能买到票,我排了半小时的队,买了23号回武汉再回安徽亳州的两张票,没有直达的,我想坐特快的,对卖票的女人说:“23号凌晨四点之前到武汉的特快车。”他没听明白,脸难看并发脾气说:“什么啊?到底什么时候的?”我又重复了一遍,她说:“没有这时候的!”我慌忙说:“那23号的特快车几点都行。”她给我打了t265次,23号晚上十点到武汉的,我又买了24号凌晨五点武汉到亳州的车票。全部买好了,都是一张票加一张儿童票,因为我想用儿童票坐车,便宜一半,但儿童票不单卖。我是未成年人,普通学生,没有优惠,没有半价票,我就和这个赚的盆满钵满的垄断部门较量。而我买票时,卖票的一直都很不耐烦,脸很难看,仿佛我欠他一百万美元似的,在哪都一样,全国铁路系统的工作人员服务普遍不令我满意,因为这个行业垄断,你不坐不怕,有人坐,穷人多嘛。所以在服务好不好都有人坐他的车的情况下,铁路部门的一些工作人员就自然把服务态度更降低一层,以至于,现在提起他们都会说他们如何如何不好,例子很多,比如为了让人坐高铁,铁路局把普通火车减少、取消。

还有,买票时我每说一句,卖票的就扭过头“唏”一声,很不耐烦的样子,那个样子我真想抽她一下,我要是什么都知道,什么话也不说,怎么买票?你还干什么?你光和帅哥聊天高兴?脸不难看?

其实凌晨四点之前一段时间到武汉的特快车很多,可她不说,不卖,不知怎么回事??

买好票我就去找酒店了,太困了嘛,在网上查的连锁酒店,网友说在荔湾路比较好。其实我在网上订了很多次了更改了很多次了,都是北京的,结果,事与愿违,北京没去上,去广州了,广州也预定了,第二天的,因为本来要去深圳的,所以说计划跟不上变化,按照网友说的到酒店的方法,我找了好久,走了很多路,问了很多人,才找到,店面也不偏,就在街道两旁。我把怨气都洒在了酒店上,回来后在评价上填了差评,后来店长给我回信说已整改,问我是否满意,以后是否会去住他们的分店,我答:“会。”

第一次住连锁酒店,第一次住这个酒店,我是会员,好处是晚上送一瓶牛奶。房间设施还可以,就是贵了点,在有点偏的闹市区,经济房每天187元,也就是标准间,但是电视太古老了,小彩电,貌似床干净、毛巾干净,细细想想,最不干净的就是被子、被单、毛巾,多少人睡过?多少人用过?能多干净?酒店广告吹嘘,睡个好觉;甜甜美美的梦;干净保障之类的。各个城市到处都是酒店旅社宾馆,特别是星级酒店仿佛多干净、多神圣、多豪华,其实就是别人睡过的用过的你再用再睡,酒店没什么好炫耀的。有时人类太无知。即使有的消毒,但是仍然脏,好比你把大便放在了碗里,你严格消毒,但你还会用这个碗来盛饭、吃饭吗?我离开该酒店3天后,身上莫名其妙地痒痒,洗过澡也痒。是怪床上的螨虫?还是掉在地上的耳机放在床上,沾上了细菌,然后漫延到我身上各个部位?还是酒店传染?还是游泳传染?还是其他不干净传染?还是淋浴该清洗没清洗?还是......?生活中有太多的不懂,为什么?主要缺乏科学常识,没人教,只有电视报纸说一些而已,那不看报纸的,或者不看电视的,怎么了解生活科学知识、处理方法等?比如,我发现格力空调售后安装的人员服务差,那以后我家不买格力的了.媒体上说,格兰仕等空调节能标识造假,我也不买,剩下的名牌好的不多了。喝的,统一的含塑化剂,不喝。蒙牛牛奶有非法添加剂,对人体很不好,不喝。可口可乐认错态度差,牛!一定不喝。今麦郎方便面有毒,其饮料也不喝。生活真是‘多姿多彩’的。

第二天我去了天河中心,去了那一片繁华、热闹的地方。原来打算一定要去长隆的,但太远,太贵,我人民币少,经不起花,天又热,我又轻微中暑,然后不去了。好多“一定”的事情,结果往往不一定。那个附近地下室商店挺热闹的,好多是广州著名的商店,进去之后,不知不觉已进入地下三层。逛了一圈,从地下室出来了,很想买彩票,看了看周围没有,往前走了几步,惊喜发现有彩票店,随机买了几注‘3d’玩法的彩票。然后我又在高楼林立的天河中心附近游玩,这里有‘中信’等高楼。无数美食店。吃了伪洋餐KFC。

然后感觉热的太厉害,有轻微中暑,立即坐地铁回酒店了。

第二天入住连锁酒店的另一个分店,酒店位于广州北部石井附近,在网上看的坐地铁到白云机场,再转公交可以到。但事实是网友说错了,或者我看错了,坐地铁到机场,问了半天才找到“出口”,什么也没有,就像是荒山野岭,没公交车,没街道,有私家车、出租车、机场巴士,还有飞机,但没看到。我只好坐地铁往回走,详细问了地铁工作人员该怎么到我的住所,工作人员很热情地为我解答,连价格也说了。同样是铁路,地铁和火车的服务差距怎么那么大呢???

然而,我感觉钱不够了,掏出裤子前面的口袋,只有七块钱,印象里,裤子后边的口袋没有钱了,钱都压在酒店里,本来只拿一千块钱,爸爸说省着花,应该够的。有人想了,一千块钱旅游,太少了吧?!我说其实不少,看你如何花,你若住一晚五千一夜的宾馆,那你最少要拿几万块钱,跟爸爸旅游的时候挺省的,住倒数第二差的旅社(没有住最差的旅社、酒店!)。我家穷,没钱,用一点钱、最少的钱去旅游已经很好了,所以没有拿很多。再者,我是学生记者,有记者证,景点门票免费,若不免费的则用学生证半价。吃饭一部分是吃自己带的饼干面包方便面,所以,所以嘛,很少花钱的。

这时,坐地铁六块,再转公交两块,一共八块,差一块,真悲惨,真害怕,差一块钱也许就回不到酒店、回不去。我那一千块钱花的差不多了,花的很快了。真有些后悔。没办法的办法就是找一找裤子后边的口袋,结果还真是办法,找到最后十块钱了,激动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回到了酒店干吃了两包方便面,喝着饮料,看着很多粤语电视频道,很想学粤语,但学不会。然后慢慢睡着了。

第三天早上起来,就很快收拾东西离开广州去佛山找同学伟哥。在火车站候车时,显示车次字幕的屏幕,显示我那个车次晚点了,晚点两个小时,广播站长道了谦,可是铁路系统规定的火车晚点不赔偿旅客,旅客只有干等着,而旅客来晚了、迟到了,火车票则作废。这是霸权主义,是霸王条款。还为人民服务呢。火车晚点的赔偿若按照旅客迟到车票作废的逻辑,那应该赔偿2倍的车票额,比如说从广州到佛山的价格是10块,若火车晚点五分钟以上,则赔偿20块。这是她们铁路系统的逻辑,若按照我们正常人的逻辑,按照工商局的有质量问题十倍赔偿的办法,则要赔偿十倍,这个要赔一百元,若火车票是一千块,则赔一万块。这是我想象的,也是标准的。无论标准不标准,铁道部都没采用,她是铁老大,很多媒体、群众对她们都没有好的看法,对其建议和意见铁老大都不理会。为什么??还是因为有很多人坐火车。

十二点了。火车才姗姗来迟,这是一辆新车,速度仍然是不快,这种快速车和以前造的绿色外身的风扇车的速度有一些是一样的,以前六次大提速,现在一次大减速。

很慢到了佛山,该火车站周围的面貌就是差,和大城市广州就是相差很多,我发现南方很多城市的火车站都很差,不光治安差,火车站的房子也太陈旧、太破,应该建新车站。不知是没钱还是不舍得、勤俭朴素不愿换。同学伟哥来接我,面色微难看,他说他爸被别人砍了,是和一个人喝酒时发生争吵打起来的,住医院了。那个人跑了。我说:“警察怎么没有去逮捕他?”伟哥说:“没有逮到,我爸病马上就好了,该出院了,住院两个月了。警察都是吃大米的!!!”我说:“那当然,南方警察只知道吃大米,北方的警察吃馍,而且有的北方的警察‘学习’南方警察,也吃米。”

把重重的行李放到酒店后,我和伟哥出来问别人怎么去佛山国际会展中心。问了好几个都说不清,我也听不懂他们说的,他们也一样,听不懂普通话,这在广东很特别,广州勉强可以交流,佛山是完全听不懂。伟哥又喊太热,中暑了,说不去了,就回酒店歇息吧,我说我在广州,天天在酒店歇息,他说到公园玩玩吧。我说算了,公园去烦了,回去吧。其实我能受了天气的炎热,我甚至感受不到炎热,但是伟哥受不了了,就这样又回酒店待着了。

我们回到酒店,一直在说话看电视,傍晚,伟哥的妈打电话让他回去,台风维森特马上来临了,还要照顾在医院的他爸,所以就回去了,而且知道我快没钱了,借我几百块钱,让我在外花。

电视上不停地播北京下暴雨发大水了,全城都淹了,淹死好些人,等等。幸亏我没去北京,不然要被淹了,恐怕回不来。

睡了一晚,早上起来去佛山火车站,准备回家,买过去广州的票,发现是中午十二点的,那太晚了,受台风影响从海南那边近海发来的车都停运了。我买的广州到武汉的也是十二点发车,显然时间不够。只有坐汽车去广州了,坐上汽车,很快到了广州火车站,就像在城里坐公交车一样,比火车快多了。曾经有班里同学问我,长途是火车快还是汽车快?我也真搞不清楚,不知道哪一种快。

进火车站第一个入口,检一次票,进入候车室第二个入口,再检一次票,且在票上盖个章。然后上火车时又检票,这次最严,真是‘票’‘证’‘人’一致,我买的儿童票,没有用身份证,儿童有几个办身份证的。我人证票都有,但是票不对,票没有身份证号码和姓名,和人证不一致,上火车时真是一个一个的检票,我恐怕被检出是儿童票,在上车前,就主动问乘务员在哪补票,乘务员说找列车长,我对列车长说我买的是儿童票没用身份证,我想补一张正常票,补个差价,就是大人票140元,儿童票70多元,我再补70多元,列车长没好脸子的说不行,说我们是按照规定票证人一致,缺一不可,要么补全票,就是140元,要么不坐这车,出去退票。我说那来不及了,在你这退票行不行呢,他说不行。说了半天我勉强同意补全票。他说到车上再补,给我写了个条子,并把我的车票收走了。

上了车去补票,看能不能用学生证补个半价票。补票的人没在,我先回到座位上,过了许久,我去补票,人还是没有来,我想我不补了,逃票吧,躲着吧。我还想问问学生票能不能补,就站在那里等补票的过来,又过了一会儿,第四次检票的来了,我觉得被动补票不如主动补,就干脆躲在厕所里吧,进去的时候惊奇发现还有一男在里边站着,我俩都很诧异,我说我是逃票的,他说都一样,他也是逃票的,我惊奇的问你没票怎么上来的,他说混上来的。过了一会,检票的已远去,我俩先后走出来,其他人有些惊异,两个男的同时在厕所里。有一个女孩笑嘻嘻的问我是不是逃票,我说是。我觉得查票的过去应该不会回来的,我就回到了我的座位,我站的太疲惫了,可是结果不随我愿,我正在玩手机也没看见,检票的就真的回来了,要不然我也能早早看见躲到厕所,我头一低,怕看到我,可是列车长手里有我的票,知道我坐哪,一下就找到我了,说68号,然后问我票补吗,我说没找到,他说现在跟我来补票。我跟他一路去了,我又说了一遍在没上车时的话,可无论我怎么解释,列车长都是不同意。学生证也不能用,得铁道部印制的、相关的什么号码等,我的不在范围,最后我说我没钱了,他说到长沙把我撵下去,按照拒不补票处理,交给长沙火车站处理。我有些害怕,我担心火车站或者公安局强行搜我身,或者暴力攻击,还没到长沙我就早早离开座位去往其他车厢,准备到长沙自己赶紧下去,别让他逮着,后来爸爸说其实不必下去,他那是不想问我了,我想坐到哪就坐到哪,列车长没来找我。这列火车是特快的,查的很严,其他的火车都不检查这么严的,都不检查身份证的,就这个例外。他们真不怕累。

在车厢里惊恐的站了两小时,列车快快的驶进长沙站,我看到远处我的座位附近一直没有列车长来找我让我下车,我感到高兴,车门刚一打开,我就飞快的跑了下去,我想从进站口出去,但被执勤的警官大声呵斥住了,看来他是觉得我又像是逃票的。相比之下,广州东火车站就宽松多了,从进站口出去很容易,没人问。

真是经验不足,出站时若能装作若无其事,再观察哪位检票员不检票,走不检票的地方过,但我没有这样做,我想找个其他车次的火车,花个一二十块钱,补个短程票。于是,我问了一位阿姨。我说:“ZZZZ次从常德坐的,补票。”补票的老肥妇说:“你有常德的票吗?证明你到过常德,从常德上的车。”我说:“没有,但我就是从常德上的。”胖胖老妇就是坚持有票才能补,没票补全程的。这个规定对逃票勉强说得过去,但对于没有逃票的,且没有证明上车地方的票,怎么补票?补全程的吗?这项规定又是一个混蛋之举。就像实名制一样,做什么事都得用证件,马上中国人快疯了、神经病了、崩溃了。这证那证。火车实名制,那汽车也应该实名制啊,如果说实行实名制是为了更好地抓获犯罪嫌疑人,那么犯罪嫌疑人不能坐火车还不能坐汽车吗????我跟老肥妇怎么说都不行,走也不让我走。我就干脆蹲地上了,蹲累了,就坐在地上,然后看着报纸,很悠闲。

显然我是逃票的,我逃票的前提是在铁路系统、职工的错误下坚持正义、勇往直前、不怕挫折、敢于奋斗的正确决定。给同学朋友家人打电话汇报汇报,诉诉苦。同学说我去接你去,我说实在不行再来吧,这个同学一直叫我去和他一起旅游,我都没机会,也想趁这次机会去,因为他非要请我去,我当导游。呵呵。

手机很快无电,坐了一个多小时,一位职工可能看不下去了,说热不热,我说不热,然后又说就给你补张从常德的票,我怕你坐在地上受凉,下回别再这样了。我说好,谢谢了。就这样我补了47块钱的。看来铁路系统的人不是都没良心。出站就直接拨打长沙热线110,接警的为我服务的非常好,我感到很满意,很舒服,我讲我没钱了,让你们警察哥哥送我去救助管理站。他说你自己去吧,不远,坐7路公交车,到Q地下车,在走W米就到了。我说好,再见。他说,再见。

问了几个人终于找到长沙救助站,复杂的登记好几次后,在一楼进门处又经过保安的严格检查,手机香烟等很多东西都不能带上楼去,上三楼,进入又一个铁门,值班工作人员问我,衣服谁买的,我说爸爸,他说怎么不弄丢,我无语,这不是‘抬杠’吗。我的人随衣服一起丢了,丢到救助站。

进入房间,眼前的一幕幕是我熟悉的场景,08年我也去过合肥救助站,整个设施环境很差,长沙不例外,也很差,一间房子十张床,被子很臭,房间很昏暗,很热,只有一台小风扇在“工作”。还有桶里的冰块,以供炎热下的我们解暑。我,坐在床边,不敢睡,不想睡,害怕,嫌脏,一些人沉沉睡去,还有几个在自我娱乐,其中一位一直看我,我就打了声招呼,但是他像生气一样,嘿了两声,头也摇着,目光、脸色狰狞,很吓我。我不敢睡了,过了一会,一位老者,六十七十岁的模样,比划着说让我去那边,那边好,他的方言使我听不明白。只好跟着这位热心人一起去他说的地方。

他说的地方原来是食堂,和寝室相比,食堂的状况要好很多,吃饭的桌子椅子貌似没有寝室脏,至少没有臭味,有电视观看,彩电,有线电视,但无遥控器,找台要站到桌子上用筷子“点”,电视上的找台按钮也坏了。这里最豪华最奢侈的、竟然还有一台正在正常的、制冷效果很好的空调!!!救助站普遍不好,有空调待遇显然是感到激动的。

别说这,什么不是在进步,监狱也是一年比一年好,这叫与时俱进!!

不但我俩,还有好几个人在看电视享受凉爽。但一个二个都是穿的不体面,有的脏,有的有智障,有的干脆就是乞讨人员。有年轻人,有老人。这里灯光明亮,我的心情,好受一些。过了一段时间,空调被管理员关了,人们离开去睡了,只留下两三个躺在饭桌上睡觉,我趴在了桌子上睡,我嫌脏,也不敢睡,怕自己身上的东西被偷走了。

深夜了,大家已睡去,只有我模模糊糊在睡着和没睡着之间停留,期间还有一个傻子每隔一段时间来打扰我们一下,大声说话,专注的看我们睡觉,我仍然有些恐惧,但感到他不是正常人之后就放松了警惕,躺在椅子上睡了,半夜里起来了几次,换姿势睡。

这个盛夏的晚上很快过去,新的阳光又出来了,我仍没有回到家,还在半路上。早上起来和一些人聊了聊,慢慢的大家都熟悉了,这里的人并不是那么可怕,都很好的,最起码表面上是善的,不像火车站售票员的态度差。

大家滔滔不绝的讲着各自的经历等等。内容都很精彩,在外边很少所闻。

期间,一个男的说谁的信用卡借我用一下,我让家里人打完钱就还给你。有个开始我认为令人恐惧的、打扮很像乞讨人员的人借给了他,并说他那卡里有一千块钱。我感到惊讶,看着这么穷还有一千呢,比我身上的钱多多了,深不可测啊!哈哈。

在走廊里一遍又一遍的徘徊,等待工作人员去买票,然后回家,可是,救助站的工作人员的工作效率很不给力,磨蹭着,很晚才去买票。态度也不怎么好。长沙没有到亳州的火车,管理人员说为我买到武汉,我解释说可以买到亳州附近的阜阳,他不听,呵斥我,说就给我买到武汉,并让我签了到武汉的字,这就像买菜一样,讨价还价。

后来快吃午饭的时候,管理人员叫我过去,讲我妈妈给她打电话了,说让我办个银行卡,给我打钱。我问另一个受救助的朋友银行卡怎么办,他说你若打钱用我的卡,我说好。

妈妈给我打了二百块钱,这钱是从武汉到亳州的路费和饭费。

  吃过肮脏、丰盛的午饭,一人发了一盒方便面和纯净水,

我和这位朋友一道兴奋的离开救助站,我还在救助站门口用手机照了张相,留作纪念。有多少作家去过救助站体验生活?有多少常人知道救助站里的事情?

我俩走向不远处的火车站,为了表示感谢用他的银行卡,我给他买饮料喝,他说饮料不好,喝不习惯。他说的很对,饮料的确不好,大家都在喝,似乎无人意识到,少数人意识到了,看到别人喝,自己不喝,不好看、没面子,然后就从众了。这个朋友有个性,我欣赏。虽然我也喝饮料,但是我时常喝纯净水,喝腻的时候,买甜甜的饮料喝,我不会因为纯净水档次低便宜而喝饮料。我又问他买烟可以吧,他说好吧,拿娇子牌的。我问营业员:“娇子多少钱。”营业员说:“两块五。”我说:“拿一盒十块的。”递给朋友,朋友说烟太好了,他吸不惯,他换了两盒娇子,把找来的五元钱递给了我。

长沙站候车室好破,一个重点省城还不如非重点的、很小的城市亳州火车站既好又新。

我认为每一个中国城市都很小,我去过大的中国东部的一些城市,“北上广”三个城市中是中国最大的城市。北京面积大,其他一般。上海广州还可以,就是面积小。其他的城市都不怎么样。千篇一律,有豪华的CBD,有穷的、落后的地方,随处可见,有的干净,过了这一片就脏了。参差不齐。所以中国没有令我满意的好的城市。

坐上火车,朋友和列车员吵了几句,朋友亮出他的证件,大意就是救助站的暗访、调查人员。他口才好,说的列车员顿时软了下来,开始面带笑容,怕了起来。我发现很多中国列车员都欺软怕硬。

朋友和我说了一路话,说有很多人“跑站”赚钱,多时一月几万元,具体怎么跑我也没有弄明白,也没问清楚,大概可能救助站买的票再卖了,大概是这样,反正就是卖票。

到了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武昌火车站,我们分手了,他继续坐,有证明他是没钱的受救助的人员,车票贴在一张大纸上,纸上写的证明,希望所乘列车给予照顾。这种情况下,就可以多坐几站。

我找了半天,才找到出站口,那儿光线太暗了,我感觉整个武汉夜晚都很暗,灯开的少,连有的公交车都不开车里的灯,黑漆漆的,可喜的是武汉公交车有一些两层的,我最喜欢两层的了,一般两层公交车上海广州都没有。北京的都少的可怜,而且前面加个T,汉语是特E路公交车。显得多神秘。

两层就是气派!

打算先到汉口火车站,只有汉口火车站有到亳州的,且只有一个班次的车,早晨五点的。到汉口车站时晚上十点,在商业街溜溜逛逛,玩到零晨两点,再回车站候车。可是坐公交车时我就发现了,好玩的地方少,都在武昌及汉口南边,车站这边算是偏远的地方了。就不打算去了,找个旅社睡半夜吧,车站拉客的妇女不停地问我住旅社吗,我不理,怕遇见黑店。往东走了一段,期间看到不少青年人站在一起,三三两两一起,有的光着膀子,染烫着各色头发,浑身肌肉,面目邪恶。看上去像些痞子流氓,或者说是黑社会的,可能等待着集合打架。

找到了一家一般的商务酒店,钟点房3小时60元,这个价位可以,一般的小旅社只有凉席的“单身汉”还要一晚五十块呢。从十一点睡到两点,若过了一小时就是加二十,睡到五点就是全价,加一百四十八。进入房间感觉挺好,不比连锁酒店差,价格低。然后定好闹钟就睡了,睡在床上担心两点的时候闹钟不响怎么办,又一想,以前定的闹钟没有失灵过,没事的。

感觉睡了很长时间,手机来电铃声把我叫醒,睁开眼睛,看到阳光照耀,心里顿时紧张害怕,显然我是睡过了,第二天了,接了爸爸的电话,问我在哪,我沮丧惊恐的颤抖的说在酒店,睡过头了。爸爸说:“那怎么办,需要再打钱了吗?”我说:“不要钱,我想办法。”因为我不好意思了,这是我的过错。闹钟怎么没响呢?通过实验证明,不是没响,而是响了但声音小,我睡得太沉,没听见。这太戏剧化了。真像小说中的情节!

睡一晚不是再加一百四十八,而是总共收一百四十八,我听错了,幸好。

思前想后,还是得借钱,借身在武汉的同学的钱,最终同学天赐给我送来二百元。

我对他说,你回亳州时再还你钱,天赐说好。

想了几种转车回家的方法,是从武汉到信阳,从信阳到潢川,潢川到亳州?还是从武汉到麻城,麻城到亳州?等等都思考了。没有一种合适的,这些车次都是晚上的,我不能再等了,等不及了,不想再晚上住酒店了。上面提到的这些车次也都是普通火车,没有把动车考虑进去,动车贵嘛,穷人坐不起。但为了尽快回家,我还是买了中午从汉口到合肥的动车票,因为动车班次多。

我花一百四十多元买了动车一等座,二等座的座位票卖完了。

接着,我就排队退先前购的一张到信阳的票,排到地点一问,才知这个窗口不办理退票,要在西楼退。我看了一下动车的开车时间,离开车还有八分钟。我吓坏了,坐了几天火车、好几次都错过回家的机会,难道这次又要错失良机回不了家?

我也来不及退票了,飞奔检票口,由于穿的拖鞋,“飞”不起来,跑的慢,广播这时说O站台停止检票。旁边还有两位迟到者,工作人员赶忙用对讲机呼叫,问还有未上车的,可以让他们进去吗?对讲机那边说,快点,此时距开车还有大约三分钟,上了车不一会就开车了,有惊无险!

动车的确是好,但也不是非常好,一般的好。也有咚咚的杂音。动车和普通火车的不同之处是座位都是面向前方,每个座位都有杂志、垃圾袋,座位也豪华、柔软、舒服。厕所里有座便器,马桶套,也有小便池,有便纸,很具有人性化,我认为这才是标准、合格的火车服务设施。

洗手处有洗手液、烘干机,有墙板、窗纱隔离他人。乘务员穿着好看、性感,服务礼貌,面带微笑,整个车厢和普通火车截然不同,为什么??价格高昂!!!

在时速160KM每小时的速度下,不到三个小时从汉口就到了合肥站。下了车,为了赶时间,我没有出站,而是反方向走,走上天桥,去开往亳州的火车,顺利上车,然后直接补票,之后,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

该次列车的终点站是亳州,在车上听到了久违的熟悉的家乡话,很是激动。

四个小时后,火车稳稳地停在了我的家乡——亳州。

我终于回来了。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