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原创 >

双河乡趣闻小说之四—买卖系列(三则)

时间:2013-05-24 07:42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申从珊 点击:

买小麦

出双河集往西一地深,是高马庄,全庄有600多号人,高宝刚高中毕业回家就干了一件全村人咧嘴的一件事:贩卖中药材。全村人炸了锅。

“庄稼人不种地,喝西北风?”

“就他这熊样,种出的小麦够他自己糊牙的”

高宝的爹急了:“咱人老八辈子不做买卖,你这倒霉蛋能挣钱?咱可不卖老坟地?”

高宝很有底气的回答他爹,看咱住的茅房?种地能捞钱?今年咱家小麦我保证比其他户打得多?高宝的爹的眼愣愣的看着高宝:吹呗。

高宝苦笑着出门做中药材生意去了,在高马庄,判断一家人的能耐就是比小麦产量,从种麦到管理,高宝家的5亩麦子就他爹一人操持;高宝整天在外跑,全村人看着高宝家又矮又希的麦子,摇头叹气:这高宝真实败家子,能收千把斤就不错了。

到了收麦的时候了,高宝家5亩麦子仅用2天时间就割完了,摊了一场,白天,高宝用四轮进行打场,到了傍晚十分,高宝和他爹把打好的麦子堆在一起,乡亲们看看说:高宝,扬场吧,看看麦子打多少?高宝笑着不语,高宝爹低头不说话。

到了夜里,高宝开车到了农贸市场上,花2000多块钱,买了4000斤麦子,连夜把麦子掺进了自家麦堆里,第二天,高宝请了2个扬场高手进行扬卖,5亩麦子两个人扬了6个多小时吧,高宝爹找来大称,全村人都来看热闹,几个人称得满头大汗,最后是6400斤。

全村人不解。

高宝卖了麦子,在全村建了第一个漂亮楼房。

全村人都低估说:这小子真是个能人。

卖香油

出双河集往南走几个庄,是刘油坊,村里磨油的原先有30多户,因挣不到钱,都歇业不干了,只有刘麻子坚持下来,他磨的油纯、香、正,十里八乡都喜欢吃。

刘麻子儿子刘生初中毕业就出去“混”了,可惜没有混出人模人样来。

他不满的告诉他爹:“这油你不要磨了,能赚几个钱?”

他爹不高兴了:“我这几十年的金字招牌不能丢,不赚钱也要磨”

刘生对爹说,你这手艺落后了,要干我干;刘麻子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小生意叫儿子干,儿子都不干,现在咋想做了?

于是,刘麻子把剩下的300斤芝麻,一头拉磨驴交给了儿子,就这些,你看着磨吧。

刘生不客气,拉开架势干开了,果然,刘生几天“磨”出了几大桶香油,刘麻子一闻:真香。

这天刘生从双河街上找个“半吊子”叫王五,刘生叫他去卖油,刘生教他:“半斤油卖7块钱,一斤卖多少?”王五说:“不知道”,刘生又教:“半斤油卖7块钱,一斤油要8块,知道吗?”“知道了”。于是,王五去卖油了。

王五的油很抢手,乡亲们都是一斤一斤的买,不到半天时间,刘生的几百斤香油全卖完了,刘生对爹说,看看我?几天就赚了2000多块,刘麻子大吃一惊:这300斤芝麻能赚这么多钱?他走进油坊一看,300斤芝麻饼没有磨。他问儿子这是咋回事?

刘生不满的说:“现在卖香油傻吊还用芝麻,一点香掺地沟油就是香油”

刘麻子一听,一脸青筋直爆:“咱家这招牌算是叫你给毁了。”

买银元

双河集南关105国道路西,有一家理发铺,理发师傅教老赵,一辈子就光棍一个,但是,大家都知道,这老赵喜欢银元。在银元这上面,老赵是街上的专家,来理发的都喜欢听他讲银元的故事。

这天,双河集是背集,老赵惬意的躺在皮椅子上闭目养神,突然走进一个衣着光鲜的中年男子,老赵打招呼:理发?那男子手拎密码箱,说话明显的没有“土”味,他介绍说,他是“北京博物馆”的,来双河就是寻找“袁大头”的,如果老赵有现货,他愿意按每枚一百五十元的价格收购。

老赵听得发愣,“袁大头”他有,可惜只有几块。“你要多少呢?”

那人说:“我们是研究银元的,最少100枚以上,听说双河乡民间有大量银元,就来此贵地,如果你有线索,就联系我”,于是,他给老赵一个名片就走了。

乖乖,一百五十元,老赵心里痒痒起来,于是他在门口贴出了告示:“大量收购银元”。

老赵等了又等,来卖银元的人没有。

春去秋来又几个月,老赵又惬意的躺在皮椅子上闭目养神,突然走进两个衣服沾满泥块的庄稼人,“大伯,我们是在亳州市一个工地上干活的民工,夜里挖地槽时,发现了银元,可是老板也知道了,非要我俩给他不可,这不,俺俩就偷偷跑到双河集,听说你收购,俺贵贱图几个小钱。”

老赵打了鸡血似的跳起来:“有多少?”

“不多,也就100多块吧”

俩人把袋子解开,提起往地上倒:白花花的银元里夹杂着泥土,俩人递给老赵一个,老赵轻轻一弹,放在耳边一听:银元声似丝柔,

“一块多少钱?”

“贱卖了,80吧“

老赵把存了几年的养老钱拿了出来。

过了几个月,双河集上的人都发现。老赵疯了,疯的原因据说与银元有关。

(亳州市谯城区双沟镇文化站 申从珊)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专题 查看更多专题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生存恐慌·最后的老手艺
手艺只是吸附于一定的社会发展阶段,这个道理人人都能感受,但放在身处变革时代的手艺人身上,就多出了一份切肤之痛—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安徽第一状元县——休宁状元汇总介绍
休宁县是“中国第一状元县”, 有着丰富的文化资源。自宋嘉定十年(1217)至清光绪六年(1880),休宁出了19名文武状元,