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双河乡趣闻小说之三小偷系列(三则)

时间:2013-05-06 20:1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申从珊 点击:

偷狗

从双河集北关往东去五里,是高家庙村,虽然人口三百多号,除去外出打工的,村子里大多是老人和半截橛子,鸡犬之声想闻,使小村安静祥和。

高大和娘住在村西头,高大其实很矮小,天天跟村里建筑队老板高峰干活,撩砖、抬水泥,使高大腰板很结实。不过,冬天来临了,无活做。一天娘说:“高大,你爹死得早,该给你说媳妇了”。

高大一脸的不屑:“不要,多个人多个嘴,养不活,况且,又没有钱?”娘说,她找高峰去说说,借一点。村里只有他有钱,高峰说,好吧。娘回来了,不说话,倒在被窝里就睡。高大摸着脑门不明白,只会用力劈柴。

娘又去借了几次,不过,去的时间越来越晚,这次,娘到了半夜才回来,高兴的对高峰说,她借来了万把块钱,不过,她担忧说,高峰家的狗瞎叫,差一点咬了她;高峰说,我去偷了它,卖了。

这天夜里,高峰和村里的年轻人一起喝闲酒,醉醺醺的回家走,进了家门,突然想起了娘交代的事情,怕惊醒娘的觉,他悄悄的从门后摸一把大锤,扛起就往高峰家摸,当夜无星无月,他刚进高峰家的院子,就模糊的看见一个瘦小的黑影从裂开的门缝里钻出来,可能是狗?叫你跑,高大一锤砸下去,那狗,软软的倒下了。

天明,高大从人们的噪杂声中醒来,隐约听见人说,高峰家死个人,他慌了,忙跑过去看。

“娘啊,咋是你呀?”

偷芝麻

双河乡高家庙村由于靠近西淝河,榜着国家黄淮海平原开发,老早用上了电,村里有个叫麻花的能人买了面粉机,给村民打面;连五里外的武家庙的人也来此打面。

武家庙是个大庄,庄上种的最值钱的东西就是芝麻了。一到秋收的时刻,人们把芝麻杀了,捆成个子,堆在一起,晒个几天,就能把白花花的芝麻磕出来,等到了冬天,就能买个高价,看好收后的芝麻成了人们的头等大事。

这一天,村里老修的芝麻叫人偷了,老修就住在路边家海子河里沿,夜里把床拦住门睡,可是两大袋子芝麻,从他头上运出去,宁不知道,可见这小偷本事极大。于是,防小偷成了紧要大事。

村主任老海家没有种芝麻,他不操心看芝麻的事。晚饭后,他优哉游哉的在村里晃。

这天晚饭以后,老海的老婆和村里几个人去高家庙村打面去了,就老海自己在家,喝了一点小酒,又优哉游哉的在村里晃。

到了半夜,老海的老婆和村里几个人趁着明媚的月光,有说有笑的打面回村,刚进村口,突然发现一个人背着一个明晃晃的袋子从寡妇阿娟家出来,那人见有人飞快躲进路边的灌木丛中,“偷芝麻的”,老海的老婆肯定的说。

既然是偷芝麻的,几个同伴情绪激昂起来,快叫人。

于是,一个村里的人都乱哄哄的起来了,朝村里路口寡妇阿娟家奔来,老海的老婆指着路边的灌木丛,“贼,就在这里”。

“出来,不出来,打死你?”大家很痛恨。

“咱村迷见的东西,都叫这该死的贼包赔”大家很生气。

见小偷没有动静,几个有力气,胆大的,拿了手电筒,扒开灌木丛去找,见那贼爬在地上,赤裸的上身上披了件白大褂,老海的老婆上前揪住小偷的头发。

“天呀,”老海的老婆大哭起来,“我半夜不在家,你又去那骚货家了啊?”

偷银元

武家庙庄大,住的人也复杂,有八大姓,其中皇圃高家最惹人注目,他都住在村东头。既然姓名都古怪,身世自然惹人注意。他乐呵呵的说,当年俺家是皇家贵族。

武家庙还没有用上电的时候,大伙吃过晚饭,就围坐在皇圃高家的院墙外唠嗑,大家都喜欢听皇圃高讲银元的故事,“县大队解放武家庙的时候,光银元就从俺家拉走四马车……四马车呀……”

“恁家一定还有银元?”大伙很好奇。

“真没有了,真没有了”皇圃高头摇的像拨浪鼓。

皇圃高越澄清,村里人越不信,因为,人们见村里来收银器的人,总围着他家喊,这加重了人们的判断:皇圃高一定有银元,不过藏起来了,藏哪里?可能在墙缝里。

皇圃高家要扒掉旧房子,请人要花一笔钱的,皇圃高就对老伴说,咱家夜里扒房子。皇圃高家夜里扒房子的消息极快的传遍了全村,大家不约而同的带了工具来帮忙,大家心里不吭,皇圃高心里也不吭,几大间屋子扒好后,从墙缝里扒出几枚“开元通宝”铜钱来,皇圃高解释说,这是唐朝的钱,值钱哪,既然有唐朝的铜钱,就应该有银元,大伙虽然累的够呛,但是心里甜美美的都在想。

皇圃高家旧房子扒掉了,新房子建起来了,屋后是有亩把多的空地,皇圃高又对老伴说,把这空地翻一翻,栽红芋。于是皇圃高家银元埋在屋后空地的消息又极快的传遍了全村,大家又不约而同的带了工具来帮忙,大家心里依然不吭,皇圃高心里也依然不吭。皇圃高悠然的对翻地的乡邻说,银元会走,也许在地下能跑几里地?

一个冬天,亩把多的空地被乡邻们翻了一遍,春天,皇圃高栽上了红芋,套种了芝麻,秋后一算账,收入了几千元,皇圃高乐得一夜失眠。皇圃高又对老伴说,你偷偷的告诉乡亲们咱家的银元不会跑远。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